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思沙龍》當台灣人變成中國公民,所有好處就全部沒了!「中國通」潘文談中美對台政策,也指出習近平政權隱憂

2018-10-21 17:20

? 人氣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18年第二場的「秋季思沙龍」講座,10月20日以「1949中國內戰的70年後」為題,邀請到《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前社長潘文與中研院吳玉山院士對談。潘文判斷中國並不想跟台灣開戰,同時也沒有預料到跟美國真的會打起貿易戰。對於習近平政權的問題,他則說習太想控制資本家、又貿然取消鄧小平立下的規矩,這些都可能成為中國未來的政治與經濟隱憂。

20181020-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前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前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思沙龍系列報導】獨裁才能救中國,因為中國人不配享有民主?潘文:台灣民主化能破除美國偏見

【思沙龍系列報導】「台灣有責任讓中國變得更好」《華郵》前北京分社社長潘文:台灣不是漂浮在亞洲的一座孤島

【思沙龍系列報導】鄧小平時代的純樸到習近平治下的高壓 一個出生美國的「老北京」看洗腦愛國教育如何改造13億中國人

【思沙龍系列報導】去中國化對台灣國安很危險 前華郵北京分社社長潘文:台灣應該鼓勵研究大陸,不是把經費用在去中國化的基金會

潘文提醒,我們看中國的時候,往往把它看作是一個力量很大的政治體,其實中國內部也有很多的問題,包括人口老化的問題、少數民族的問題、整個新疆差不多變成了一個勞改所、中國維穩的預算比國防的預算還高。而且現在中國國民的平均年齡是38歲,這比美國還高,中國工作年齡的人口一年比一年少,這對他們GDP成長率的影響會很大。中國看起來確實很強,但問題是中國也有一些弱點,這些弱點可能也會引起一些變動。

中國可能打台灣嗎?

談到「中國武力犯台」的可能性,潘文認為其實非常小,而且台灣不應該因為擔心中國打過來,就限制一切的活動,「我認為這是很大的錯誤」。因為中國非常擔心,打起來的話共產黨會垮掉。潘文說,當然不是說要去推(push)大陸,或者去說讓他們掉面子的話,但是美國與台灣絕對有餘力去發展更好的關係。中國真的不會動手,因為他們現在就不想打仗。我們越是說中國可怕,就越會對我們自己造成約束。

20181020-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現場民眾紛紛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現場民眾紛紛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談到對於台灣最大的憂慮,潘文說一方面是經濟,大陸吸取了很多台灣的人才、也偷了台灣不少的版權,台灣還是需要找到一條路走;第二個是安全方面的問題,這不只是軍隊方面的問題,台灣也應該意識到,大陸也可以是一個夥伴,但同時也是一個對手。台灣必須深刻地了解大陸,瞭解它的強點,也瞭解它的弱點。「要是想脫離它、或者是不理它,我想對你們的將來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台灣是不是美國「籌碼」

由於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對華政策演說,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重視。川普可說是對於民主自由最不關心的美國總統,但他的副手卻指出「台灣的民主是中國未來可行的一條路」。台灣的民主對美國政府而言是一個信仰,抑或台灣就是美國拿來對付中國的一張牌?

20181020-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旺報社長黃清龍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20日舉辦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旺報社長黃清龍向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提問。(顏麟宇攝)

潘文表示,川普政府裡有好幾種人,裡頭確實有人會認為「台灣民主是中國未來的道路」,但是另一幫人確實認為台灣就是一個「chip」(籌碼)。他說美國政府裡頭「各式各樣的人都有,但是(把台灣當)chip的人比較多一點」。因為從這幫人對於阿拉伯異議記者遇害的態度,可以看出來他們對人權根本無所謂,他們對他國的民主制度也無所謂,所以美國會在一種非常cynical(犬儒)的情況下來利用台灣打中國。潘文也說,這是一種「非常不健康的發展趨勢」。

不過潘文也說,美國的民主黨與共和黨在國會的意見難得一致,不過如今「反華」跟「支持台灣」如今在華府已經變成兩黨共識。在川普政府裡頭,儘管存在「把台灣當成一個籌碼」的可能性,但「支持台灣」的聲音確實也越來越強,尤其跟歐巴馬政府相比,還是好一些。

中國對台灣好,全是統戰伎倆

對台灣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潘文想對他們說:「你們也可以去瞭解大陸,也可以去享受大陸的生活,我想也是一個好事情。你們可以影響他們,他們也可以影響你,溝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在此同時,你也應該明白,大陸的制度會給你很多優勢,但要是你變成大陸的公民的話,這個就沒了。」因為台灣對中國來說是一個統戰的對象,要先把你拉攏好,然後就把你改造,改造的過程會很痛苦的。「台灣的目標應該是把他們(中國)改過來,但中國的目標是把台灣拉進去。」

