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廖國翔觀點:MOD自組頻道有何不可?

作者認為,於網路與行動通訊技術日新月異之今日,MOD作為數位匯流之重要平台,如果能由中華電信組合優質頻道,當有與有線電視競爭的實力,同時也能刺激MOD上既有套餐組合之進步。圖為中華電信大樓群外觀。(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於網路與行動通訊技術日新月異之今日,MOD作為數位匯流之重要平台,如果能由中華電信組合優質頻道,當有與有線電視競爭的實力,同時也能刺激MOD上既有套餐組合之進步。圖為中華電信大樓群外觀。(資料照,陳明仁攝)

MOD於去年底舉辦雙代言人記者會,宣布導演吳念真與台灣羽球天后戴資穎,成為MOD新年度的代言人,更樂觀公布MOD的用戶數可望於今年達到200萬戶。而200萬用戶數,正是中華電信董事長認為,可以使MOD業務轉虧為盈的重要門檻。

MOD近年用戶數的成長,往往跟運動賽事有關。舉凡奧運、世足賽,都為MOD建立起口碑。但在每次的全民瘋運動熱潮過後,如何用運動賽事以外的內容,尤其是優質的影劇,來留住甚至吸引收視戶,一直是MOD業務經營上,一直想要突破的難題。今年的兩位代言人,一位是深受國人喜愛的體育新星,另一位則是國寶級導演,不難看出MOD平台想要用「內容」決勝負的企圖心。

確實,體育以外的「內容」不足、不夠吸引人,一直是MOD平台給消費者的印象,這也是導致消費者最終選擇傳統的有線電視(第四台)的原因,因為不少主流的頻道與節目,只有在第四台上看得到。甚至有不少年輕族群,已經愈來愈傾向選擇網路影音平台,滿足日常影視娛樂的需求。

MOD是中華電信依電信法授權之「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所經營的平台,營運的內容其實包含網路協定電視(IPTV)以及網際網路上的視聽媒體(OTT TV),前者可簡單認知為傳統的電視頻道,但以網路進行傳輸,在MOD上的電視頻道及收視套餐即屬此類;至於後者,則是網路隨選視訊等服務,於MOD上除可包月、租借影劇外,近來更與KKTV及Netflix等隨選視訊的營運商合作。

你有想過,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每年要提供完善的服務品質,營運成本應該要付多少嗎?(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你有想過,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每年要提供完善的服務品質,營運成本應該要付多少嗎?(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本次就先暫且不提OTT影音,而是討論性質相似的MOD所經由IPTV業務,為何於內容的豐富度上,目前仍難以與有線電視平台競爭。其中原因,除了作者先前文章提到,有線電視業者以所謂「潛規則」掣肘、牽制頻道上架MOD外外,中華電信於現行的「營運規章」下無法於MOD「自組頻道」(即自行將頻道組合成套餐)也是重要的原因。

有線電視與MOD雖然均屬承載電視頻道的平台,但適用之監管法規不同,有線電視受有線廣播電視法管理,至於MOD則是前揭提及的電信法。就性質相似的業務,為何適用不同的法規,其複雜背景就不詳述。簡單說,是因為中華電信受交通部持股37%而受廣電三法之限制,不得經營有線電視系統,故於政策決定上,令中華電信得以固定通信業者之身分經營MOD平台。

除前述監管法規不同外,有線電視與MOD平台之經營方式亦有所差異。

有線電視業者與各頻道間約定之授權條件不同,有些是頻道付上架費給系統業者、亦有系統業者付授權費給頻道業者,或是上架費與授權費互免之情形,但總之是由有線電視業者自行就上架的頻道談定授權條件,將各已談妥的頻道組合後,綑綁販售給收視戶,收取月費。至於頻道是否上架、如何組合,是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決定,雖然有線廣播電視法第37條設有系統經營者應制定「公平、合理及無差別待遇之上下架規章」之規定,但效果有限,有線電視系統之本質屬於「非開放平台」;相對地,MOD則屬「開放平台」,頻道業者只要符合MOD營業規章,即得自由將頻道於MOD上架,MOD則僅向頻道業者收取上架費,且依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第60條之1第3款之規定:「不干預頻道節目內容服務提供者之內容服務規劃與組合、銷售方式及費率訂定。」。

