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退役四星上將到現役三星中將,從白宮幕僚長到國防部長「川普的將軍們」一一陣亡

2018-12-21 19:49

? 人氣

川普愛用職業軍人,但被他任用的軍人難有好下場,最新一位陣亡者就是國防部長馬提斯(左2)。(AP)

川普愛用職業軍人,但被他任用的軍人難有好下場,最新一位陣亡者就是國防部長馬提斯(左2)。(AP)

美國總統川普中學時唸的是一家軍校(其實就是一所軍事化管理的私立中學),後來也頗以這段求學經驗自豪。雖然大學畢業後以「腳踝長骨刺」為由逃過徵兵與越戰,但他一直對軍人特別看重。2017年1月20日,當川普以一個毫無公職經驗的「政治素人」,這種心態發揮了重大作用。

在將近兩年時間,川普先後任用4位退役或現役將領擔任高階文官:分別是退役陸軍3星中將佛林(Michael Flynn,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退役陸戰將4星上將馬提斯(Jim Mattis,國防部長)、退役陸戰將4星上將凱利(John Kelly,國土安全部長、白宮幕僚長)、現役陸軍3星中將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4位沙場老將加起來14顆星星,馬提斯與凱利都領導過美軍聯合作戰司令部(UCC),但是政壇顯然比沙場更險惡,4人為川普效力的結局殊途同歸:宦途不得善終。

佛林。(美聯社)
川普的第一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佛林。(美聯社)

最早投靠川普但下場最慘的佛林

佛林曾在歐巴馬政任內擔任國防部情報局(DIA)局長,後來不歡而散,退役後利用個人專業與人脈開設顧問公司,土耳其與俄羅斯都是他的客戶 。2016年總統選戰開打,佛林很快就看出川普的「帝王之相」,兩人強烈的反伊斯蘭意識型態也一拍即合。

選後論功行賞,佛林被川普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當時針對川普競選團隊是否勾結俄羅斯的「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工作已經展開,佛林很快就深陷風暴核心,甚至涉嫌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說謊,上任僅3星期就宣告「陣亡」,成為歷來最短命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官位易辭,官司難了。佛林為了身家性命,不得不與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合作,除了認罪,也全力配合調查工作,讓川普陣營如坐針氈。佛林的刑期本來本周就要宣判,但法官顯然認為他的「配合」還不夠到位,在庭上嚴厲斥責之後宣布延後宣判,再給佛林一點時間對檢方「交心」。

川普的第二任白宮幕僚長凱利(AP)
川普的第二任白宮幕僚長凱利(AP)

大力整頓白宮但整頓不了川普的凱利

凱利與川普無甚淵源,入閣原本擔任國土安全部(DHS)部長,以其對拉丁美洲事務的熟稔,負責落實川普最重要政見之一:強化管制非法移民。但凱利的部長只當了半年多,就奉詔進白宮救火,出任白宮幕僚長(White House Chief of Staff),整頓被川普與前任幕僚長蒲博斯(Reince Priebus)搞得亂七八糟的局面。

2017年7月31日入主白宮之後,凱利大刀闊斧的作法立見影,很快就為白宮內部運作帶來「紀律與秩序」,嚴格控管川普的行程與會客,但是很快就與天性排斥「紀律與秩序」的川普頻生磨擦,也得罪了白宮長公主伊凡卡(Ivanka Trump)與駙馬爺庫許納(Jared Kushner)。

另一方面,凱利半生戎馬,欠缺政治歷練,行事留下不少讓人訾議之處;屢次為川普愚蠢惡劣的言行勉強辯解,更是大損自身威望與清譽。眼看白宮再次亂象叢生,總統對他的信任每況愈下,凱利的心態也越來越消極,四星上將淪為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終於在日前宣布今年底離任。

川普總統第二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美聯社)
川普總統第二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美聯社)

喜歡給川普上課的「儒將」麥克馬斯特

麥克馬斯特打過波灣戰爭與伊拉克戰爭,雖然外形粗獷剽悍,但其實與馬提斯同樣堪稱「儒將」,長期在軍方的研發教育訓練機任職,越戰研究專著《怠忽職守》(Dereliction of Duty)更是經典之作,因此當他在2017年2月以現役3星中將之尊接替佛林,各方無不報以高度期望。

然而川普與麥克馬斯特在各方面素養的落差太大,兩人之間始終無法產生「化學反應」,麥克馬斯特經常必須以「老師教學生」的方式教導川普複雜的國際關係與地緣政治,讓無知又傲慢的川普難以消受。

今年3月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連任成功,但選舉過程弊端叢生,俄羅斯公民社會遭到嚴重壓制,而且俄羅斯在外交上與美國衝突頻生,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更利用駭客戰、社群網戰等手法進行干預。因此麥克馬斯特建議川普不應致電恭賀普京當選,結果,川普還是撥了那通電話。

麥克馬斯特與兩位「前輩」馬提斯、凱利的關係也沒搞好。川普的第一任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雖然挺他,只是自身難保。今年3月31日,提勒森遭川普開革;4月9日,麥克馬斯特捲鋪蓋走人,四星上將夢碎,只能退役轉入學術界。

2017年1月27日,川普與剛上任的馬提斯(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2017年1月27日,川普與剛上任的馬提斯(右)(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身繫天下安危」卻不如歸去的馬提斯

2017年1月20日,美國聯邦參議院針對馬提斯的國防部長任命案進行表決,結果是98票贊成、1票反對。川普盛讚馬提斯是「當代最接近巴頓將軍(George Patton)的人物」「將軍中的將軍」。為了拉近距離,川普經常稱馬提斯的綽號「馬提斯」(Mad Dog),儘管將軍本人並不喜歡這個綽號。

然而再多的尊重也無法彌補川普對軍事外交國安的無知、無能、傲慢與不尊重專業。川普屢次攻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為軍事預算是否達標的問題羞辱盟邦,經常得勞動馬提斯事後滅火、保證美國支持不變。馬提斯對伊朗是鷹派,但是主張保留歐巴馬時代簽訂的伊朗核子協議,但這份協議後來被川普撕個粉碎。

此外,對於鏖戰超過10年的阿富汗戰爭,川普一直想一走了之,馬提斯則是強力攔阻,深知那樣會再次讓整個阿富汗淪為恐怖組織大本營。川普大開性別平權倒車,要求禁絕跨性別者從軍之路,馬提斯則是一切照規定來,不願傷害子弟兵。

對於下一任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參謀總長,CJCS),馬提斯力薦空軍參謀長古德芬(David Goldfein),但川普最後選擇了陸軍參謀長米利(Mark Milley)。對於經常與他唱反調的馬提斯,近來川普的不滿隱隱然上升,甚至奚落他「像個民主黨」,這對謹守分際的馬提斯而言極不尊重。

壓垮川普與馬提斯的最後一根稻草,則是川普不顧軍事、外交、國安體系的反對,19日突然宣布全面從敘利亞撤軍,將這個戰火未熄的中東重鎮拱手讓給俄羅斯、伊朗、土耳其與殘暴的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是可忍孰不可忍,馬提斯唯一的選擇只剩辭職。

馬提斯在辭呈中強調團結盟邦、認清敵我、捍衛國際秩序的重要性,也道盡了他與川普的南轅北轍:

「我認為我們一方面要尊重盟邦,一方面要對心懷惡意的對手與戰略競爭者洞若觀火,這樣的堅定信念來自40多年對相關議題的浸淫。我們必須竭盡所能、推進最有利於我們安全、繁榮與價值的國際秩序;我們要與盟邦團結合作,才能夠在這樣的過程中日益強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