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2018年最後一場選舉》剛果民主共和國戰火浮生錄 4000萬選民追求史上首度和平、民主政權轉移

2018-12-31 01:26

? 人氣

剛果民主共和國12月30日舉行總統大選投票,首都金夏沙的民眾踴躍參與(AP)

剛果民主共和國12月30日舉行總統大選投票,首都金夏沙的民眾踴躍參與(AP)

2018年全球最後一場國家選舉30日在非洲中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登場,4000萬選民將投票選出新任總統。這個面積234萬4885平方公里(台灣的65倍,在非洲僅次於阿爾及利亞)、人口約8000萬、多災多難的國家,試圖在獨立58年之後真正落實國名中的「民主」二字。

總統卡比拉執政近19年 改選一拖再拖

剛果民主共和國(DR Congo)執政近19年的現任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依憲法不能再連任,但這場總統選舉兩年多前就應該舉行,卡比拉千方百計拖延至今,全力扶植自家政黨「爭取重建與民主人民黨」(PPRD)領導人沙達里(Emmanuel Ramazani Shadary)接班。剛果人民則期望見證國家史上第一次和平、民主的政權轉移。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任期屆滿的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進行投票(AP)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任期屆滿的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進行投票(AP)

卡比拉政府還以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流行為由,將東部3個選區的投票延遲至明年3月,包括大城貝尼(Beni)與布騰波(Butembo)在內,約126萬名選民受影響。而且30日投票的勝利者將在明年1月中旬就職,126萬選民3月的補投票毫無意義。不難想見,這3個選區正好都是反對黨的票倉,政府的作為已經引發強烈抗議。

30日的投票從當地時間凌晨5點(台灣時間30日中午12時)開始,持續12小時。然而首都金夏沙(Kinshasa)近50個投票所一大早就無法運作,原因選舉人名冊遲遲未能送達。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南加(Corneille Nangaa)親自送名冊到部分投票所,大排長龍等候的民眾憤怒高喊「我們要投票!」人口970萬的金夏沙也是剛果多個反對黨的大本營。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執政黨總統候選人沙達里(Emmanuel Ramazani Shadary)進行投票(AP)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執政黨總統候選人沙達里(Emmanuel Ramazani Shadary)進行投票(AP)

投票過程問題百出 126萬選民遭「褫奪公權」

剛果公民團體「Symotel」向全國各地派出約1萬9000名監票員。發言人路塔拉(Luc Lutala)表示,各地投票問題叢生,除了選舉人名冊不全之外,首次啟用的觸控式螢幕投票機也故障頻傳,他說:「我們知道會有問題,但情況遠比我們想像得嚴重。」此外,雖然選民必須用投票機印出選票、投入票匭,分析家仍擔心政府會利用電子投票過程進行舞弊。

東北部大城貝尼約1萬名選民對於被政府褫奪選舉權心有不甘,自行舉辦投票,並高唱「投票是我們的權利,誰都不能阻止我們。」他們誓言會將投票結果送到中央選委會。一位24歲的首投族薩拉姆(Jacob Salamu)說:「我們沒有得伊波拉,卡比拉比伊波拉更可怕。」

剛果民主共和國2018年12月30日舉行總統選舉投票,東部城市貝尼約選民不滿被政府剝奪投票權,自主進行投票(AP)
剛果民主共和國2018年12月30日舉行總統選舉投票,東部城市貝尼約選民不滿被政府剝奪投票權,自主進行投票(AP)

現任總統真的甘心退休?分析家普遍懷疑

剛果這場總統大選共有21位候選人,執政黨推出卡比拉欽點的沙達里,他現年58歲,曾任內政部長,2017年因為鐵腕鎮壓反對派人士,至今仍遭歐盟禁止入境。30日當天,卡比拉與沙達里一齊投票。許多分析家懷疑,一旦沙達里當選,現年不過49歲的卡比拉可能會以幕後操控的方式繼續掌權。

兩位較具希望的反對黨候選人分別是5個小黨共推的62歲前石油公司主管法于魯(Martin Fayulu),以及「民主社會進步聯盟」(UDPS)55歲的領導人齊塞凱迪(Félix Tshisekedi)。法于魯聲勢選前看漲,他30日投票時說:「今天我們要寫下卡比拉的結局,同時也寫下剛果人民苦難的結局。剛果將不再是全世界的笑柄。」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反對黨總統候選人法于魯(Martin Fayulu)進行投票(AP)
2018年12月30日,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舉行總統選舉,反對黨總統候選人法于魯(Martin Fayulu)進行投票(AP)

條件得天獨厚,卻擺脫不了貧窮、落後、混亂

剛果幅員廣大,自然資源豐富,蘊藏多種有色金屬、稀有金屬和非金屬礦,素有「世界原料倉庫」之稱,銅、鈷、鈳鉭鐵礦(coltan)、鑽石尤其重要,全球從智慧型手機到電動車產業,都要倚賴剛果礦產(也因此助長了戰亂與剝削)。儘管如此,剛果至今仍是全球最貧窮、落後、混亂的國家之一。

19世紀末期,剛果淪為比利時的殖民地,直到1960年6月才獨立建國,但此後命運多舛。1965年至1997年在位的莫布杜(Mobutu Sese Seko)將國名改為「薩伊」(Zaire),集貪腐、殘暴、無能於一身,是非洲歷史上最惡劣的統治者之一。卡比拉的父親洛朗─德西雷.卡比拉(Laurent-Désiré Kabila)在1997年推翻莫布杜,但是國家已陷入內戰,周邊各國也先後捲入,被稱為「非洲的世界大戰」(Africa's world war)。

薩伊(後改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莫布杜(Mobutu Sese Seko,右)與荷蘭本哈德親王(Prince Bernhard)1973年合影(Mieremet, Rob / Anefo@Wikipedia / CC BY-SA 3.0 nl)
薩伊(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莫布杜(Mobutu Sese Seko,右)與荷蘭本哈德親王(Prince Bernhard)1973年合影(Mieremet, Rob / Anefo@Wikipedia / CC BY-SA 3.0 nl)

洛朗─德西雷在2001年1月遭人暗殺身亡,卡比拉繼任總統,以29歲成為全球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他努力推動和平進程,促使外國軍隊相繼撤出。2003年4月,卡比拉政府和國內各派簽署協議,剛果內戰總算告一段落,但已葬送約500萬人性命。雖然終結內戰有功,但卡比拉2006年、2011年兩場總統選戰都傳出嚴重舞弊,原訂2016年底舉行的大選更是拖延至今。

此外,卡比拉政權始終是典型的「竊盜統治」(kleptocracy),以貪污腐敗掠奪為常態。而且剛果東部的伊土里(Ituri)、北基伍(North Kivu)、南基伍(South Kivu)3省,至今仍是戰火不息、民不聊生。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剛果醫師慕克維格(Denis Mukwege),就是長期在南基伍省開設醫院,救治與照顧在戰亂中慘遭蹂躪的眾多女性同胞。

非洲第二大國剛果民主共和國2018年12月30日將舉行總統大選,決定國家的未來(AP)
非洲第二大國剛果民主共和國2018年12月30日舉行總統大選,決定國家的未來(AP)

已故菲律賓天主教樞機主教辛海梅(Jaime Sin)曾如此評論大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垮台:「我們趕走了阿里巴巴,但四十大盜仍在。」(We got rid of Ali Baba but the 40 thieves remained.)剛果民主共和國擺脫殖民統治已58年,還沒有擺脫這樣的宿命。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