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女性從政的典範──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裴洛西

2019-01-08 06:10

? 人氣

美國聯邦眾議院新議長裴洛西(AP)

美國聯邦眾議院新議長裴洛西(AP)

美國建國逾240年,第一位女總統、女副總統仍停留在只聞樓梯響的「候選人」階段。儘管政壇最高的兩層「玻璃天花板」看似堅不可摧,但是第三層──聯邦眾議院議長──卻兩度被同一位女性打破,她就是美國歷史上權位最高的女性、現任總統川普最敬畏的對手:南西.裴洛西(Nancy Pelosi)。

美國國會兩院,參議院議長(President of the Senate)由不參與日常運作的副總統兼任,眾議院議長(Speaker of the House)則有特殊地位,與總統以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鼎足而三。她/他不僅是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決定各委員會主席人選,而且主導立法議程與政策走向,從而影響總統的施政成效。一旦總統出缺,眾議院議長是僅次於副總統的第二順位繼承人。

有些國家會要求議長必須保持中立,甚至必須退出所屬政黨(例如英國下議院),從共和黨籍的金瑞契(Newt Gingrich,1995─1999年在位)以來,眾議院議長的黨派色彩日益鮮明,如果與總統同一政黨,自然是並肩作戰;如果來自反對黨,那麼往往會讓總統芒刺在背、如坐針氈。

川普上任之初,共和黨掌控白宮與參眾兩院「完全執政」,但去年11月期中選舉,裴洛西帶領民主黨「收復」眾議院。對川普而言,未來2年的總統任期與2020年連任選戰,最大的變數與威脅就是裴洛西,期中選舉之後爆發的聯邦政府部分機構停擺危機,就充分展現了裴洛西與民主黨對川普的制衡力量。而且川普還有獨具一格的難題:他正遭到國會與司法部調查,甚至有可能面臨彈劾,裴洛西的角色足以決定他的總統任期如何結束。

2018年12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副總統彭斯(中)、聯邦眾議院民主黨領袖裴洛西(左)會談。(AP)
2018年12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副總統彭斯(中)、聯邦眾議院民主黨領袖裴洛西(左)會談。(AP)

裴洛西現年78歲,比川普還大6歲,政治圈歷練更遠遠超越後者。裴洛西出身於一個民主黨政治家庭,父親當過眾議員與巴爾的摩(Baltimore)市長,她從年輕時就跟著父親打選戰,從同樣熱衷政治的母親學習傾聽心聲、協商談判、經營人脈、組織團體的技巧。

婚後裴洛西與丈夫遷居加州舊金山,6年內生了5個孩子,一邊養兒育女,一邊開始在加州民主黨圈內發光發熱。1987年裴洛西當選聯邦眾議員,之後16度連任至今,平均得票率高達8成,幾乎可說是「躺著選」。正因如此,裴洛西可以將一大部分心力放在華府,把自己打造成一位全國性的政治人物,她從來不會對自己的野心「不好意思」,挑戰政治場域的男性霸權從不手軟。

2007年1月,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主持美國第一位穆斯林國會議員艾利森(Keith Ellison)的宣誓典禮(Michaela McNichol@Wikipedia / CC BY 2.0)
2007年1月,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主持美國第一位穆斯林國會議員艾利森(Keith Ellison)的宣誓典禮(Michaela McNichol@Wikipedia / CC BY 2.0)

2001年,裴洛西成為眾議院民主黨(少數黨)黨鞭(House Minority Whip),2003年晉昇少數黨領導人(House Minority Leader),2007年更上層樓當上眾議院議長,3個職位都創下美國女性從政新猷。換言之,16年來歷經3位美國總統,無論在朝或在野,裴洛西都是民主黨最重要的領導人之一。

政治分析家普遍認為,裴洛西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她的「黨性」堅強,能夠彰顯民主黨主流的自由派意識型態;善於營造黨內共識、拉攏黨內盟友;擁有驚人的選舉募款能力,樂於提攜新人後進;對立法程序和議事策略無比嫻熟,貫徹黨紀賞罰分明。2007年至2011年裴洛西擔任議長期間,民主黨籍眾議員在表決時依照政黨立場投票的比例高達91%,創下歷史紀錄。

