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訓者沒想到生活如此有滋有味,當地邪氣都下降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把「再教育營」吹上天

2018-10-16 15:18

? 人氣

中國在新疆對少數民族的壓迫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美聯社)

中國在新疆對少數民族的壓迫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美聯社)

中國政府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上百萬人引發聯合國關注,呼籲中國應將其立即關閉, 國際人權組織也譴責中國政府壓迫人權。不過中國官員始終辯解,這是「反華勢力」別有用心的不實指控,汙衊中國在新疆的反恐和打擊犯罪措施。新華社16日刊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專訪,這位新疆政府領導人說,當地已21個月沒有發生恐怖事件,職業訓練營更讓受訓者「既學習又實踐還增收」、「沒想到生活如此豐富多彩、有滋有味」。

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衛星圖:阿圖什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
新疆再教育集中營衛星圖:阿圖什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

新疆傳出「再教育營」的消息後,不少外媒試圖採訪當地民眾的說法。英國《衛報》曾報導,當地維吾爾族人被迫與妻子、父母分開,被抓入再教育營後音訊全無,生死未明。從再教育營中被釋放者則說,營內生活慘無人道,吃飯前還要集體讚揚「習近平恩惠」,睡覺時不能翻身,還有人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剝奪睡眠,包括聯合國與人權組織的調查也指出類似結論。中共中央統戰部第九局副局長胡聯合則公開承認,營區確實存在,不過正確名稱是「職業培訓中心」。

「一切都是為了反恐」

在新華社的最新專訪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談到為何當地為何會設立「職業培訓中心」。他說,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在新疆策劃實施數千起恐怖事件,造成大量死傷、還有數百名公安民警殉職。中國政府除了打擊暴力恐怖犯罪,也開展源頭治理,加強教育輕微違法犯罪者,至今已連續21個月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現在新疆不僅很美麗,而且很安全、很穩定」。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中共官方在新疆大力推動「普通話」教育 (AP)

扎克爾還說:「2017年全疆地區生產總值增長7.6%,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增長8.1%和8.5%;旅遊業呈現「井噴式」增長,全疆年接待境內外遊客突破1億人次,同比增長32.4%。今年1-9月,全疆接待境內外遊客已超過1億人次,達到1.32億人次,同比增長40%。」他還強調:「新疆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各族群眾生活不斷改善、各項事業全面進步,反恐維穩的紅利初步得到釋放。」

扎克爾表示,特別是在南疆四地州,過去受恐怖主義危害較大,宗教極端主義滲透嚴重,部分民眾不太會聽說漢語、法治意識淡薄、缺乏職業技能導致就業困難,使得該地區容易受到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教唆和脅迫,「南疆地區清除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遺毒影響的任務還十分艱巨」。對於涉嫌犯罪、但情節較輕可免於刑罰者,政府對其提供免費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以此增強他們在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以及職業技能等方面的能力,「從根本上築牢抵禦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滲透的防線」。

「再教育營」學些什麼?

根據扎克爾介紹,「職業培訓中心」的具體教育流程包括:明確約定培養目標、培養方式、結業標準、考核方式,由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機構與學員簽訂《培養協議》,通過「集中培訓、寄宿學習、實踐培養」等多種形式開展免費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並在學員考核達標後頒發結業證書。在學習培訓過程中,實行由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習法律知識、學習職業技能的正向進階。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流亡異國的維族母親只能痛苦思念(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流亡異國的維族母親只能痛苦思念(AP)

「職訓中心」的實際上課內容,則包括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接受現代科學知識、增強對中國歷史、文化、國情的認識;同時聘請法律專家講授憲法、刑法、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反恐法、婚姻法、教育法和新疆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等。職業培訓部分,則設置服裝鞋帽加工、食品加工、電子產品組裝、排版印刷、美容美髮、電子商務等技能培訓課程,並按照「實訓保底工資」加上「操作計件工資」的模式,向學員發放勞動報酬,形成「既學習又實踐還增收」的機制。

「再教育營」的生活如何?

