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醉過方知酒濃─法案靠對話而非嗆聲

2015-09-18 05:50

? 人氣

法案要在國會通過,靠的是對話協商,柯建銘無疑扮演重要角色。(圖為蔡英文出席民進黨團大會。資料照/余志偉攝)

法案要在國會通過,靠的是對話協商,柯建銘無疑扮演重要角色。(圖為蔡英文出席民進黨團大會。資料照/余志偉攝)

和柯建銘委員團隊過招,是重大法案推動者必經的一關,我和教師工會夥伴推動公保法的過程,見證立院把關者的犀利與分寸,絕不是傳言中的和稀泥。

我所隸屬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有感於會員中私校老師一直沒有足夠尊嚴養老所需的年金,自2008起加大了遊說力道,首先在2009年6月通過類似勞退新制、但以三方強制提撥、可以自主投資的個人帳戶制退休金,這部份民進黨沒有任何杯葛,三個版本經過兩個多月間就三讀,並於2010年元旦起實施。

然而,上述職業退休金只是健全私校養老的一半,基礎年金部份則因公保養老給付尚未年金化,遲未有進展,立法院在2009通過上述私校退撫新制時,曾決議要求半年內將私校教職員從公保搬到勞保(連同準備金),未來領取勞保年金。私校為私部門受雇者,上述決議完全合理,但行政院擔心外界誤會私校同仁去勞保搶年金,一時說不清,便在2010年5月與銓敘部拍板把私校教職員留在公保,公保立法年金化,領取保障相近的年金。

這個決定使得公保年金化迅速端上立法時程,但也開始了公保法往後五年漫長的立法歴程。為什麼會這麼漫長呢?問題出在公保的對象太龐雜,一不小心會傷及無辜,稍一不慎也可能被攻擊為圖利優勢國民,錦上添花。

公保法全名是公教人員保險法,被保險人不只有公務人員、公校教師,還有六萬多名私校教職員及五萬名公營事業員工,以及駐衛警和立委。公保的養老保障其實很陽春,低於勞保,它並不是一般人羡煞的公教退休金。100年第一次公保年金化因為各方的期待太高,加上總統立委改選前的壓力,法案終於無功而退。101年再度送到立法院,卻又因年金大改革的旋風已起,要單獨抽出處理,非常困難,而柯總召團隊的專業和守信,使得事情有了轉機。

我和全教總多數的同仁是公校教師,但是並無意在公保年金化的過程中增加公校人員的利多,何況退休總所得的天花板也會設限。在完成對執政黨立委說明後,我們再三拜會了柯總召團隊進行懇談,雙方都同意公保年金第ㄧ階段先排除公教,後者權益等大年金改革再併同處理。此外,對於私校以基本年金加上超額年金共1.3%,不再對當事人補扣,以及促使生育給付一併普及化及一致調為兩個月,也有共識;對於遵守立院2009年附帶決議,讓年金追溯實施也都沒有變動。

然而公營事業工會也強烈期待一併放行,這部份沒有我們置喙餘地,但我看到了柯團隊最後考量到:公營事業用人單一費率下若一併放行,在未檢討年終考績下,將招各界批判放水,若不放行,將受到各工會的強烈抗議。最後基於有些部會事業員工已有相當程度的類似月退休金,柯總召在時間壓力下毅然決定分批處理,一邊信守先處理私校的約定,也答應較沒有爭議的事業員工會第二批處理。公保法終於在103年1月完成修正三讀,年金化部份由私校自六月起適用,104年6月,經濟部所屬事業員工部份第二批適用。

如果不是明辨修法的合理性和迫切性,柯總召可以裝迷糊或冷處理,讓私校老師繼續當年金孤兒;如果不是對合理範圍逐次檢討,民進黨團不會在今年六月再度放行第二批。然而外界看到的,以為是柯建銘和民進黨在刁難擋路,或者是只有他能讓法案生或死。

我花二十年光陰在國會穿梭、學習,我所看到的柯總召團隊不是以好惡在處理法案,我們想推的法案也曾被阻擋過、質疑過,但是最終能通過那層網,不是靠僥倖或嗆聲,而是專業對話。

*作者為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前副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