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邱坤良專欄:三國怪談─國光之勇救阿斗作為亡蜀之君

《戰冀州》飾演馬超的李家德(如圖),在《長坂坡》飾演文聘(國光劇團提供)

《戰冀州》飾演馬超的李家德(如圖),在《長坂坡》飾演文聘(國光劇團提供)

歷史上的劉禪一、兩千年來被揶揄為扶不起的阿斗,差不多已經蓋棺論定了。最近國光劇團以「勇救阿斗」、「阿斗亡蜀」為主題,安排精簡版《長坂坡》、《漢津口》、《江油關》、《哭祖廟》等四齣跟阿斗有關的戲。劇中阿斗都不必親自上場,至多只以木雕娃娃(喜神)代表睡著了的阿斗,左看右看,他都是個充滿喜感、不太想讓人「扶」著的福星。

這些年國光把相關的傳統劇目集中演出以突顯主題,每場約有二至四齣,考慮時間因素,不得不大肆刪減,有利有弊,有些刪本少了關鍵人物、事件,戲就少了邏輯與張力。這場「勇救阿斗」、「阿斗亡蜀」,每齣都僅傳統劇本的1/3至1/6長度,整體而言,改編者與主排老師頗能掌握劇中精髓,裁剪簡約而又完整,演員、文武場也很到位。

《長坂坡》演曹操率領八十三萬大軍南下,捉拿棄出新野敗走樊城,帶領百姓流亡的「大耳」劉備。傳統演出需兩、三個小時,國光版只演四十分鐘的〈抓帔〉、〈掩井〉兩個場景,只出趙雲、麋二夫人以及曹操與諸將,沒有劉關張、孔明、甘夫人、糜竺、糜芳、簡雍等人,藉著舞台的空間營造與角色移動,顯露「秋末冬出,黃昏將盡,哭聲遍野……」,「好不淒涼人也」的戲劇氛圍。

開場時志得意滿的曹操(黃毅勇飾)率領八將上場,各有起霸與亮相動作,除了主將張郃(劉育志飾)、曹洪(歐陽霆飾)被曹操點名,其他六將觀眾看起來容易眼花,但就舞台美術言,八將紮色彩鮮豔的白黑朱綠紅長靠,在舞台上躍動,像行動藝術呈現,極具視覺效果的。

《長坂坡》王逸蛟 飾 趙雲(中)與曹營八將(國光劇團提供)
《長坂坡》王逸蛟 飾 趙雲(中)與曹營八將(國光劇團提供)

抱著阿斗的麋夫人細步快走圓場,張郃在後追趕,舞台流動感十足。扮演麋夫人的劉珈后嗓音清亮,身段靈活,被張郃射中時,一個快速的「屁股坐子」,坐地面對觀眾唱〈西皮倒板〉「隨定難民往前進」轉〈西皮散板〉:「不想中了箭雕翎,怕的是阿斗無有命……」,整段唱腔十分悅耳。最後,趙雲趕至,麋夫人把阿斗放在地上,跳井自殺,趙雲救援不及,只抓上麋夫人身上的帔。悲慟之餘,「忍將花墻堆,權且黃土蓋」,掩井埋葬糜夫人。

曹操再次出場,身旁多了徐庶,畫面上並不協調,但等曹操從高處看到「軍中一將威風凜,白馬銀裙似天神」,要曹洪探聽,曹洪以「常山趙雲」回報,曹操不禁讚嘆「好將啊!真乃英雄好將啊…」。一旁靜默不語的徐直突然獻策:「趙雲所到之處不得暗放冷箭,只許生擒活捉獻功,只要活趙雲,不要死子龍,違令者斬!」徐庶自入曹營,一策未獻,「今出此妙計」讓曹操大喜。徐庶傳下丞相令後,在舞台中間背供:「趙雲啊,趙雲,今日若非老夫在此,你命休矣。」為這齣戲畫下重點,飾演趙雲的王逸蛟,扮相剛毅,武功扎實,讓整齣戲具說服力。