政治學者葛林(Matthew Green)如此形容:「華府最危險的地方,就在裴洛西與一張猶疑不定的選票之間。她會二話不說,直接找上那位議員,使出看家本領。」裴洛西的女兒亞莉珊卓(Alexandra Pelosi)則說:「她可以砍掉你的頭,但是你不知道自己正在流血。」許多民主黨議員承認,裴洛西令人「害怕」。但是另一方面,據裴洛西辦公室統計,自2002年迄今,她為民主黨人募集了7億2830萬元(新台幣220億元)。

2008年民主黨全國大會,裴洛西(Nancy Pelosi)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歐巴馬握手寒暄(Michaela McNichol@Wikipedia / CC BY 2.0)
2008年民主黨全國大會,裴洛西(Nancy Pelosi)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歐巴馬握手寒暄(Michaela McNichol@Wikipedia / CC BY 2.0)

2010年歐巴馬總統任內的《平價健保法》(Affordable Care Act,歐巴馬健保)立法成功,就是裴洛西的生涯代表作。當時民主黨已是執政黨,裴洛西必須協助總統推動重大政策,這要比制衡一位共和黨總統施政困難得多,但她還是恩威並施,憑藉著高超的調解能力與複雜的議事技巧,成功推動這項極具爭議、共和黨反對到底的立法工作。

當然,堅強的黨性與貫徹黨紀的能力,也讓裴洛西成為共和黨與保守派的頭號箭靶,批判醜化無所不用其極,有如自由派與「政治正確」的女巫。過去幾年的美國重要選舉,幾乎每個面臨硬仗的民主黨人,尤其在自由派色彩較淡的選區,都會被質問:妳/你是否支持裴洛西繼續領導民主黨?

其實裴洛西未必是共和黨的天敵或死對頭,她第一次擔任議長的前兩年,總統正是共和黨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兩人的意識型態固然南轅北轍,但還是能夠相互尊重、在關鍵議題上還是能夠合作。裴洛西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但2007年還是勉為其難通過一項攸關駐伊拉克美軍的經費案。2008年金融海嘯來襲,裴洛西與共和黨聯手實現規模史無前例的紓困法案,避免局勢萬劫不復。

2007年3月,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時時任總統小布希合影(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2007年3月,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時時任總統小布希合影(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在裴洛西之後的兩位共和黨籍議長貝納(John Boehner)與萊恩(Paul Ryan)都奉行所謂的「哈斯特原則」(Hastert rule):只推動獲得自家政黨(多數黨)支持的法案。但裴洛西知道,身為位高權重的議長,不能盲目被動地遵循所謂的共識,而要主動地營造共識。貝納壓不住黨內極右派的「茶黨」(Tea Party),萊恩制不住亂無章法的川普,也都遠不如裴洛西。

2018年期中選舉,共和黨繼續拿裴洛西當巫毒娃娃,許多民主黨人也與她畫清界線。但裴洛西早已習慣,不以為忤,認為這些攻擊與其說是代表仇恨,不如說是表達尊重。她在接受《ELLE她》(ELLE)雜誌專訪時說:「如果我做不出事情,他們也不會衝著我來。我自認是一個大師級的立法者(master legislator),我樂在其中。」

這位「大師級的立法者」對事、對人都是大師。一場期中選戰下來,60多位民主黨當選人表明不會支持裴洛西回鍋擔任議長,但她就是有辦法左(進步派)右(溫和派)兼顧,盡可能化解敵意。而且她在黨內威名太重,後來根本沒有人敢出馬挑戰。1月3日國會開議,選舉議長,裴洛西在民主黨的235票之中只掉了15票,順利當選。

2019年1月3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開議,議長裴洛西與議員的孩子們玩在一起。(AP)
2019年1月3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開議,議長裴洛西與議員的孩子們玩在一起。(AP)

當然,今日的眾議院與2007年大不相同,更為年輕、背景與意識型態更為多元,102位女議員也創下歷史新高。因此裴洛西審時度勢,做了不少妥協,安撫黨內的進步派與溫和派;她甚至放棄先前的堅持,同意將自己的任期限制在2任4年。

安內之後就是攘外。媒體問裴洛西要如何對付川普,她引述已故前教宗若望十三世(Pope John XIII)1961年的名言:「觀察、判斷、行動。」(Observe. Judge. Act.)這個密訣的背後是過人的膽識、剛健的意志、高明的手腕與30多年的經驗。也難怪,對政敵從不吝於侮辱謾罵的川普,至今仍對裴洛西保持口不出惡言的紳士風度。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