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讓遺屬笑著向死者道別」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因而轉行禮儀師的岩佐陽平

2018-12-26 09:04

? 人氣

 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劇照。(翻攝allcinema)

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劇照。(翻攝allcinema)

「就算只有多一個人也好,我想盡可能地幫助別人和自己重要的人好好道別。」出身長崎縣佐世保市,現居佐賀縣伊萬里市、現年36歲的岩佐陽平,受去年10月父親逝世一事影響,決議從事具有「遺體保存技術」(embalming)的禮儀師(日本稱「衛生保全納棺師」)一職。

「爸爸走了」

岩佐出身長崎,父親為教職員,母親為家庭主婦,家中有3名兄弟姐妹,岩佐是家中老二。高中畢業後,岩佐前往大阪就讀大學,畢業後就職於外食連鎖店,與父親分居的母親雖時常致電關心岩佐,但他卻很少主動聯繫父母。直到去年10月的某個晚上,岩佐突然接到弟弟的電話,通知他「爸爸走了」,他才驅車趕回老家。

「我開車的時候一直在祈禱,希望一切只是老爸為了想見我開的玩笑。」直到趕到老家門前,看到手持手電筒進行調查的搜查人員,岩佐才明白一切都是真的。岩佐說,在父親逝世以前,弟弟本來打算和父親同居,但因工作繁忙,遲遲還未收拾行李,不料在短短的2個禮拜間,父親就倒在家中的更衣處逝世,被警方發現時,屍體保存狀況相當糟糕。

「那時我還拜託警察讓我看爸爸最後一眼,不論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還是想看,因為我是他兒子。」「出社會以後,雖然不知不覺和父親漸行漸遠,但我依稀還記得在我小時候時,爸爸會偷偷來看我的棒球比賽,雖然表達方式有些笨拙,但他真的很疼我。」儘管獲得警方許可瞻仰遺容,但已很難看出父親原本的容貌。 「早知道就多和老爸見面了……」

後悔莫及的岩佐,之後在網路上搜尋關於孤獨死的消息,試圖找尋跟自己有相同經歷的人,也就是在這時候,岩佐發現愛知縣有一家公司在徵求修復遺體的職員。抱著「也許會有人因為自己的技術而獲得救贖」的心情,岩佐不顧家人的反對,傾力投入禮儀師的工作。

「儘管沒有滿分,仍要盡力完成每次的工作」

岩佐進入遺體修復業後,首先跟隨公司前輩做了2個月後,才開始獨立接案,而後甚至與負責處理父親後事的殯葬業者合作,協調室內外葬儀社、殯儀館之間的合作事宜。所謂的禮儀師,主要工作除替死者化妝、換衣服外,將遺體恢復至近似生前的狀態,也是重點內容。

像是碰到在浴室去世的死者,禮儀師就會替其注射藥劑,讓遺體的膚色恢復至較有血色的狀態;若是受外力撞擊、臉部變形的遺體,禮儀師則會透過按摩調整死者的表情。「遺體修復是否成功,沒有一定的答案。有時候我們(禮儀師)覺得自己已經做到100分了,但可能家屬覺得只有50分,有時候家屬的評價也有可能比自我評估來得高。」

談到至今令他印象深刻的案例,岩佐說,有一次他碰到一個臉色需要修復的遺體,年屆高齡的妻子因害怕看到死去的丈夫的臉,而不敢靠近棺材,直到禮儀師處理過遺體後,才敢靠近棺材旁,流著眼淚向丈夫告別,並向禮儀師致謝。「儘管一般大眾對於跟死亡有關的工作,印象都不是很好,但我還是希望能藉由修復遺體,讓遺屬笑著和逝去的故人好好道別。我相信這是父親的死所要帶給我的啟示。」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