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轉型壓力大!國營事業投入綠能一頭熱 前景大好大壞

2018-10-17 08:30

? 人氣

中華投資原本預計投資雲豹能源,合作由雲林縣政府主導的「台西綠能專區」。據了解,台西綠能專區面積約1163公頃,編定成離島工業區台西區已26年,也是離島工業區唯一的內陸離島工業區。(示意圖,雲林縣政府提供)

中華投資原本預計投資雲豹能源,合作由雲林縣政府主導的「台西綠能專區」。據了解,台西綠能專區面積約1163公頃,編定成離島工業區台西區已26年,也是離島工業區唯一的內陸離島工業區。(示意圖,雲林縣政府提供)

中華電信子公司中華投資雲豹能源投資案,引爆母子公司內鬥,卻暴露出泛公股事業到底該不該在綠能,以及政府5+2產業,擔任「急先鋒」角色。在綠營政府上台後,成立綠能子公司、配合能源轉型,儼然已成為國營事業首要任務,中油可以與成立不到一年的碩城科技合組儲能公司,中華電信可以和成立兩年的雲豹能源,合作「台西綠能專區」,中鋼也參與興達海洋基礎公司與台灣風能訓練公司,只要是冠上「綠能」二字,所有投資案都變得理所當然。

為了推動非核家園,國營與泛公股事業釋出閒置土地或屋頂,架設太陽能發電系統,只要不影響公司營運,原本無可厚非;但今天如果國營事業,乃至於泛公股事業,全數配合投入綠能產業,這樣政策的背後,除了顯示出政府面臨未來10兆元的綠能轉型投資,為規避舉債上限,必須動員國營事業資源之外,參與的國營事業,在本業眾多可能的投資選項之中,選擇了綠能投資,除了證明躉購電價制度「有利可圖」之外,綠能投資和本業之間,是否真的是在商言商、將本求利下的選擇,恐怕值得推敲。

20171026-立法院鎮江會館太陽光電發電系統。(顏麟宇攝)
為了推動非核家園,國營與泛公股事業釋出閒置土地或屋頂,架設太陽能發電系統。(示意圖,顏麟宇攝)

「投資綠能」成國營事業全民運動

事實上,綠能轉投資,幾乎已經是泛公股事業的全民運動,以離岸風電為例,經濟部選擇了中鋼與台船,作為 M Team 與 W Team 的領頭羊。中鋼為了發展離岸風機的水下基座,在閒置多年的興達港成立了「興達海洋基礎公司」;除此之外,為了培育離岸風電海事人才,交通部下轄國營事業台灣港務公司,與風電系統商上瑋新能源合資成立台灣風能訓練公司,入股的國營事業,包括台電、中鋼、台船等。

另外,中鋼集團的中宇、中碳及中龍等集團公司,先前合資成立中鋼光能公司,推動廠區屋頂型太陽能發電系統。

先前才因虧損減資的台船,和其他國營事業一樣,近年都面臨退休潮,人力青黃不接,為了配合風電政策,也成立了台船學院,培育離岸風電船舶人才。

20170314-德國綠能專題,德國不萊梅Bremen,工作船行駛過wpd風機製造商離岸風機風場海域。(顏麟宇攝)
離岸風電因為專業門檻較高,能夠投入的國營事業有限。(示意圖,顏麟宇攝)

離岸風電因為專業門檻較高,能夠投入的國營事業畢竟有限;相對之下,屋頂型與地面型太陽能發電系統,只要有錢有地,就能參一腳,國營事業幾乎每一家都成立了綠能公司,投資太陽能領域。

手上握有沿海鹽灘地的台鹽,去年成立了台鹽綠能公司,與新加坡艾貴能源(速力)合作台南鹽水投資總面積25公頃的太陽能專區,並且向當地超過30位以上地主承租土地。艾貴能源先前以每度2.6元低價,標下「嘉義縣鹽灘地標案」競標,遠低於目前躉購費率每度費率4.54元上限,當時曾遭媒體質疑,母公司新加坡速力(SOLEQ)開出每度費率僅2.6元的超低價,當時就有台廠質疑速力母公司新加坡 Equis 集團都放出消息求售,未來有可能成為無人收尾的孤兒電站。

