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正藍不紅「韓旋風」生出「不吃草的跑馬」?

2018-11-14 06:40

? 人氣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旗山造勢比出「1」的號次,呼籲高雄市民對民進黨投下不信任票。(youtube)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旗山造勢比出「1」的號次,呼籲高雄市民對民進黨投下不信任票。(youtube)

韓國瑜是今年臺灣九合一選舉爆出的一匹大黑馬,短短幾個月便刮起一股強勁的「韓國瑜旋風」。韓身上固然有許多吸引「韓粉」的個人特質,但這些都是「技術面」。我認為支撐「韓旋風」的「基本面」,是隱藏在「旋風」表面底下未被人注意的政治實質:韓國瑜的「正藍不紅」。

韓國瑜生出「不吃草的跑馬」?

韓國瑜的「核心政綱」是那個現在已膾炙人口的拼經濟口號:「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得到廣泛迴響。

然而,貨要「出去」,去到哪裡?人要「進來」,從哪裡進?這答案其實在高雄大概人人心知肚明:大陸。這和韓國瑜自己的另一條「治國路線」也是吻合的:國防靠美國、技術靠日本、市場靠大陸、努力靠自己

農漁產品要靠大陸市場購買,觀光產業要靠大陸遊客撐起,「出去」和「進來」都有賴大陸,那豈不意味要靠攏大陸,與之搞好關係?這不就是要「親中(共)」,要「兩岸一家親」嗎?和「親中(共)」連在一起的,不是「賣臺」嗎?難道說,在民進黨二十年執政下越熬越窮的「綠區」高雄人,為了翻身發大財,已到「飢不擇食」地步,連對「親中(共)賣臺」、「賣高雄」都不那麼敏感,在所不惜了?

非也。

臺灣人其實普遍有一種期待:既能得到大陸的經濟好處,又能與之拉開一定距離,不要太「親中共」。但這種「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如意算盤,實在太過一廂情願不現實,況且馬英九已經給過臺灣人民一個教訓:為了經濟利益,先「ECFA」,再「服貿」,終於走到要將大陸的「商業菁英」大量引入臺灣的地步,嚇壞臺灣主流民意,逼出一場抗拒中共勢力進入臺灣的、走極端的「太陽花運動」。

但是,今天韓國瑜卻給了「綠區」高雄人一個本應是「無望」的希望:他們有可能打贏那副「如意算盤」,貨銷大陸,招攬陸客,卻又不必「親中共╱賣臺」。但這只有通過這個特定政治人物才能做到:韓國瑜,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否則高雄早「變天」了。

20181111_空污。高雄反空汙大遊行。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蘇清泉(左二)、高思博(右一)。(新新聞郭晉瑋攝)
圖為高雄反空汙大遊行。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蘇清泉(左二)、高思博(右一)。(新新聞郭晉瑋攝)

「韓旋風」的最基礎:正藍不紅

為什麼他們如此認定韓國瑜?有兩個原因。

首先,這個人必須是泛藍的,否則不會被對岸接納,由此,基本上所有的綠營政治人物都被排除在外。這是次要原因。

其次,最重要的是,他必須是「正藍」,不「紅」,否則,他很難被中間和淺綠選民接受,更斷無可能召喚到有多年黨齡和一定社會地位的資深民進黨人如潘金英、陳清茂、羅兆洪……倒戈。

需知,「升斗小民」上次票投民進黨,這次改投國民黨,這並非什麼難事,但對像潘金英……這樣的民進黨菁英來說,倒戈向國民黨的韓國瑜,不啻是他們的「人生重大抉擇」,因為這表示他們與民進黨「徹底翻臉」,過去數十年為民進黨的付出將通通付諸東流白做工,甚至連他們的社會關係都要重整,因為很多綠營朋友會拂袖離他們而去。

因此,在公開倒戈之前,他們不可能不先徹底瞭解韓國瑜,把有關韓的資訊從縱向(過往歷史)到橫向(歷年交往行事)盡可能地翻個遍,反正現在只要一上網,韓的種種資訊可以回溯數十年。如此近乎「上窮碧落下黃泉」地調查瞭解了韓國瑜之後,相信他們的結論是:不但韓的政見有創意有希望、為人清廉可靠、能力智慧出色,最重要的是,當韓為拼經濟而必須與對岸打交道時,「正藍的」他,是「安全可信賴」的,亦即,他是不會「賣臺」的。這是「韓旋風」的最基礎。潘金英……等的資深民進黨人在其過去幾十年的政治生涯中與大陸的淵源肯定是很淺也許沒有的,他們對國民黨陣營任何政治人物的「親中共」、「媚紅」、「賣臺」等的言行一定非常敏感。如果他們對韓國瑜在這方面的表現有疑慮,斷不可能毅然倒戈。其餘抗拒中共的廣大淺藍、中間、淺綠選民應該也有類似思維。

何為「正藍」?