扎克爾強調,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機構「嚴格落實憲法、宗教事務條例」,注重在日常生活和飲食起居等諸多方面,尊重和保護不同民族、不同信仰學員的正常風俗習慣,並在堅持免費辦學的基礎上,最大限度保障和滿足學員在學習、生活、娛樂方面的諸多需求。許多學員表示:此前受極端思想控制,從未參加過文藝、體育活動,沒想到生活原本如此豐富多彩、有滋有味。

新疆地區處處可見針對維吾爾族人製作的標語。(AP)
新疆地區處處可見針對維吾爾族人製作的標語。(AP)

以硬體設施來說,學員食堂提供營養豐富的免費飲食,學員宿舍統一配齊廣播、電視、空調,設有盥洗室、淋浴間。建有籃球、排球、乒乓球等室內外體育活動場所,閱覽室、計算機室、放映室等文化活動場所,以及小禮堂、露天舞台等文藝表演場所,並經常性舉辦豐富多彩的演講比賽、徵文比賽、歌舞比賽和體育比賽等課外活動。

談「再教育」成果:正氣上升、邪氣下降

扎克爾引用「職訓中心」學員說法,表示「以前完全不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也不懂法,犯了錯也不知道,但政府並沒有放棄我,積極挽救幫助我,讓我免費吃住、免費學習,我現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進步,一定珍惜這個機會,以後做一個對國家、社會有用的人」。扎克爾說,新疆社會環境發生明顯變化,「正氣上升,邪氣下降」,「宗教極端思想傳播受到自覺抵制,各族群眾對未來美好生活充滿希望」。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讓他們的下一代成為「有爸媽的孤兒」(AP)

扎克爾表示,學員除了可以初步能聽懂漢語、也能使用漢語交流,不再拒絕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學員的法治意識不也得到增強,不再極端分子歪曲炮製的「教法、家法」行事。現在學員已經認識到自己首先是國家公民,行為既受到法律的保護,也受到約束。此外,通過學習職業技能知識,學員依靠就業實現增收脫貧,有位正在參加實訓的學員說:「現在僅通過實訓操作,就已經獲得每月1500元的勞動報酬,收入大幅提高,真正成為家裡的頂梁柱,腰桿也越來越直,長輩開始贊賞,妻子更加體貼,子女以自己為驕傲,體會到了久違的尊重和自信」。

目前有部分學員接近或達到《培養協議》中約定的結業標準,可望於年底前通過考核、順利完成學業。除了學員的就業安置工作,新疆政府還計劃展開招商引資,通過落戶企業帶動就業,實現在校學習與社會就業間的無縫銜接。扎克爾表示,新疆將進一步貫徹落實「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疆方略」,著力抓好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鄉村振興戰略、旅遊產業發展三個重點,並以南疆四地州為主戰場,打好精准脫貧攻堅戰,確保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學員眼中的「職訓中心」

雖然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把「再教育營」吹上了天,不但能防範恐怖事件與極端主義,還能帶領少數民族脫貧致富,但當地民眾是怎麼看的呢?來自吐魯番的阿布利基木(Ablikim)曾向《華爾街日報》表示,今年2月在哈薩克修讀國際關係時,吐魯番警方打電話給他,警告「若不馬上返回新疆,家人就會有麻煩」。阿布利基木一回家,就被帶到吐魯番郊外一處被鐵絲網環繞和警衛看守的營區。阿布利基木和其他囚犯都被訓誡,不得祈禱、帶可蘭經或在穆斯林齋戒月禁食,有些人甚至被迫吃伊斯蘭教禁食的豬肉。

他一開始在營中被拷問多天「和海外宗教團體是否有往來」。阿布利基木堅稱沒有,最終才獲准加入其他囚犯行列,所謂「營養的伙食」就是清湯和饅頭。至於所謂「憲法保障、尊重個人意願」的語言、法律、職業訓練,在阿布利基木眼裡,就是每天清晨5時起床,晨跑45分鐘,高喊「共產黨好」。課程內容則是閱讀共產黨文件、觀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影片、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紅色歌曲,每天長達4小時。