本身即是能源公司的中油,挾著全省數百個加油站,希望架設屋頂型太陽能設備,轉型為區域儲能中心;不過,中油的綠能投資合作對象,同樣也曾遭到外界質疑。先前,中油與日本 TDK 株式會社、碩城科技簽署合作備忘錄(MOU),準備投入電動車電池研發,卻遭週刊報導,碩城科技今年3月28日才登記成立,公司從未有實績,且董事長劉添財以殯葬業起家,後來成立台灣受恩公司,推行老人日間照顧服務,背景差異有點大。這一樁台日合作案,當天記者會後的中油內部晚宴,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被媒體拍到參加。

中油公司為配合政府太陽光電政策目標,擬投入約 5.8 億元設置 10.5 MW(百萬瓦)以上太陽光電系統,有望成為台灣擁有最多太陽能案場的企業。(圖/台灣中油公司提供)
本身即是能源公司的中油,挾著全省數百個加油站,希望架設屋頂型太陽能設備,轉型為區域儲能中心。(資料照,中油公司提供)

公股銀行創投也加入!看上的是綠能基金「這優點」

不僅經濟部與交通部下轄國營事業投入綠能,手上握有銀彈的公股銀行,同樣也在能源轉型的大旗下配合投資綠能。由民進黨前立委張清芳擔任董事長的第一創投,日前宣布推出首家公股綠能創投「第一綠能投資」,除了由第一金創投發動一銀、華銀、彰銀、合庫、兆豐銀、台企銀等6家公股行庫領銜投資的50億元的「第一綠能投資公司」之外,還會成立「第一金綠能管理顧問公司」管理綠能基金。

事實上,第一創投已結合華南金創投,共同投資民營太陽能系統廠商力瑪科技。力瑪科技先前已取得法務部矯正署屏東、雲林監獄等監所太陽能系統建置標案,未來旗下的太陽能電廠基金公司(SPV),預計增資至3.3億元,其中第一創投將認股1.5億元,華南金創投則認股9000萬元,電廠20年的存續期間將提供投資者穩定的收益,年化投報率(IRR)可達8%。

據了解,金融機構的創投基金,過去都是投資高風險創導性投資,等待被投資公司上市櫃或併購的資本利得,但公股銀行創投投資太陽能電廠基金,主要是看上綠能基金的穩定報酬。以華南金為例,9000萬元投資一年報酬率8%,一年的收入大約就足夠支應華南金創投的員工基本薪資,有了這一筆錢當靠山,創投基金就有本錢投入風險較高的股權投資。

然而,泛公股事業在綠能投資領域一頭熱,某種程度上頗令人憂心,由於國營事業過去對綠能並不熟悉,如今政府一聲令下,重賞之下雖然必有勇夫,但卻存在更高的風險,不過結合「新南向」的綠能投資案,卻也前仆後繼。

綠能投資結合「新南向」 也有失敗案例

台鹽綠能為例,該公司董事會7月才終止太陽能光電專案,雲豹能源攜手馬來西亞太陽能業者 Malaysian Solar Resources Sdn Bhd 成立「台灣電能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希望爭取台灣廠商到馬來西亞,從事太陽能電廠開發。

新南向綠能投資失敗,最典型的例子則是中華電信越南有限公司,2016年間擅自與業者簽約在柬埔寨興建太陽能發電廠,事後造成中華電信6億多元損失案件,該案目前已進入司法調查,中華電信經理人張勝雄、廠商聚恆科技公司周姓負責人都遭到約談。由於本案是由中華電信母公司主動檢舉,外界認為,該案是中華電信總公司,對於雲豹能源投資案相對謹慎的主因。

中華電信位於台北市信義路一段的總部。(取自Tianmu peter@wikipedia/CC BY 3.0)
外界認為,中華電信的新南向綠能投資失敗,是中華電信總公司對於雲豹能源投資案相對謹慎的主因。圖為中華電信位於台北市信義路一段的總部。(取自Tianmu peter@wikipedia/CC BY 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