•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跟伊斯蘭國共處的每一秒鐘都像緩慢痛苦的死刑」亞茲迪女孩穆拉德逃出生天、反擊戰爭性暴力

2014年11月,因為買下她的伊斯蘭國戰士忘記關門,穆拉德(Nadia Murad )才得以輾轉逃到德國,目前正致力替亞茲迪族人發聲。(取自Nadia Murad個人臉書)

2014年11月,因為買下她的伊斯蘭國戰士忘記關門,穆拉德(Nadia Murad )才得以輾轉逃到德國,目前正致力替亞茲迪族人發聲。(取自Nadia Murad個人臉書)

「跟伊斯蘭國共處的每一秒鐘都像緩慢痛苦的死刑──身體和靈魂之死。」──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娜迪雅.穆拉德

曾被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囚禁的性暴力倖存者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摘下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桂冠,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指出,現年25歲的穆拉德目睹了伊斯蘭國如何血腥殘殺、虐待其「亞茲迪」族人,她逃脫之後以證人身分在聯合國(UN)控訴IS犯下的種族滅絕和戰爭罪,勇於對抗戰爭性暴力的精神與勇氣非凡。

2014年8月,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舉兵入侵伊拉克北部「亞茲迪」(Yazidi)教派信徒聚居的村莊,命令村民們在5天內改信伊斯蘭教,否則只有死路一條。極端分子幾天內殘殺數百名男子,俘虜了大批婦女和兒童,將他們當做奴隸販賣、任意蹂躪。數千名不願屈服的亞茲迪教派信徒紛紛逃亡到辛賈爾(Sinjar)山上,缺水斷糧長達4個月,直到庫德族「自由鬥士」(Peshmerga)和美國為首的聯軍在2014年12月發動空襲,成功救出部分受困的亞茲迪人。

 娜迪雅.穆拉德的《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博客來)
娜迪雅.穆拉德的《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博客來)

但亞茲迪人的惡夢並未就此終結。

聯軍撤退後,伊斯蘭國仍然佔據伊拉克北部,亞茲迪人繼續遭到迫害。伊斯蘭國決心要滅絕亞茲迪教派,將男性殺害後,把婦女擄到奴隸市場販賣,男童則被訓練成娃娃兵。聯合國秘書長駐伊拉克特使布茲廷(Gyorgy Busztin)指出,約有2000至5500名亞茲迪人被IS分子殘殺,約有6417人遭綁架。目前已有3000餘人成功逃脫或被釋放,但仍有上千名下落不明,其中包括至少1300名婦女和兒童。

以性侵作為攻擊手段,這是「絕對的種族滅絕」

在悲劇帶來無法磨滅的創傷前,穆拉德的夢想和一般年輕女孩差不多,她想成為教師,或是經營一家美容院。但是IS分子燒殺擄掠的惡行摧毀她的美夢,她親眼目睹6個哥哥和媽媽被處決,接著她被迫跟所有親人分離,送往異地,淪為性奴隸。2014年11月穆拉德逃離IS的掌控,2016年成為聯合國人口販賣倖存者尊嚴親善大使,她積極呼籲,包括伊拉克在內的所有國家應加強反恐行動,徹底剷除伊斯蘭國,幫助亞茲迪族人重返家園。

倖存的亞茲迪族女孩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美聯社)
倖存的亞茲迪族女孩娜迪雅‧穆拉德(Nadia Murad)。(美聯社)

穆拉德2016年9月受邀到聯合國演講時表示,IS對亞茲迪人犯下嚴重的戰爭罪:

「這是再明瞭也不過的、絕對的種族滅絕。我不是唯一一個遭遇這種事的人,但也許我是之中的幸運兒。」

IS對亞茲迪人的「種族滅絕」犯行毫無人性,且奠基在亞茲迪女性的痛苦之上。在亞茲迪茲宗教文化中,女性若與異教徒發生性關係,就必須皈依伴侶的宗教,因此IS藉由性侵亞茲迪女性,做為消滅亞茲迪族和信仰的武器。遭受性侵的亞茲迪女性不僅身心受創,也承受著硬生生被迫與原生文化、社會剝離的傷害。

今年才18歲的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是名亞茲迪(Yazidi)教徒,在ISIS追捕中不慎誤觸地雷,奪走她的右眼,也在她臉上留下傷疤。(AP)
今年才18歲的巴夏爾(Lamiya Aji Bashar),是名亞茲迪(Yazidi)教徒,在ISIS追捕中不慎誤觸地雷,奪走她的右眼,也在她臉上留下傷疤。(AP)

悲慘命運的冰山一角:與強暴犯「結婚」然後租借、賣掉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一名同樣遭受性暴力折磨的亞茲迪婦女哈波(Sahira Habo),為了銘記自己的文化根源,拿針把丈夫的名字刻在皮膚上,雖然她被強暴,不再擁有身體自主權,在極端分子之間被輾轉買賣,但她還是想以此證明,她的心仍舊屬於丈夫。

第一個占有哈波的伊斯蘭國分子來自突尼西亞,那名聖戰士時常把哈波「借給」其他同袍,要她陪他們過夜;第二個買下她的人來自利比亞,非常善妒且時常施暴,甚至把哈波的2歲幼女活活打死。《華郵》採訪哈波期間,口譯人員聽聞哈波的遭遇,翻譯時也不禁哭了出來。

救援被擄亞茲迪女性的伊拉克律師艾達希(Khaleel al-Dakhi)講述他所聽聞的遭遇:「IS對女性施暴、性侵,強迫她們嫁給許多男人,有時候還會強行帶走母親的新生嬰兒;他們也會把婦女帶到奴隸市場,當作互贈的禮物。」艾達希表示,若這些女性試圖反抗,下場就會是關禁閉,或被丟在陽光下長時間曝曬,甚至是殺害。

穆拉德(Nadia Murad )前往希臘的難民營,探視住在那裡的亞茲迪族人,彼此分享各自慘痛的回憶跟對未來的期望。(AP)
穆拉德(Nadia Murad )前往希臘的難民營,探視住在那裡的亞茲迪族人,彼此分享各自慘痛的回憶跟對未來的期望。(AP)

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慘劇只是數千名被綁架女性的冰山一角,幸運獲救者也難以回歸正常生活,可能一生都要與夢魘搏鬥。穆拉德與心靈創傷拉扯之餘,還選擇把遭遇大聲說出來,讓全世界聽見,其勇氣難能可貴。穆拉德5日發表得獎聲明指出:「我們必須堅定地共同努力──去證明這項種族滅絕行動不僅宣告失敗,所有犯罪者還必須被究責,所有倖存者都會獲得正義。」

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世界再度看見「亞茲迪」

穆拉德這些年努力蒐集IS分子的犯罪證據,期望能把他們送上國際法庭、接受審判。她獲得美國著名人權律師克隆尼(Amal Clooney,喬治‧克隆尼的妻子)、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的大力支持,但是國際社會對「性奴」議題的關注,隨著IS逐漸衰亡而減弱,亞茲迪婦女被綁架的相關新聞也消失於大眾目光。

更重要的是,亞茲迪人的悲劇並未就此終結,上千人下落不明,獲救的性暴力倖存者仍棲身於難民營內,他們身上的疤終有一天會痊癒,但心上的傷痕難以撫慰。今年穆拉德奪下諾貝爾和平獎殊榮,肯定了這位卓越女性的非凡勇氣,也再度讓世人注意到亞茲迪人的困境。

逃離家園的亞茲迪婦女接受外界送來的物資。(美聯社)
逃離家園的亞茲迪婦女接受外界送來的物資。(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