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穎孟觀點:親密關係的公共化─同志候選人伴侶的參政難題

2016-02-03 06:10

? 人氣

同志候選人伴侶的參政是第二次出櫃?(林穎孟攝)

同志候選人伴侶的參政是第二次出櫃?(林穎孟攝)

2016總統立委選舉,小黨在兩大黨夾殺下取得了一些空間,獲得不少正面評價,其中,出櫃的區域同志候選人,如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的吳紹文、楊智達、苗博雅、呂欣潔等人也衝出較以往小黨的突破成績。過去以來,異性戀候選人伴侶幫忙助選是經常發生的現象,而想積極投入選戰的同志候選人伴侶,在選戰中又會面臨什麼樣的挑戰?本文想談談這個比較幽微的角落。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候選人伴侶的工具性與主體性

親密關係的公共化,是選戰期間異性戀候選人與其伴侶必經的歷程。在傳統價值中,良好的伴侶關係容易給選民穩定與值得信任的形象,能發揮拉抬選情聲勢的效果,而候選人伴侶一旦決心進入選戰後,便不免面臨工具性與主體性的問題。

工具性方面,諸如一起拜票、投入選舉工作、曝光亮相、被肉搜、分身跑攤等等,伴侶是候選人的助力,可分流選區服務,將選舉動能最大化;選民也可透過候選人身旁「老婆/丈夫」的良好形象,來加深好感度和信賴感。而主體性方面,由於選民通常透過媒體和社區活動來認識候選人,因此若候選人的伴侶沒沒無聞,選民較容易將伴侶辨識為沒名沒姓的「候選人的老婆/丈夫」;然而若「老婆/丈夫」個人的象徵資本較多,例如伴侶較有知名度,選民在認識候選人前就聽過這位伴侶,其主體性可能將會較高,有更多表達自由意志的空間。

例如葉湘怡(Doris),雖身為中正萬華立委候選人林昶佐的婚姻配偶,但也同時為國際知名的閃靈樂團團長,因此儘管在較為草根的選區,仍必須作為一個「候選人的人妻」替選舉拉抬聲勢,但其主體性相對較高,較容易表現自己的意志,甚至在特定領域的評價高過林昶佐。而高婉倩或蔡依珊,雖然具有家族顯赫背景,但其媒體聲量並沒有比朱立倫或連勝文大,因此在許多部分多表現以維護丈夫利益為主,有時還可能有點「勉強」的感覺。而蔣萬安的老婆雖然投入選務甚多,但相對輪廓更不清楚,甚至姓名可能都沒有被選民記住。

整體來說,伴侶對選舉的助益,在台灣仍以異性戀男性候選人為主,「老婆」具有替選情加分的特性,而異性戀女性候選人的丈夫或伴侶,也許基於傳統性別框架的束縛,則較不會以這樣的模式站上政治舞台。

同性伴侶「現身」、「出櫃」的社會意義

當同志候選人與其伴侶準備進入傳統選舉場域後,又該以什麼面貌出現?是如異性戀候選人一樣操作,或是有其他可能,這是此次選舉中同志候選人伴侶遇到的挑戰。

在同志運動中,同志於真實世界的「現身」、「出櫃」是十分具有社會意義的,經由「同志就是存在於你的生活周遭」的特意展現、或利用刻板印象而敢曝(camp),去衝撞主流既定價值。例如每年同志遊行便是一場大型的「現身」,可促使社會更加正視和思考同志的處境和權利;或「同志生活」的自我實踐,獲得身分認同的歸屬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