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睿奇觀點:美國升息,狂歡派對仍未結束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宣布升息,紐約股市利空出盡上漲(美聯社)

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宣布升息,紐約股市利空出盡上漲(美聯社)

一如市場的預期,聯準會首次將基準利率從2008年近零的水平提升,並強調此後將逐漸提升利率。從聲明和聯準會官員的預測,未來利率將會以較緩慢的步調進行。美國經濟看似邁向正常化,但多年來的市場干預和全球經濟的疲弱,仍使得市場處於非常態的扭曲階段。

2008年的金融海嘯,迫使各國政府採用積極的干預手段,用財政政策來救市,卻造成高負債的窘境;營造寬鬆的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卻讓資金流向錯置,吹起地產、債券和股票等資產的泡沫化危機,虛經濟的受益遠遠大過實體經濟的增長。然而,由於美國經濟體質仍屬強健,在法令靈活度、人口結構和創新產業等方面仍具優勢,因此能較快恢復經濟,並率先升息。雖然如此,以過去經濟正常化的水準來看,聯準會的基準利率應該要達到4%左右的長期均值。所以今次的升息,離經濟的正常化仍有漫漫長路。

由今年聯準會升息的遲疑可以看出,日益緊密的全球化讓聯準會的升息複雜化。一直以來,聯準會偏好以通脹指數達到2%做為升息的重要指標,但在全球經濟不振而OPEC又不減產的情況下,油價屢破新低,連帶地也抑制了通膨的上升。另外,歐洲、日本和中國的量化寬鬆或降息降準政策,也讓美國的利率和主要國家產生分歧的走勢,使得美元逐漸走強。可以預見的是,聯準會今後每一次的升息前,都會造成金融市場的不安和美元的走升,而這兩個因素又會反過來壓制聯準會升息的決定。因此美國這一次的升息,並不會消除不確定性,反而在未來每次關鍵性的FOMC(聯邦公開市場理事會)會議前,都會激起金融市場的波動。

美國經濟相對其他主要國家來說,不論在體質和結構上都屬強健,而在美元仍是經濟霸主的情況下,也讓人忽略了美國國債的問題。歐洲在長期優渥的社會福利和缺乏創新下,產生了結構性復甦的困難,再加上畸形的歐元組織,想以統一的貨幣政策和嚴格的要求來面對各國不同的經濟狀況,並最終結束量化寬鬆和促使經濟正常化,可以說是遙遙無期。日本在安倍的三支箭射出後,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和機動的財政政策讓日本經濟暫露曙光,但最關鍵的第三支箭(結構性改革)射出後,卻如石沉大海,遲遲得不到回音,反而在今年第三季,日本經濟又再度呈現衰退。中國則在經濟放緩中,持續地將結構由出口和投資調整為內需推動,並為了將人民幣推向國際化,也在短期的經濟刺激政策中產生衝突。在人民幣確定納入SDR後,中國為了穩住增長,未來降息降準的方向勢必持續進行。

寬鬆的貨幣政策神化了聯準會救市的角色,但廉價的資金卻麻痺了各國調整結構的迫切性,並使市場的資金流向和資源配置受到扭曲。未來的經濟要能恢復正常化,各國需致力於財政、產業、人口和創新等方面的改革,才能讓全球經濟和利率走勢不再擴大分歧。聯準會已經沒有創造狂歡派對的能力了,現在的聯準會只能期待各個賓客趕快酒醒,恢復精神離開,好讓他們可以把酒杯和地上的嘔吐物清一清。

*作者為經濟小說作者,曾出版《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2000年開始投身於金融界,曾任職美林私人銀行,擔任首席副總裁。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睿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