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在農村,他們是一流的外交官和政治家:《橋─走近王金平》選摘(1)

2019-01-11 05:10

? 人氣

王金平十歲那年的寒假,決定自己去員林找珠慶大哥,家人也沒有反對。(資料照,陳品佑攝)

王金平十歲那年的寒假,決定自己去員林找珠慶大哥,家人也沒有反對。(資料照,陳品佑攝)

父親有六個兄弟,各自成家立業,卻不分家。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分住鄉下、岡山和員林等地,但老家也還有二十幾個人同住,吃飯得開兩桌流水席,每天人進人出,熱鬧的不得了。

大家族一起生活,難免有一些問題。兄弟妯娌再怎麼親近,偶爾還是會有些紛爭。就像俗話說的,「牙齒也會咬到舌頭」,就算是手足夫妻,都不免鬧意見,更何況是六個小家庭住在一個屋簷底下的大家庭。

但是,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裡,就自然會有什麼樣的因應之道。儘管每個人的需要與脾性不一樣,但大家畢竟都在同一個家族裡,有共同的目標要完成。如何彼此忍讓,如何溝通協調,用柔軟的身段,化解不必要的衝突,透過小磨擦重新建立起互信與和諧,如今回想,沒受過太多教育、一生也都只在農村生活的叔伯姑嬸們,真是一流的外交官和政治家啊。當時年少的我雖然並不完全理解大人們為何這樣做,但那樣的處世之道,卻已經深深烙印在我心裡,影響我一生的為人處世。

住在鄉下,鄰里雞犬相聞,大人們總是告誡小孩「有耳無嘴」,不可以隨便議論別人的種種。但是,在每天吃飯或幫忙家務的時候,不時會聽到大人們隨口聊起村裡的某些人和某些事,知道在每個家庭與每個人身上,都會有著外表看不出來的種種難處與問題,對於人生與命運,似乎也有了另一番的體會。

大家常說鄉下孩子比較樸實純真,但我想,比起城裡長大的孩子,鄉下孩子未必天真,反而是因為更早認識了世界的真實面貌,而更加務實,不懷抱不切實際的期待吧。

在我父親那一輩,家裡除了務農之外,也開始做生意。我的兩個哥哥,都很年輕就被派到外地去學做生意。

我和大哥珠慶的感情最好,人家都說「長兄如父」,珠慶大哥是真的把我疼入心。

我唸小學的時候,珠慶大哥到員林去做生意。我很想他,但是那個年代交通不方便,他工作忙,沒辦法常常回來,家裡大人也忙,沒有人有空去探望他。只有過年過節,久久才見上一面。

十歲那年的寒假,我決定自己去員林找珠慶大哥。說也奇怪,家裡的長輩竟然沒攔阻我,就讓從沒出過遠門的我,自己一個搭火車北上。

那時從路竹到員林只有火車可以搭,我沒去過員林,對相關的地理位置一點概念都沒有。我在火車站先看好鐵路路線圖,數了數,知道從路竹坐到員林總共二十三站。坐上車之後,一站一站的數,連瞌睡都不敢打,就怕坐過站。就這樣一路坐到員林。

火車不停往前開,經過一個個新鮮有趣的地方,柳營,後壁,民雄,水上,田中,每個地名都引起我很多的好奇與聯想。那種興奮又緊張的感覺,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