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周世鋒,被做進了別人的故事裡

2015-07-14 06:20

? 人氣

北京維權律師、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於七月上旬失聯。(取自新公民運動)

北京維權律師、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於七月上旬失聯。(取自新公民運動)

王立軍的一句話,突然讓我回想起來,並有如雷貫耳之感。這句話是:「把政治變成法制,這是我們的強項。如果他要把法制過程當中的問題變成案子,咱們搞了這些年案子,他行嗎?搞政治我們只有一半的主動權;進入法制軌道,我們就有了全部主動權;要把這事變成案子,他就是觀眾了。」

什麼是政法?王立軍做了最簡潔而經典的總結,就是把一已之私的所謂政治,做成利已的法制,一旦進入可以控制的「法制」軌道,自己就擁有了全部主動權,再進一步,就是把對手做進案子,「他就是觀眾了」。

周世鋒被做進了案子,不是秦城裡的王立軍的作品,而是王立軍的政法邏輯或手法在繼續運作,或者說,王立軍的戰友們,仍然在用周永康的政法思維,以法治之名,行非法之實。

我們先看宏大的政治敘事:早在2012年8月1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就刊登了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所長一篇文章,稱美國以「網路自由」為旗號,以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五類人為核心,為改變中國創造條件,干擾中國崛起。

網路自由不是公民應得的言論自由權利,而是美國的一種旗號,維權律師、非官方認定的信仰組織、持不同政見者、網路有影響力的人士還有弱勢群體,都不約而同地成為中共官方的敵對勢力。這篇文章代表的顯然不是國家官方研究機構的學者個人觀點,完全代表中共主流意識形態的政治理念,視任何不跟黨走、不與中共保持一致的階層或群體為敵對勢力,這些勢力與世界員警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與美國有著某種聯繫或配合,目的就是阻止中國崛起。

即便在中國現行的憲法規定中,上述的五類人仍然是合法的社會存在,律師不維護當事人權益,它叫律師麼?而信仰者、持政治異見者、網路有影響力的人,也在憲法有關公民自由權利保障的範疇之內,難道有自己的獨立思想,就意味著犯罪?或者是潛在的犯罪行為?最無恥的當然是將弱勢群體附在新黑五類之後,這個視自己為無產階級聯盟的政治組織,其媒體居然將新的無產階級視同敵對勢力,不用公權力來保障弱勢群體的政治與經濟權益,反而視其為可能的顛覆者、麻煩製造者,黨的喉舌人民日報已經蛻變成了權貴階級的工具,面目已昭然若揭。

正是意識形態有了這樣的「政治」理念,將邪惡的政治理念轉化為自己需要的法制,再進而轉變為刑事案件,也就順理成章,一氣呵成。

現在我們看到,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就被王立軍的政法手法,被王立軍的戰友們做了進去。

周世鋒還沒有成為央視新聞聯播中的「角色」,在他被刑拘二十四小時後,人們驚奇地發現,人民日報與新華社記者合寫的《公安部揭開「維權」事件黑幕》就赫然成為各媒體頭條,人民日報不僅早已為黑五類分子埋下宏大敘事的伏筆,還直接參與到具體刑事案件的故事編寫組,在案件還沒有任何進展與審理之時,就悍然寫出雄文,似乎在誓言要將周世鋒做進黑牢。無罪推定的原則,被拋到十萬八千里之外。這也讓人想起王立軍時代的李莊案,李莊律師剛被王立軍抓走,還沒走司法程式,《中國青年報》就迫不及待地發表誹謗李莊律師的雄文,後來被證明那篇雄文實際上是重慶警方的通稿。不久前李莊起訴《中國青年報》終於成功立案。將來的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相信也要付出同樣代價。

王立軍不死,但王立軍技亦窮矣。

(編按:周世鋒為北京鋒銳事務所主任,該所最近已有五位維權律師遭強行帶走後失聯,引起國際關切。)

 

*作者為旅美學人,獨立學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