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澳洲、紐西蘭到英國,從政壇、企業到學校 無遠弗屆、無孔不入的「中國影響力」

中國全球影響力與日俱增(AP)

中國全球影響力與日俱增(AP)

美國多位中國研究權威29日聯名發表重磅報告《中國影響力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詳述習近平2012年上台掌權以來,中國如何對美國擴張其文化與資訊影響力,藉由「秘密、脅迫、腐化」的手法,滲透並影響從政府到民間的各種組織與體制,甚至破壞民主程序、干預公民社會與政治運作。

這份《報告》也在〈附錄2〉指出:「中國影響力」如今無遠弗屆,美國絕非唯一受害的國家,在亞洲與歐洲尤其積極運作,在澳洲甚至比在美國更為活躍,在非洲與拉丁美洲也蠢蠢欲動。《報告》討論了8個國家──澳洲、加拿大、法國、德國、日本、紐西蘭、新加坡與東協(ASEAN)、英國,其中又以澳洲、紐西蘭、英國的案例最值得世人警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2018年APEC峰會(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2018年APEC峰會(AP)

澳洲

近年中國共產黨試圖暗中操控許多民主國家的政治程序,澳洲首當其衝;中共勢力監控並騷擾當地的華人社群,招攬重要人物來影響政府決策,坎培拉(Canberra)當局也率先提出一套一致性、原則性的回應政策,也為許多國家敲響「中國影響力」的警鐘。

2005年,前中國駐雪梨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陳用林向澳洲政府申請政治庇護並獲准,揭露中國政府派駐在大部分西方國家的使領館都設有「政研處」,專門負責監視和壓制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議人士與團體。

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中共動員數百名留學生手揮五星旗,向澳洲國會抗議,要求聖火傳遞不得受到關心西藏組織與其他反北京組織的示威抗議。

《雪梨晨鋒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溫友正(Philip Wen)近年的一系列報導顯示,中共無所不用其極,營造澳洲華人支持中國政策、支持中國領導人的假象,並試圖壓制異議者的聲音。

過去兩年,澳洲多位調查記者做了一連串精彩報導,揭露與北京勾結的澳洲政壇金主如何花錢打通關節,大學如何被吸收為「宣傳工具」,科學研究計畫如何被用於協助中國解放軍現代化,中共如何在澳洲國會的立法過程中威脅利誘,企圖以40萬美元政治獻金軟化澳洲反對黨的南海政策。

最誇張的案例就是一名年輕且野心勃勃的工黨(Labor Party)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不但收受大筆來自中國金主的政治獻金,還公開對中國的南海政策照本宣科。遭到媒體揭露之後,鄧森在今年1月灰頭土臉辭職。

澳洲總理莫里森(中)與紐西蘭總理雅頓(左)參加2018年APEC峰會(AP)
澳洲總理莫里森(中)與紐西蘭總理雅頓(左)參加2018年APEC峰會(AP)

紐西蘭

對中國而言,紐西蘭有幾個特殊的戰略意義。它是南極洲的主權聲索國,而中國對南極野心勃勃。它代管南太平洋托克勞群島(Tokelau Islands)、庫克群島(Cook Islands)與紐埃(Niue)的外交與國防事務。它是從事太空探測任務的理想地點。它可能擁有豐富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它與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組成「五眼」(Five Eyes)情報聯盟,讓中國覬覦已久。

而且紐西蘭原本就非常容易受到中國影響。它是一個人口只有450萬的小國,中國是它第二大貿易夥伴,對其旅遊業與乳製品產業尤其重要。長期以來,紐西蘭非常重視與中國的關係,而中國也積極影響紐西蘭的政策。但是直到去年9月紐西蘭大選之前,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教授布雷迪(Anne-Marie Brady)發表一篇論文,人們才驚覺「中國影響力」早已深入這個南太平洋樂土。

紐西蘭的華人約有2萬人,中國在當地除了大使館,還設了一個「新西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統會),直屬於中共中央統戰部,主要任務是為親中國政治人物募款助選、舉辦各種呼應中國政策的活動,現任會長黃瑋璋出身食品業,參與多個中共駐紐西蘭的統戰組織。2017年紐西蘭國會選舉,和統會力推新西蘭中國學生聯合會會長陳耐鍶代表工黨(Labour Party)出馬,但是落選。