返國探親,莫名被抓

美聯社也訪問了曾待過「再教育營」的奧米爾.貝卡利(Omir Bekali)。貝卡利現年42歲,他的父母是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人。2006年貝卡利移居哈薩克斯坦,3年後取得當地國籍。去年3月,他回國探親時卻被逮捕。警方說,克拉瑪依市發出一張他的逮捕令,那是他十幾年前居住過的地方。貝卡利被單獨囚禁了一個星期,之後轉送至克拉瑪依市的公安機關。警方想知道他和哈薩克斯坦一間旅行社的合作關係,因為這間旅行社據稱協助中國穆斯林獲得當地旅遊簽證,讓這些人逃離中國。

貝卡利對美聯社表示:「一個班,三個人,不停地訊問。坐的鐵凳子,按他們的說法,是老虎凳子,」 他把雙臂伸開,展示自己的身子如何被吊起來,只有腳能勉強夠到地,四天四夜不讓睡覺。平日裡,他的手和腳被鐵鐐綁起來,和床拴在一起,身體無法直立,也無法自由活動。「他們想讓我承認危害國家安全,這是第一;第二就是組織恐怖分子,煽動恐怖分子,包庇恐怖分子」、「威脅我要把我的護照燒掉,讓你活著出不去」、「威脅我要把我的護照燒掉,讓你活著出不去」。

「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

在哈薩克斯坦外交人員的干涉下,貝卡利被釋放,但隨即被投入「再教育營」。他和40個人被關在一間屋子裡,凌晨起床唱國歌,然後被帶到一間大房間,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被迫學習漢語和中國歷史,特別是共產黨如何在上世紀50年代「解放」新疆。貝卡利說,吃飯前,他們要齊聲喊:「感謝黨!感謝祖國!感謝習主席!」;上課時,他們要一再重複地念:「我們反對極端主義,我們反對分離主義,我們反對恐怖主義。」最令他難以接受的是,他們要不停地聲討伊斯蘭信仰,自我批評,批評親人。

當貝卡利拒絕照辦時,他被靠牆罰站五個小時。一個星期後,他被單獨囚禁,24小時不給進食。在戒備森嚴的營地關了20天後,他想到了自殺。貝卡利最終被釋放,那是去年11月底的一天,距離他失去自由已經過去了8個多月。貝卡利雖然獲准離開中國,但他的父母和妹妹也被關進了「再教育營」。

直到今天,貝卡利仍無法走出那段陰影:「當你自我批評、否認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民族時,那種精神壓力是巨大的,」 他流著淚告訴記者,「每天晚上我還會想起這些,直到太陽升起。我無法入睡。這些想法每時每刻都纏繞著我。」

國際社會齊聲譴責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今年8月發表報告,特別提及針對維吾爾族穆斯林設立的「再教育營」,「遺憾中國當局未能提供確切官方數據」,並稱在新疆「至少有數萬人,甚至有可能多達百萬」維吾爾族人遭到中國當局無理拘禁。聯合國說收到許多可信報告,足證百萬維吾爾族人被關押在「秘密大型拘留營」。

美國律師麥克杜格(Gay McDougall)在聯合國的記者會上表示,被送到再教育營的民眾「毫無人權可言」。聯合國專家小組也對大量的相關報告感到震驚,這些報告說明許多維吾爾族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遭到中國當局以「維穩」為由長時間單獨監禁,而且抓人往往沒有經過正當司法程序與審判。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10日發表2018年度報告,共和黨籍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批評,今年是委員會公佈報告17年來,中國人權狀況最糟的一次。該報告也提到中國政府在新疆將至多上百萬的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族裔穆斯林關押進「再教育營」,並認為這可能是二戰以來對少數民族最大規模的關押行動,甚至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則說,中國的人權狀況今年再次惡化,「對美中關係與對中國人民行使基本自由,都造成相當不利的影響」。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