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習近平紀念胡耀邦─私誼與公義

2015-11-24 06:40

? 人氣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誕辰一百周年,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舉行 紀念座談會。(新華社)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誕辰一百周年,中共中央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舉行 紀念座談會。(新華社)

胡耀邦對習家恩重如山

11月20號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誕辰100周年。中共在人民大會堂舉辦大型紀念活動,七個政治局常委全數出席,習近平發表長達三十分鐘的講話。這份講話,習近平視胡耀邦為中共的正能量或正資產,對他在改革開放與平反中共冤假錯案中的作用、對其真誠坦蕩的個性,特別是其實事求實的精神、接近群眾的作風,都大加褒揚。他似乎在告誡共產黨人,要做党的領導人,就應該像胡耀邦這樣,高風亮節,兩袖清風,實事求實,心懷群眾。

但,胡耀邦因此被「平反」了麼?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說,父親的遺願是希望「中央對他的問題,能夠有一個結論」。顯然,江、胡的中央沒有給胡耀邦一個結論,現在這次紀念會,習中央,給胡家一個說法了嗎?

胡耀邦是因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遭到鄧小平派系(也就是老人干政)的打擊,當時胡耀邦是中共中央總書記,應該是黨內老大的位置,但鄧小平卻是中共的實際掌舵人,按中共黨內的說法,鄧小平才是當時的領導核心或繼毛澤東之後的中共第二代領導人。

習胡兩家有深厚的情誼, 1977年底,胡耀邦擔任中組部部長,真可謂日理萬案,反右特別是文革以來積累的冤假錯案數以百萬計,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的「平反」,中央並沒有列入議案,當時習母齊心帶著女兒多次「上訪」北京,最終得到胡耀邦的親自接待,並當即表示說,凡是冤假錯案都要實事求是地堅決平反昭雪,不論誰說的,誰定的。習仲勳同志的案子當然也不例外。後來習仲勳又被安排主政廣東,仍然得到胡耀邦的強力支持。

中共這座專制的大山裡,偶爾總能流淌一些人性人情的溪流,中共紅色專制的天幕下,偶爾也會閃耀幾顆良知的星星,但這一切最終總會被他們血色旗幟所污染、覆蓋,中共體制的逆淘汰,總會使人性、良知湮沒於歷史的煙塵之中。可以說,胡耀邦對習家、對許多被平反的家庭,都是恩重於山,中共的體制,在政治轉型期往往人情遠大於黨紀國法,因為政治轉型期過去的最高領導人逝世了,過去的一套規則不管用了,個人的因素凸現重要。而習近平本人非常念舊情的,所以紀念胡耀邦,更多意義上是私誼勝過公義。

而這種中共內部的情誼,胡錦濤當政時已有表現,因為胡與溫家寶均受恩于胡耀邦的提攜,所以才有胡中央對胡耀邦的一次高規格的紀念活動,據港媒爆料,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曾進行激烈討論,黃菊、李長春、羅幹提出了「紀念胡耀邦,『六四』怎麼辦」?胡錦濤說:「你們先不要說『六四』,先說說你們個人對胡耀邦的意見。」黃菊等人回答:我們和胡耀邦沒什麼接觸,沒什麼意見。胡錦濤說:「既然沒意見,那就應該搞。」九名常委同意紀念胡耀邦。

有限紀念耀邦,無法申張歷史正義

習近平無法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問題進行顛覆性的重新判定,更無力對鄧小平垂簾中央、利用其黨內的威望與派系,對當時的總書記的加害,進行「平反」,當然,像當年總結文革那樣,無法涉及對毛澤東的顛覆性批判,讓習中央批評鄧小平老人干政,那更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習近平這次紀念活動能做到的,只是一次精神安撫,或對胡家的一種淺層次的交待。

習近平說:「文化大革命」期間,胡耀邦遭受嚴重迫害,但他不顧個人榮辱安危,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了堅決鬥爭。

但習近平有沒有意識到,胡耀邦在文革時不顧個人安危與林、江反革命集團堅決鬥爭,反革命集團之所以囂張,是因為他們是的核心是毛澤東,而鄧小平時代,胡耀邦還是不顧個人安危,與老人干政進行無所畏懼的鬥爭,結果,鄧小平、陳雲、李鵬等保守力量迫害胡耀邦。而這次他們通過老人干政迫害的,居然是中共最高領導人胡耀邦。

令人吊詭的是,習近平的父親,一直站在胡耀邦一邊,大陸有媒體公開報導說:廣東的改革取得突破之後,習仲勳被調入中央。而此時,「左」傾保守的一套又沉渣泛起。「清除精神污染」、「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運動相繼展開,而習仲勳堅決站在胡耀邦身邊,對這些持抵制態度。

胡耀邦是一個中間點,人性與黨性在某種程度上,適度結合得較為完美,儘管他也在致力於「共產主義事業」,但他真的相信,共產主義事業可以為人民做實事,或者不作惡事。一份難得的良心良知,還保存在這位體制內最高領導人身上,這是中共黨內罕見的特例,因為中共無數次整風,無數種逆淘汰方式,都會將有良心的人置於死地或淘汰出局。

習中央的紀念會是把胡耀邦洗乾淨,讓他完完全全地成為黨的人,擁有一個党的領導人的合法形象,將它與當時的歷史事件與人物割裂開來,做大胡耀邦的正能量,減弱或虛無其社會負效應。

現在看來,習中央仍然將胡耀邦與資產階級自由化相關問題、六四問題進行切割,讓胡耀邦「淨身」接受黨內紀念。但習近平有沒有意識到,這符合他自己主張的實事求是原則麼?這是勇敢地面對歷史還是在搞歷史虛無主義?

紀念胡耀邦的習中央,顯然沒有了被紀念者當時的政治膽量,而紀念胡耀邦活動,也只會成為紅色體系內部的某種交情或交待,它無法安慰胡耀邦的英靈,也不可能給寄希望于習轉型、進行根本性的政治改革願望者們以想像的空間。有人說紀念胡耀邦可以安撫被打壓的公共知識份子階層,可以啟發人們對新的改革的期望。但習的紀念講話,已劃明確地畫了一個紅色的圈,紀念胡,是把他當成共產主義優秀戰士來紀念的,與其它政治理念、行為無關。

*作者為旅美學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