既然「正藍」如此重要,就該清晰釐清它的內涵定義。所謂「正藍」,就是不「親中共」,不「媚紅」,嚴格來說,是「親中不親共」,「中國」≠「中共」,是只忠於中(華民)國,與中共有清楚區隔。具體而言,就是認同中華民國及其憲法╱國父孫中山╱三民主義╱「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是一個完整的國家認同體系,一個「whole package」。關於「九二共識」,其內涵其實已經是「一中各表」了,但在提到「九二共識」時還要看似多餘地再加上一個「一中各表」,就是為了突出強調這個「各表」,以清楚區隔「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清楚區隔「藍」與「紅」。

說韓國瑜是「正藍不紅」,依據非常多,下面隨便舉幾例。

韓曾說過,他是「三依」:依憲(中華民國憲法)、依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依民意,提到「九二共識」時,他也特地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完整形式來表達。這是基本的「正藍」立場。

韓國瑜過去與大陸交往稀疏,從未景仰過中共的「專制效率」。相反,他心懷的信念是民主自由,在兩岸關係上曾說過:「你可以懷疑明天太陽會不會從東方升起,但是你不要懷疑共產黨收復臺灣的決心;你可以懷疑明天太陽會不會從東方升起,但是你不要懷疑臺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

橫跨藍綠少見的國際視野與政治遠見

韓國瑜的民主信念尤其表現在眼下的選戰上,直到最近,他還多次表達,如果他能用「一瓶礦泉水」打贏這場「乾淨的選戰」,就表示臺灣的民主又躍上一個新境界,為海內外華人和周邊國家樹立一個民主新典範,高雄會是一塊新的「民主聖地」。當他講述這些時,並無任何做作炒作,因為絕大部分聽者對此幾乎沒有反應,他沒必要炒作之。但這些「無心的」自然表達,卻真實地展示出,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正是韓國瑜的心念之所繫。

韓對於「打一場乾淨選戰」的堅持與相關表述在臺灣的選舉中十分罕見,非常值得關注,可惜輿論都將其輕輕放了過去。它有三點意義:

一、顯示韓內心的民主信仰;

二、連接海外華人世界,對比綠營和大部分藍營人即可明白其意義。綠營是不屑這種連接的。這應該是他們的心態:海外華人?Oversea’s Chinese?Chinese=中國人?連接「海外Chinese中國人」?「去中國化」都來不及了,還連接「海外Chinese中國人」?去你的吧!藍營的政治人物則普遍被民進黨、李登輝和馬英九的「本土化」洗腦,或下意識地畏懼中共,最初是不敢連接「海外Chinese中國人」,後來是自覺地不做此想,已經不會如此連接了。連接「海外Chinese中國人」,這是臺灣政壇橫跨藍綠少見的國際視野與政治遠見;

三、榮譽感 → 臺灣軟實力。韓國瑜說過,他有很強的榮譽感。在「打一場乾淨選戰」的議題上,他是把自己的榮譽感放大,投射給了臺灣,才會連接海內外華人世界與周邊國家。臺灣的榮譽就是臺灣的「軟實力」,韓國瑜是邊選市長邊打造臺灣軟實力。

沒感覺就是好感覺

雖然以上分析得一條接一條,但絕大多數「拒共韓粉」對韓國瑜的判斷,應該是在他們的潛意識裡,憑「直覺」完成的。

這種「直覺」,是生活中的「常態型」心理現象。俗話說,「沒新聞就是好新聞」,這話稍加演繹,就變成一個生活常識:「沒感覺就是好感覺」,亦即,處在某個常態的生活情境裡,當你覺得一切正常,沒什麼異樣,也就是「沒感覺」時,這種「沒感覺」其實就是「好感覺」,否則,當你在生活的「常態情境」裡突然有所「感覺」時,通常是發生了壞事,「有感覺就是壞感覺」。

於是,那些對中共的專制因素格外敏感的淺藍、中間、淺綠乃至部分深綠者,在韓國瑜身上便嗅不到「親共媚紅」,「沒感覺」,再加上韓國瑜的其他種種優點 —— 機智幽默、直率真誠、反應快點子多、「北農」的治理業績、照顧農民和僱員的用心、非典型國民黨人、北漂回家╱雙語教學╱愛情產業鏈等的搶眼政見……,「有感覺也是好感覺」,便通通成了「韓粉」。

「正藍」的韓國瑜即如此覆蓋了從紅、深藍、淺藍、中間到淺綠甚至部分深綠的、範圍最廣的政治光譜,刮起「韓旋風」、匯成浩蕩「韓流」,甚至造就了藍營輿論在數年前曾經鼓吹過,但實際未曾出現過的「中華民國是臺灣政治的最大公約數」—— 看韓國瑜的造勢會場次次都是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旗海翻騰,有時還高唱《中華民國頌》,這場景,不就是「中華民國=臺灣最大公約數」嗎?

因此,民進黨要「抹紅」韓國瑜,可說是枉費心機,因為那些「韓粉」早就「憑直覺」認定韓是「正藍不紅」了。

順便提一筆,有人或許會有疑問:馬英九不也是「正藍」嗎?你的說法能適用於他嗎?

不,馬英九不是「正藍」。我已經寫過,馬英九對三民主義中的「民權VS民族」是一筆糊塗賬。他在態度上確實「親中不親共」,基本上是「藍而不紅」,但他又「媚綠」,縱容臺獨,醉心「本土化」,又力推在客觀上會把中共勢力大幅引入臺灣的「服貿」,政治立場的內在邏輯充滿矛盾,我只能說,馬英九式的糊塗,是「混藍」。

臺灣過去「正藍」稀少,或隱而不見。現在,韓國瑜以「正藍」姿態崛起,讓我想到同是「正藍」、同樣高人望的蔣經國。這是臺灣政壇的新動向,以後會如何影響臺灣政治,尤其是如何影響兩岸關係,值得關注。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