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柯文哲的哥狄安結─大巨蛋,能如何解開?

柯文哲的哥狄安結─大巨蛋,能如何解開?(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柯文哲的哥狄安結─大巨蛋,能如何解開?(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柯文哲第一個市長任期內,一直是難解無解的大巨蛋問題,在連任之後要開始解決此問題,不過,擺在未來的困難仍多,有解無解尚在未知,但柯文哲確實有著非解不可的壓力─即使因此要暴露在風險之中亦然。

4年前柯文哲上任初,強打所謂「5大弊案」,雖然最後市府未能發現任何可成案、讓司法單位把廠商繩之於法的證據,但有效的威嚇住廠商,讓廠商有所退讓而結案;但只有大巨蛋一直不能解決,一來遠雄不願依照市府要求退讓,在有合約保護下與市府寸土必爭的展開爭鬥;二來市府一開始就把調子拉太高,難以轉彎下台;三來市府曾經想過的解決方案─包括不賠償解約、讓其它財團接手等,最後都證明不可行。

結果大巨蛋成為柯市府的一個包袱,選舉時也成為對手攻擊目標之一。連任後,柯文哲顯然面臨必須及早解決的壓力,一來不宜留下爛攤子給後任,二來不要讓大巨蛋成為未來選戰的把柄、話題。

先前柯文哲就對大巨蛋的未來明確說出「不拆就是要蓋,不然要幹什麼?」,因此大巨蛋已定調要繼續蓋;柯文哲同時強調:「要蓋一定要安全,不管安全就蓋完,這也不行,如果要蓋就必須解決安全問題。」這是為大巨蛋的解套方向與方式定調。上周台北市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就召開會議審議大巨蛋案,相較過去,這次會議被形容是「氣氛較和緩」,不少議題亦有共識,關鍵性的防災避難電腦模擬人數獲得共識,將由遠雄進行模擬,待下次會議討論。

整體而言,市府方向已經明確朝向幫助大巨蛋能續蓋為原則,殆無疑義;但要面對的幾個困難,第一個是:當初把公安問題調子拉太高,現在如何自圓其說、說服市民?第二個是最後的決定已不可能完全依照舊有設計,如何讓遠雄接受?因為如果遠雄繼續以當初的設計、合約、前朝決策等當護身符,雙方恐怕還有得扯。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延誤3年工期造成的損失、增加的成本,要如何解決?要遠雄自己全吞下,困難度高到近完成不可能;要市府拿出數十甚至上百億賠償,更不可能,這是政治上的自殺,沒有人敢作。這件事上,雙方恐怕是有得吵、有得喬,市府能用、爭議也較小的籌碼,可能就是效法解決高鐵財務問題的特許權延長罷了。

大巨蛋堪稱是柯文哲的「哥狄安結」(Gordian Knot)─傳說古波斯有一聖廟內藏有古代留下的「哥狄安繩結」,預言說誰解開就能統治天下;亞歷山大征戰到此忍不住去試,對這個無解難解的結,他的方式是拔刀把繩結劈開,當然算是解開了。柯文哲對他難解的「哥狄安結」,也是先拔刀─但卻是先砍了前任都發局長林洲民。

林洲民想續任局長卻被請出市府,他自己在臉書明確表示自己「是被逼退的」,主因之一是「大巨蛋都審找遠雄麻煩」,他也怒批柯府內有「趙友友」(指與遠雄較友好的官員)企圖換掉他,以尋求大巨蛋趕快通過都審─依照這個說法,更看得出柯市府確實想儘快解決大巨蛋問題。

至於林洲民原先在大巨蛋都審中的角色,就是見仁見智;有人認為他為公安嚴格把關而喝采,也有人認為其無理刁難,拿一個最嚴格的公安模擬標準要求廠商,當然無人作得到。但從結果論來看,林洲民處理大巨蛋是失敗的,既無能逼廠商就範又無量妥協尋求共識,終讓大巨蛋成為「不死不活不進不退」的燙手山芋。

從柯市府釋出的訊息看,市府應該已捨棄林洲民時代不切實際又於法無據的高調,拿此要求廠商幾乎註定讓事情陷入僵局,完全解決不了問題;市府回頭好好審視、也搞清楚從招標文件、合約再到法律面、工程實務面等事情,應該會更清楚什麼是可以也應該要求、課責於廠商,什麼是過頭又不實際的「文青式」思維,市府既無立場提、廠商也不會埋單。至於要如何與遠雄談判達成解決問題的共識,又是更難的題目,市府手上除了特許權籌碼外,其它籌碼是不多。

放一個超大「爛尾樓」在市中心,確實有礙觀瞻;希望市府早日解決大巨蛋問題,對必要要承受的壓力、責難及可能的賠償,也該早點有所準備;不過越早解決代償越低─雖然早己錯過解決的黃金期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