長篇劇本大量刪減,有些細節就不被注意,傳統的《長坂坡》演出,趙雲多次被糜竺、張飛懷疑業已降曹,國光簡本不處理這段懸疑性情節,倒也合理。另趙雲持青釭劍砍斷曹洪手上兵器,傳統本先有趙雲一槍刺死曹操背劍大將軍夏侯恩,奪得青釭劍,此劍削鐵如泥,與曹操自佩的倚天劍同為奸雄最愛,這段情節國光版不見,若能幾句話交代,劇情更能連貫。

國光《長坂坡》之後接《漢津口》,少了孔明點將,曹操兵敗、劉備帶甘夫人與趙雲、阿斗會合的場景,約莫十餘分鐘的演出,為《長坂坡》做了美好的收尾。本身是武生行當的戴立吾,扮演關公(紅生)造型威武,能唱能作,可惜失手掉了關老爺夫子盔。舞台上的失誤本來稀鬆平常,觀眾也不會以此作為評價演員的重要指標,只因扮演的是具神格的「關聖帝君」,夫子盔掉落,神威頓失,演關公的演員必然懊惱。不過,戲諺有云「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誰人無?」演員功底具在,此後更加謹慎即是。

舊本《江油關》(1930年代程硯秋修正本作《亡蜀鑑》)陣仗整齊,先出魏將鄧艾進逼「江油關」,扮演馬邈的陳元鴻演出稱職,陣前下跪投降,被鄧艾羞辱一番,還抄家繳械。魏軍進城,發覺李夫人連幼兒自我了斷,鄧艾嘆道:「真烈婦也」下令將馬邈推出砍頭,李夫人屍首好生埋葬,親自祭奠。國光版《江油關》源自李薔華,屬程派戲,原劇約兩小時,縮減為四十分鐘左右,刪去舊本中鄧艾的戲,情節集中在守將馬邈夫婦身上。

《江油關》陳元鴻 飾 馬邈(左)、王耀星 飾 李夫人(右)(國光劇團提供)
《江油關》陳元鴻 飾 馬邈(左)、王耀星 飾 李夫人(右)(國光劇團提供)

探子回報魏軍已偷渡陰平,李夫人勸夫「江油人馬五千,糧食足稱一年,鄧艾孤軍深入,堅壁清野,曹軍必挫」,可惜馬邈執意投降。李夫人羞憤難當,自盡而亡。舊本裡那位見勢不妙,快速開溜的丫環,轉換成國光版李夫人托孤的恩人。整齣戲脈絡完整,藉劇中人物的描述襯托了大環境,倒是馬邈下場之後,鄧艾過場幌一下似乎就沒必要了。劇中飾演李夫人的王耀星唱作俱佳,手腳俐落地露了「屁股坐子」的功夫,十分「耀」眼。

《哭祖廟》情節與《江油關》情節,大致皆依《三國演義》〈哭祖廟一王死孝,入西川二士爭功〉的情節鋪陳。姜維兵敗劍閣,鍾會攻克陽平關,鄧艾偷渡陰平道,諸葛亮之子諸葛瞻戰死綿竹,劉禪聽譙周之勸投降魏國,五子北地王劉諶苦勸無效,手刃夫人與三子後,至祖廟哭靈自盡。《哭祖廟》舊本除了劉諶,崔夫人、劉禪、黃皓皆出場。國光新本只演北地王劉諶哭祖廟的獨腳戲,詞文內容、人物場景與舊本「入廟」這段相同。因為戲詞多,又需一氣唱完,比其他戲難唱,因而少有演出,台灣似乎也是國光首開其例。

《哭祖廟》鄒慈愛 飾 劉諶(國光劇團提供)
《哭祖廟》鄒慈愛 飾 劉諶(國光劇團提供)

