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川普如何終結「通俄門」調查噩夢?可能要新任司法部長砍經費、砍人手、逼退特別檢察官

美國期中選舉落幕,共和黨失去聯邦眾議院多數席次,美國總統川普則拿與選戰無關的司法部長賽辛斯開刀,7日讓賽辛斯「被辭職」,改由賽辛斯的幕僚長惠塔克擔任代理部長,此舉目的顯然是為「通俄門」調查而來,惠塔克不像賽辛斯一樣需要迴避,將接手監督調查進度,但他先前曾公開批評「通俄門」調查形同「獵巫」,外界普遍認為,惠塔克會用各種方式,迫使調查關門。

川普怨護主不力 賽辛斯「被請辭」

2017年3月,賽辛斯(Jeff Sessions)被踢爆,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曾密會時任俄羅斯駐美大使季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卻在聯邦參議院任命聽證會上隱瞞此事,為此賽辛斯宣布,迴避對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川普競選團隊是否與莫斯科當局聯繫的一切調查。此外,加州聯邦眾議員杭特(Duncan D. Hunter)與紐約州聯邦眾議員柯林斯(Chris Collins)遭司法調查,也讓川普不悅

2018年11月7日,美國前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遭川普總統開革(AP)
2018年11月7日,美國前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遭川普總統開革(AP)

杭特被控盜用選舉經費、電信詐欺、共謀犯罪,柯林斯則被控內部交易及欺瞞聯邦調查局(FBI),而2人所在的選區都是共和黨票倉,原本勝券在握,卻因遭到調查而影響選情,柯林斯甚至表示退選,但隨後又改口會競選到底,加上2人都表態力挺川普,對於他們在選前受到司法調查,川普自然不滿,推文大酸賽辛斯「幹得好」。杭特最後連任成功,柯林斯則與對手拉鋸,尚未開出結果。

美國司法部代理部長惠塔克(Matthew Whitaker)(AP)
美國司法部代理部長惠塔克(Matthew Whitaker)(AP)

阻擋「通俄門」調查 代理部長早有方案

川普早對賽辛斯有意見,7日還是透過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轉達命令,賽辛斯隨即提出辭呈,表明是「應總統要求」辭職。惠塔克(Matthew Whitaker)代理部長的首要任務,就是接手原由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負責的「通俄門」調查進度,加上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是由羅森斯坦指派,對川普而言是芒刺在後。

惠塔克曾在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時期出任愛荷華州南區聯邦檢察官,接任代理部長前,擔任司法部幕僚長。對於穆勒執行的「通俄門」調查,尚未出任司法部幕僚長的他在2017年7月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我可以想像賽辛斯的位置被人取代,而代理部長不會開除穆勒,但會大砍調查經費,讓他沒錢運作,調查幾乎停擺。」

大砍經費和人手 迫使穆勒打包走人

惠塔克還說,穆勒的調查行為恐怕踩紅線,「若他沒取得更大的授權,持續調查川普家人的金錢往來,這會引發嚴重關切,質疑穆勒的調查是獵巫」。此外,惠塔克還推文稱穆勒是「動用私刑的暴徒」。倘若惠塔克正式接手監督調查的事務,他有權掌控給予穆勒的調查預算,可能會大砍穆勒的人手與經費,且穆勒回報的進度,惠塔克也有權決定是否要對外公開。

另外,惠塔克並未通過聯邦參議院同意任命,依據法律規定,他只能代理部長210天,但他可望真除,成為正式司法部長。除了刪減經費和人手,迫使穆勒無法繼續「通俄門」調查,惠塔克也要搶先一步,阻擋穆勒召開大陪審團個別審訊相關人士。美國前聯邦檢察官麥克奎德(Barbara L. McQuade)稱:「檢察官擁有裁量權,他(惠塔克)不能妨礙司法,但能做出裁量決定,影響調查結果。」

無法開革穆勒 共和黨參議員籲維持調查

聯邦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已要求惠塔克迴避「通俄門」調查,但目前仍無跡象顯示惠塔克會照做。司法部7日表示,會依照正常程序檢視惠塔克有無利益衝突,由1名政風律師審核他的過去經歷,是否有妨礙調查的可能。不過惠塔克也無法為所欲為,因為依法規定,開革特別檢察官必須是行為不檢、利益衝突或其他「充分理由」。

倘若惠塔克阻擋穆勒進行調查,他可能被參眾2院司法委員會正副主席要求,提交「完整詳述案例」,解釋為何否決穆勒的調查請求。共和黨也有支持繼續「通俄門」調查的聲音,緬因州聯邦參議員柯林斯(Susan Collins)率先跳出來喊話:「行政團隊不應妨礙穆勒進行調查,這是很重要的事......特別檢察官穆勒一定要在沒有干預的情況下,完成他的調查任務。」

接受書面答覆、爭取傳喚問話 穆勒與川普攻防

甫選上猶他州聯邦參議員的羅姆尼(Mitt Romney)也表態:「讓司法部調查作業持續進行,並讓穆勒在毫無阻礙的情況下完成,這是很重要的事。」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布瑞南(John Brennan)告訴MSNBC,穆勒可能已經完成結案報告,並交給羅森斯坦,但羅森斯坦7日開始不再負責監管「通俄門」調查,「若有重大事件出現,我一點也不驚訝,等著看吧。」

目前穆勒計畫約談川普,而川普的回應反覆不定,2017年曾說同意接受問話,之後又認為指控不實,勾結俄羅斯一事全是子虛烏有,因此認為沒必要被約談,但今年1月又表態,很樂意接受約談但紐約市前市長、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反對川普被傳喚問話,「我們沒必要照著做,他(川普)是美國總統,可主張擁有歷任總統享有的相同豁免權。」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美聯社)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引述消息指出,川普律師團隊計畫11月中旬就穆勒的約談問題,以紙本模式回覆,內容包括川普對民主黨高層電郵被駭,以及競選團隊幕僚與俄羅斯聯繫的了解,而穆勒必須做出決定,是要接受這份書面回答,還是繼續要求傳喚川普問話,若穆勒堅持後者,勢必會與川普的律師團隊另闢司法戰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