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反同婚公投辯論》一名女同志回憶:小三學生嘲笑同學「娘娘腔」,老師用3個字讓全場閉嘴

國中小是否應進行同志教育,成24日愛家公投第11案、平權公投第15案對戰焦點,中選會6日進行公投意見發表會。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中小是否應進行同志教育,成24日愛家公投第11案、平權公投第15案對戰焦點,中選會6日進行公投意見發表會。示意圖為2018台灣同志遊行。(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中小是否應進行同志教育,成24日愛家公投第11案、平權公投第15案對戰焦點,而今(6)日中選會進行公投意見發表會,於11案「反對國中小進行同志教育」代表反方的伴侶盟律師、同時也是一名女同志的許秀雯,便以國小三年級一個親身經歷來表達同志教育重要性──當全班笑一名男同學是娘娘腔,老師只在黑板上寫了3個字,「同性戀」,就讓全場沉默不再嬉鬧。

對於校園霸凌事件,愛家公投方一再強調孩子需要的是「品格教育」而不是同志教育,對此許秀雯質疑:「當同學被罵『死gay』、『娘砲』,老師要告訴同學『不可以罵人,要有禮貌』就好?那如果同學問老師gay是什麼,老師可以解釋嗎?可不可以教學生認識LGBT是什麼意思?我們今天問個很簡單很簡單的問題:如果學生用侮辱性字眼罵人、發生嘲笑跟霸凌,老師真的只要用品格教育告訴大家有禮貌就好了嗎?」

婚姻平權、同志人權、LGBT。(美聯社)
伴侶盟律師、同時也是一名女同志的許秀雯提到,當全班笑一名男同學是娘娘腔,老師只在黑板上寫了3個字,「同性戀」,就讓全場沉默不再嬉鬧。(示意圖,美聯社)

許秀雯回憶,她在小學三年級時同學們會到一名女老師家補習,當時班上有個比較陰柔、甚至可以說長得非常漂亮的男孩子,其他男孩子會因為這樣而嘲弄他,而在某一天老師進來教課時,同學大笑問:「老師,男生跟男生可以結婚嗎?不可以吧,哈哈哈哈哈。」

「我們同學才三年級,我想,我同學想問的是『男生跟男生可以發生性行為嗎?』……但他比較委婉地表達,用『結婚』,這是小孩的表達方式。」許秀雯說。

對於同學提問,老師在黑板寫下了3個字:同性戀。許秀雯說,當時老師的回應是:「雖然世界上大部份人是男生喜歡女生、女生喜歡男生,但確實有人是男生喜歡男生、女生喜歡女生──他們叫『同性戀』。」而當意識到這世界上也有同性戀存在時,孩子們不吵了,所有嬉笑聲煙消雲散。他們懂了。

「我們要認識,才可能談尊重」

愛家公投正方代表、3個孩子的媽媽楊郡慈於辯論上列出一張學習單,上面提問是:你喜歡男生還是喜歡女生?你喜不喜歡現在的性別?如果你可以決定性別,想當男生女生?楊郡慈認為這樣的學習單會讓孩子「懷疑自己的生理性別」、「國中就告訴孩子,如果不喜歡自己的生理性別你可以去動變性手術」,對此,許秀雯認為學習單並無不妥,重要的是「教導孩子認識這個世界」。

「因為我們不可能永遠牽著孩子過馬路,我們必須教孩子辨識紅燈跟綠燈不同的顏色,以及紅燈綠燈的意義,如果孩子沒辦法分辨紅燈與綠燈的意義,孩子過馬路會有危險──但若孩子是視覺障礙的孩子,他的辨識力有問題怎麼辦?我們希望社會大眾對視障孩子是友善的、公共設施讓他們行動自如、希望能發揮他們的潛能。」

20181027-2018台灣同志遊行,參與民眾現場揮舞著彩虹旗。(顏麟宇攝)
許秀雯強調,性別是一複雜概念,而性別平等教育要教導的就是破除刻板印象與偏見、消弭歧視。(資料照,顏麟宇攝)

許秀雯強調,性別是一複雜概念,而性別平等教育要教導的就是破除刻板印象與偏見、消弭歧視。許多同志或性別氣質特殊的孩子面臨言語排擠、暴力傷害,許秀雯質問:「我們要處在困惑的狀態嗎?我們要認識,才可能談尊重。」許秀雯反對以單純「品格教育」來取代同志教育:「沒有認識基礎的教育,只是空言談尊重。」

同志教育的意義?許秀雯:讓孩子成為更好的人

許秀雯表示,據2017年教育季刊報告,極高比例高中生認同「同志教育應及早施行」,因此她呼籲家長:「問問孩子們想要什麼吧!有這麼高比例高中學生對同志教育採取正向態度,而且認為應該向下延伸到國中小……」

許秀雯說,雖然很多家長成長過程沒接受到性別平等教育、同志教育,因此很擔心自己孩子是否為同志、會不會變成跨性別,「但這些事情會發生,往往沒辦法用非常簡單的方式來說明他的原因的。」

同志、LGBT、婚姻平權、同志人權。(StockSnap@pixabay)
許秀雯說,雖然很多家長成長過程沒接受到性別平等教育、同志教育,因此很擔心自己孩子是否為同志、會不會變成跨性別,「但這些事情會發生,往往沒辦法用非常簡單的方式來說明他的原因的。」(示意圖,取自StockSnap@pixabay)

「我自己有個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和我生長在同樣的家庭,但他們都是異性戀,已經結婚生子,我的自我認同則是一名女同志──我們先天跟後天條件要找對照組很難找到更接近的了,那為何他們成為異性戀、而我成為女同志?我們可能沒有簡單的答案,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父母沒有因為我是女同志而少愛我一些,我的父母經過學習,理解到『同性戀是自然的』。」許秀雯說。

許秀雯強調,同志教育意義在於「讓我們的孩子成為更好的人,不要去成為霸凌者」,她最後也呼籲:「我們已經失去葉永誌、楊允承、兩個北一女的資優生,我們不要失去更多孩子!」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