20181020-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中研院院士吳玉山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中研院院士吳玉山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潘文也談到網際網路(中國稱「互聯網」)對中國的影響。他說九十年代末,互聯網開始慢慢進入中國,很多人說「這就是中國馬上就要變成一個自由的國家,因為通過互聯網,中國人民很快就會知道更多的信息,因此就會在中國產生一場革命」。潘文說,他聽到這樣的說法只覺得是「胡說八道」。潘文說,其實互聯網是鞏固了中共的政權,因為中國的警察、公安都利用互聯網來控制人民,也通過社會媒體來加強對國內的控制。

中國留學生與過去大不相同

談到中國學生留學美國的情況,潘文說,在二十年前,中國留學生從美國回到中國以後,他們對美國還是有比較好的印象。現在呢?不一樣了。現在的中國留學生到了美國會說「美國怎麼會這麼落後啊」,你們的高鐵也沒了。加州從1996年開建高鐵,現在有兩百英里長,但中國已經有好幾萬公里,中國留學生會覺得中國很了不起。

現在在很多美國的大學裡面,中國學生越來越多,所以他們就變成一個群體了。中國留學生可以一整天連一句英語都不用說,他們在微信花一點人民幣,就可以找到人做作業,所以連一句英語也不用寫,中國學生彼此之間還會彼此監視。而且美國的大學特別願意接受他們的錢,像是明尼蘇達州的州立大學,有百分之十的學生是從中國大陸來的,他們付的學費的全額的,完全沒有打折,這對明尼蘇達州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收入。但不能接受美國思想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他們回到中國以後,對美國也不產生任何好感。

「共產黨沒料到:中美真有貿易戰」

潘文認為,貿易戰是共產黨預料不到的一件事情,他們忽略了很多美國的警告。他們不聽,覺得美國人不可能這麼做。所以貿易戰發生後,他們覺得吃驚。雖然現在中國的GDP並非完全由出口支撐,內需市場現在也很大,但貿易戰對於中國的經濟與自信還是會有影響

潘文研判中美貿易戰可能會持續兩年多,因為美國還需要跟歐洲、日本、英國把貿易事項談定。完了以後,才會來解決跟中國之間的貿易爭端與事項,所以關稅會持續最起碼兩年多。因為這是美國的一個戰略決定,而且潘文說「這個決定已經做的差不多了」。不管中國方面怎麼努力,大概都不會改變。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中國佔盡國際秩序便宜,現在是制止中國的時候!(AP)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中國佔盡國際秩序便宜,現在是制止中國的時候!(AP)

潘文說,在現在的美國政府裡頭,「沒有一個為中國政府說話的人」。在商業方面,雖然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發牢騷,但是以前美國商業可以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集團來擁護中美關係的緩和性,現在這個群體分散了。蘋果公司很支持中美關係搞好,但是有很多原來支持的公司現在不支持了,因為他們在中國的公司被駭了、版權跟情報被偷了,而且中國市場對他們來說是關閉的,投資的機會比中國人在美國的少得多。這樣的話,他們也不再為中國說話。

習政權的問題:取消任期制、壓迫資本家

至於習近平政權內部的問題,潘文也承認「這很難說」。因為中國媒體在八十年代會寫出中共政權內部的辯論,現在中國的報社其實沒有八十年代好。若是要猜測習近平或者中南海內部的事情的話,要靠香港那些亂七八糟的政論雜誌才可以知道一些端倪。而且這些雜誌大概有百分之十五是真的,但到底是「哪百分之十五」,還是拿不定。

但即便內部可信資料有限,潘文依舊表示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習近平做了一件對中國穩定來講,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那就是他永遠可以做國家主席。」 因為習近平把鄧小平所建立起來的、比較成功的接班體制都扔掉了,如果他八十歲的時候還在那,那就變成了一個「老毛」(指跟毛澤東一樣當到死)。這時避免不了在中共內部有權力鬥爭的問題,這也意味著社會會亂。

20181020-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 John Pomfret 20日出席思沙龍「1949中國內戰的七十年後」專題講座。(顏麟宇攝)

潘文說,1949年以來,中國會「亂」的因素都不在中國社會,而在於中國共產黨:反右也好、大躍進也好、文革也好、天安門事件也好,都是共產黨引起的事情。習近平把鄧小平建立起來的architecture(結構體制)拿掉,對於中國的問題將會有很大的影響。

潘文認為,除了在政治制度之外,習近平的作為也可能引起中國的經濟危機。因為最近二十年的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私人經濟。說白了就是中國的資本家,要增加中國的GDP,他們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習近平擔心這些人會成為威脅共產黨統治的因素,所以習近平對他們的控制更強。但是越是控制資本家與私人經濟,肯定會影響到GDP的發展

最近阿里巴巴的馬雲要辭職下台,美國很多人打個比方,說馬雲就是想當中國的比爾蓋茲(退休後從事慈善公益)。但潘文說,馬雲跟比爾蓋茲完全是兩回事。馬雲不幹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做不了資本家。他的公司阿里巴巴差不多已經變成國營企業,儘管他是私人資本,但他的公司還是受到共產黨控制的。這種現象對習近平來講,會限制他的成就空間。關鍵的問題是,習近平太想控制人家了,而中國必須要放權,才能夠真正崛起。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