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隻小毛驢,牠跑到哪裡去?中國尋找靈丹妙藥,為何中亞國家吉爾吉斯遭殃

2018-10-19 15:17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過去5年來,吉爾吉斯的毛驢數量急遽下降。 國際環境保護人士警告說,這裏的毛驢很可能滅絶,而吉爾吉斯並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該國大約70%的人口居住在鄉村地區,毛驢是很多低收入家庭的主要耕種和交通工具。據當地人說,過去,村子裡幾乎家家都有毛驢,現在已經所剩無幾。 

據吉爾吉斯政府統計,2012年該國大約有77萬多頭毛驢,而到了2017年底,就只剩下約3萬3千頭了。僅在今年頭7個月,就有1萬7千多頭毛驢出口到外國,它們的主要目的地是中國。

在中國,驢皮被熬製成「阿膠」而入中藥,用於治療多種疾病,但現在驢皮更多地被用於護膚品、食品添加劑和甜點製造。阿膠被很多中國人視為永葆青春之物,據說有助於改善血液循環,防止流產,減緩皮膚老化。在中國阿里巴巴購物網站,有阿膠成分的製品價格可高達2,000美元。

儘管中國國家衛生保健部門聲稱,阿膠的醫療功效被大大誇張了,但有關工業仍然有增無減,每年需用掉大約400萬張驢皮。據統計,中國的毛驢數量也在逐年減少,從1990年的1100萬頭,減少到2017年的300萬頭。

中國曾經主要從非洲進口驢皮,但現在至少有7個非洲國家禁止出口毛驢,中國的阿膠製造業就把目光轉向了中亞地區。

在這個Ak-Terek村,幾乎不見毛驢的蹤影
在這個Ak-Terek村,幾乎不見毛驢的蹤影

尋找毛驢

自2008年以來,吉爾吉斯就開始向中國出口毛驢,但近年來除了官方出口,更出現了非法毛驢出口交易。

「我們的毛驢丟了,我們一開始以為沒栓好,它自己跑了。於是我們就到鄰居家詢問。結果,其中一個鄰居家的毛驢也不見了,後來又有幾家發現毛驢丟了,村裏一共丟了4頭毛驢。有的毛驢栓在圈裏也被人偷走了。」吉爾吉斯的一位村民阿迪別克·庫岱別迪耶夫( Adilbek Kudaiberdiev)回憶今年春天發生的事情。

對庫岱別迪耶夫一家來說,毛驢非常重要,耕種季節他們依賴毛驢運送農作物到偏遠的田地。失去毛驢,對他們來說是重大損失。但當他向警察局報告他家的毛驢被人偷走,警察局的人一笑了之,說他們不受理毛驢或貓狗被盜的案件。

在吉爾吉斯,馬匹的價格是至少6萬索姆(相當於865美元),毛驢的價格是大約3千到1萬索姆(相當於43到144美元)。因此丟了毛驢不受到重視。

阿迪別克嘆息著說,「我向警方解釋,毛驢是我家的主要運輸工具,對我們非常重要,不但運送農作物,它還是我的坐騎。」

由於非法毛驢交易增加,政府出台了有關新法規
由於非法毛驢交易增加,政府出台了有關新法規

另一個地區的農民阿納貝·卡迪羅夫( Anarbay Kadyrov )發現他家的毛驢死在驢圈附近,驢皮被剝掉了。那個月,村裏有10頭毛驢被偷被殺。

隨著毛驢被偷事件增多,地方警察局也開始調查。奧什(Osh)地區內政部門聲稱,去年當地有100多起毛驢被盜案件發生,他們說,盜賊把偷來的毛驢當作自家毛驢賣給中國公司。

不過,當地警察局說,今年以來只收到3起毛驢被盜的舉報。原因可能是有關出售毛驢新法規的實施。新法規定,中國公司只能購買活的毛驢,收購前必須給毛驢和其賣主拍照。

不過,2015年2月,記者在離首都比什凱克不遠的地方發現了一個毛驢屠宰場。當地居民發出警告,一些驢肉被當作牛肉在飯館出售,該國佔大多數人口的穆斯林不吃驢肉。

農民阿納貝•卡迪羅夫的毛驢栓在上了鎖的棚子裏也被盜走
農民阿納貝・卡迪羅夫的毛驢栓在上了鎖的棚子裏也被盜走

去年,在奧什地區經營的一家叫Iygilik的公司在出口300頭毛驢時,因文件有問題而不得不滯留海關,導致所有毛驢在返回途中死去。一家英國保護毛驢非盈利機構Donkey Charity說,他們注意到在非洲出現的類似事件導致瘟疫擴散。

該機構研究人員艾里克斯·梅耶斯(Alex Meyers)進一步說,「大多數情況下,飼養毛驢農場並不會給農民帶來明顯收益,反而有害健康。因此,很多國家都停止出口毛驢了。」

國家漠視

但吉爾吉斯政府卻談論毛驢貿易對國家經濟發展的好處。據該國有關統計,2018年頭7個月毛驢和馬匹的出口就創匯將近200萬美元。

當BBC記者前往吉爾吉斯環保部門採訪時,那裏的官員不願談及有關毛驢數量在該國急遽下降的問題。他們說,他們不管毛驢問題,這是農業部門的事。

對吉爾吉斯的環保人士來說,他們更關心世界氣候變暖,或雪豹絶種等問題,毛驢數量減少不是他們關心的重點。一些該國著名環保人士甚至沒有聽說過他們的毛驢數量正在急遽減少。

Ослы
 

地區性問題

中國希望通過增加在自己國內飼養毛驢的途徑來減少毛驢進口。不過環保人士警告說,毛驢孕期很長,要恢復毛驢數量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吉爾吉斯目前的毛驢數量急遽減少,恐怕在兩三年內就會完全消失。」毛驢保護機構的梅耶斯說。

他還指出,由於吉爾吉斯的毛驢數量減少,該國已經開始從鄰國塔吉克進口毛驢,「這非常令人擔心,因為很多毛驢過境沒有經過邊境檢疫,很容易引起瘟疫漫延。」

梅耶斯還說,毛驢數量的減少,對吉爾吉斯低收入的農民家庭影響最大。對他們來說,一頭毛驢能為他們出力20至30年,這比驢皮的價值要重要多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