由上即可見,有線電視系統與MOD平台最大的差異在於,有線電視系統業者係提供其所安排的頻道組合供收視戶訂閱;而於MOD上,則係提供平台給頻道業者與消費者,再由消費者於已經上架到MOD的頻道中,選定訂閱之頻道。MOD上固然也有頻道組合(即所謂「套餐」),但目前各收視套餐,是由營運商聯合組成,中華電信依前揭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第60條之1第3款之規定,不得就套餐之組成介入干預。

不得就套餐組成介入干預,透過市場機制使消費者於MOD平台上選擇適合的套餐,看似一個理想的狀態,但為何中華電信想要「自組頻道」?又自組頻道與目前的法規有何違反?以下簡單說明。

現在MOD上的頻道套餐,其實是由各頻道營運商彼此間組成的聯盟。因為國人尚未建立單頻訂閱的風氣,坐在電視機前,仍然習慣拿遙控器上上下下切換頻道瀏覽內容,因此在MOD上的頻道商,舉例來說,A、B、C頻道商各有5個在MOD上架的頻道,三頻道商就聯合起來,將所屬15個頻道組合為「好看套餐」供收視戶訂閱,再就訂閱費用彼此拆帳。

問題出在於,「好看套餐」裡的15個頻道,並不是真的每個都那麼好看,而且因為商業上的考量,可能會拒絕收視率頗高的D頻道、剛上架MOD的人氣E頻道加入套餐,導致消費者覺得「MOD的套餐都好無聊」,甚至說直白點,「MOD的套餐怎麼那麼多濫竽充數的頻道,但是想看XX頻道都沒有」。又對尚未上架MOD的頻道而言,一方面可能受到有線電視業者祭出「潛規則」的不利益;另一方面,即使上架MOD,如果不能進入套餐,只能靠單頻訂閱之效益不高,就更欠缺上架MOD的誘因。而這現象,正是中華電信希望透過「自組頻道」打破的僵局,中華電信希望能夠自己組合對消費者有吸引力的收視套餐、邀請強勢頻道加入,進而和有線電視系統業者一搏。

20181204-民進黨立委段宜康4日召開「反對NCC,違法擴權」記者會。(顏麟宇攝)
20181204-民進黨立委段宜康4日召開「反對NCC,違法擴權」記者會。(顏麟宇攝)

無法「自組頻道」,對MOD而言,毋寧是個緊箍咒。據媒體報導,中華電信認為這是被法規綁死,而與NCC協商修改「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但事實上,中華電信當前無法「自組頻道」,其實不是來自於「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甚至廣電三法的「黨政軍條款」之限制,而是來自於中華電信送NCC核定的「MOD營業規章」中,中華電信自己設定了「不得自行提供單一或組合多數頻道,向用戶收取收視費用」之限制。蓋「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第60條之1第3款僅規定營運商「不得就套餐之組成介入干預」,並未規定營運商「不得自行組合套餐」;也就是說,法規僅限制中華電信不得介入干預頻道商聯合組成的頻道套餐,但並未限制中華電信自組頻道套餐,中華電信過去未能自組套餐,僅是中華電信自我限制而非法令不許。而將已上架之頻道組合成套餐,提供給消費者,亦非「黨政軍條款」所限制經營媒體之形式。即便中華電信自組套餐,MOD依然是開放平台,與現行有線電視非開放平台的營運方式仍有根本性的差異。

換言之,中華電信如果想要於MOD自組頻道,網羅優質頻道提供消費者選擇,其實不需要透過修法,而只要修改「MOD營業規章」中,前揭所提及於法規之要求外,自我設限的條款即可。相對地,如果中華電信將「MOD營業規章」中關於不得自組頻道之規定刪除並送NCC核定時,NCC亦不得以違反黨政軍條款,或是違反固定通信業務管理規則為由不予核定,否則即有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之虞。

於網路與行動通訊技術日新月異之今日,MOD作為數位匯流之重要平台,如果能由中華電信組合優質頻道,當有與有線電視競爭的實力,同時也能刺激MOD上既有套餐組合之進步,作為消費者,我們樂見其成。NCC作為主管機關,亦應對中華電信為適當之行政指導,使其修改自綁手腳的營業規章,以加速產業之良性競爭。

*作者為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