鄒慈愛扮演的劉諶在幕後唱〈二黃倒板〉,「進祖廟不油人心中悲悼……。」,然後提人頭持劍上,接唱〈二黃慢板〉、〈原板〉與〈散板〉,從漢高祖斬白蛇起義開始,演唱西漢、新、東漢、三國簡史,再敘述昭烈帝一生顛沛流離,創業維艱,痛罵其父阿斗降魏,他雖苦勸仍不能扭轉乾坤,只好自殺以謝列祖列宗。鄒慈愛唱悶簾倒板出場,入祖廟插劍、獻人首、奠酒、拜跪、起立,一氣呵成,獨唱了二十分鐘,比往常由劉諶出場後唱二黃倒板,劇場悲愴氣氛更加顯濃郁。

《哭祖廟》北地王劉諶提妻、子首級獻祭極不合理,崔夫人賢慧,願隨夫殉國,劉諶至祖廟哭訴妻子喪命原因,何需帶人頭入廟?檢視以往的演出影像(如1957年高百歲錄音、陳少雲演出的《哭祖廟》)劉諶手提黑布包裝的人頭出場,但1990年汪派何玉蓉扮演的劉諶,就不提人頭去哭祖廟了。

舊本《長坂坡》趙雲在陣中殺進殺出,勇救阿斗,見劉備時發覺懷裏的阿斗沒有氣息,仔細再看:「他倒睡著了」,這句話也為阿斗的性格定了調。國光版《哭祖廟》保留了舊本劉諶長篇控訴,裡面也提到「那時節吾皇父,睡懷中,昏昏沈沈睡夢間,直到如今,睡了幾十年!」頗具諷刺喜劇效果。

《長坂坡》、《漢津口》的劉皇叔被曹軍追得走投無路,但對早已受《三國演義》影響,尊劉抑曹的讀者、觀眾言,《長坂坡》、《漢津口》展現了劉關張趙的神勇,以及諸葛亮的神機妙算,赤壁戰後開始攻城掠地,漸入佳境,最盛時同時擁有西川與荊州,《長坂坡》與《漢津口》象徵蜀漢之興。

《漢津口》戴立吾 飾 關羽(國光劇團提供)
《漢津口》戴立吾 飾 關羽(國光劇團提供)

《江油關》、《哭祖廟》則是蜀漢之亡,偏好蜀漢者必然不忍讀(睹)。當時劉禪寵幸黃皓、聽女巫之言,不聽大將姜維之言,讓魏軍在攻關不克,野無散穀,千里懸糧,自然疲退,然後漢軍「諸城並出,與游軍並力搏之,此殄敵之術也」,這也是《江油關》李夫人、《哭祖廟》劉諶的看法,而且入蜀的魏將領嚴重內鬨,鄧艾、鍾會「兩士」更嚴重失和。倘劉禪不自毀長城,猶有可為。

這次在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看舞台上的「三國聯盟不聯盟」,十幾年前寫〈趙子龍救阿斗〉的小文浮在眼前,再度想起若無阿斗,三國史必然改寫,劉備為了子嗣,可能會有更多夫人,多生了幾位皇子,就可立一位像北地王那麼賢孝的皇子為帝嗣,也可能請諸葛亮接大位,蜀漢局勢必定改觀,哎!趙雲白救了阿斗。

《江油關》與《哭祖廟》寫阿斗亡蜀,但對阿斗來說,平安就是福,被押送洛陽,司馬昭問他是否思念蜀國,阿斗回答:「此間樂,不思蜀」,留下了「樂不思蜀」這個琅琅上口的成語。

左起國光團團長張育華、唐文華、傳統藝術中心主任陳濟民、作者、劉海苑、劉化蒂(國光劇團提供)
左起國光團團長張育華、唐文華、傳統藝術中心主任陳濟民、作者、劉海苑、劉化蒂(國光劇團提供)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