這場選舉前夕,國家黨(National Party)華人國會議員楊健(Yang Jian)被揭發隱瞞個人與中國共產黨、解放軍的關係。楊健1962年生於中國江西,曾就讀於解放軍空軍工程學院,畢業後留校任教,後來考入民解放軍洛陽外國語學院;他也是共產黨員。楊健長期參與紐西蘭政府與國會的外交國防政策制定,但是對這段背景絕口不提。

華人政客之外,中國也努力拉攏紐西蘭本土親中國政客,為他們募集競選大筆經費,受益者多半來自右派的國家黨。一名親中金主在2017年大選中就為國家黨慷慨解囊11萬2000美元。中國也為退下政壇的親中政客安排肥缺,從金融業到乳製品業任君選擇。

紐西蘭的高等學府長期與中國合作,但是2015年迄今,中國越來越重視民用與軍用雙重用途的研究(civil-military research),而紐西蘭各大學對此似乎樂於配合,現今合作的對象包括與中國人民解放軍關係密切的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國防科技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瀋陽航空航天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紐西蘭會招收來自這些學校的博士生,其學者也會到這些學校任教。

英國

2014年中英關係進入「黃金時代」,2016年英國脫歐(Brexit)公投過關,兩項因素讓英國對中國更加門戶開放。在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梅伊(Theresa May)兩位首相任內,英國領導階層大幅降低對中國人權狀況、香港問題的批評,而中國對英國外交政策的影響也日益顯著。

今日「中國影響力」在英國的政治、經濟、教育、學術、基礎設施等領域著力甚深,但是與美國、澳洲、紐西蘭不同,英國迄今對此並沒有全面的討論與回應。

蘇格蘭議會(Scottish Parliament)與幾個專攻國際安全議題、與政府關係密切的智庫,曾經遭到來自中國的駭客攻擊。經常批評中國的政治人物會收到警告訊息。去年10月,下議院議員、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 Rogers)準備到香港調查人權相關議題,結果不得其門而入。

中國還會提供前任高級官員工作機會,最顯著的案例正是卡麥隆。他在2012年會見達賴喇嘛,導致中英關係急凍,之後便與達賴保持鉅離,並在2015年與英國締結「黃金時代」關係,化身為「中國在歐洲最好的朋友」。2016年7月卡麥隆下台,不久之後進入「中英基金」(UK-China Fund)擔任副主席,協助推動中國的一帶一路(BRI)計畫。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席英國孔子學院的典禮儀式。(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席英國孔子學院的典禮儀式。(美聯社)

根據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全英學聯,CSSA UK)統計,目前全英國約有17萬名中國學生與學者。全英學聯會舉辦政治教育活動,並監控中國學生與學者的行為是否「愛國」。有些中國學生甚至會在英國大學成立共產黨組織。

中國在英國成立了29所孔子學院,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英國校區(PHBS UK)也在今年3月啟用,成為歷來第一座中國大學的海外校區。但是這些教育機構會排斥特定群體,例如法輪功信徒。設於英國大學的孔子學院仍然依循中國法令,而英國大學必須遵守保密條款。

與中國合作或者進軍中國教育市場,有時會讓英國大學付出難堪的代價。去年8月,劍橋大學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在中國審查制度的壓力之下,被迫從其權威刊物《中國季刊》(China Quarterly)的中國網站移除300多篇文章與書評。

今年6月,寧波諾丁漢大學(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Ningbo China)突然開革副校長司馬輝(Stephen Morgan),原因是他在半年前發表一篇文章〈十九大和中國的悲哀〉(The 19th Party Congress and China’s sorrow),指稱中共十九大通過為習近平固權的修憲案「對中國人,對他們的思想求知慾,對他們未來的經濟繁榮,是一幕悲劇。」而且諾丁漢大學在先前就有屈從北京壓力的前科,在2016年突然關閉其當代中國學學院(School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院長曾銳生(Steve Tsang)憤而辭職。

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淵源深厚的電信業鉅子華為(Huawei),長期參與英國的寬頻與行動網路建設,還大手筆捐款給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讓人擔心後者亞太研究的獨立性。不過英國政府已經開始檢討使用華為設備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同樣被列入檢討的還有另一家中國業者中興通訊(ZTE)。

中國國營企業大舉參與英國核能業,也引起各方高度關注。中國廣核集團(中廣核,CGN)是英國與建中的欣克利角C(Hinkley Point C)核電廠大股東,目前正在考慮收購英國現有全部核電廠的49%股份。中國事務專家希爾頓(Isabel Hilton)指出,英國讓自家關鍵基礎設施對中國門戶大開,這種作法在西方國家之中獨一無二,就戰略而言有相當高的風險。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