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匪諜罪無罪釋放地產仍遭侵占!「九命怪貓」之子高華生要政府還地來

2019-01-13 09:00

? 人氣

前台影公司董事長高霖之子高華生,指出父親生前名下台灣電影戲劇公司衡陽路原址,與中山北路二段糧食局肥料運輸處地上物,遭政府與第三人侵占。(資料照,顏麟宇攝)

前台影公司董事長高霖之子高華生,指出父親生前名下台灣電影戲劇公司衡陽路原址,與中山北路二段糧食局肥料運輸處地上物,遭政府與第三人侵占。(資料照,顏麟宇攝)

懲治叛亂條例》針對沒收匪諜之財產,提供告密檢舉人檢舉獎金,這項規定不僅助長了軍警憲的濫權,也讓被誣告的檢舉人,財產莫名其妙地被充公。而即便是具備黨國背景、隨國民政府來台的民眾,也可能成為被誣告的對象,1954年角逐台北市議員的高霖,就是最好的例子。高霖生前4度遭檢舉匪諜,1977年出獄後,曾被香港媒體與《美華報導》形容為「九命怪貓」 。如今,他的兒子高華生準備為父親生前名下台灣電影戲劇公司衡陽路原址,與中山北路二段糧食局肥料運輸處地上物,遭政府與第三人侵占,向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出財產權回復的申請。

高霖與高華生的一生經歷頗為離奇,1917年出生的高霖,父親高義是民國初年盤據閩南地區的軍閥,國民黨政府東征北伐期間,獲得招降待遇,加入北伐的行列,高霖畢業於香港九龍新聞學院,在1945年國府來台,接收日本遺留財產過程,投資了台灣報業與台灣電影戲劇公司,後來在50與60年代多次遭控匪諜。

20190109-白色恐怖受害人家屬高華生專訪。(顏麟宇攝)
曾在1954競選台北市議員的高霖一生傳奇,生前4度遭舉報為匪諜,曾被媒體形容為「九命怪貓」。(資料照,顏麟宇攝)

高霖的兒子高華生,則是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87號釋憲的聲請人,高華生在1991年因為板橋槍擊案,袒護友人張國光,與鄭聯榕強奪手槍,最後被警方依《檢肅流氓條例》移送感訓,高出獄後認為當初遭監禁準用《冤獄賠償法》,當時在前立委沈富雄的協助下,聲請大法官釋憲,最後獲判100多萬元冤獄賠償。

高華生所主張返還的不動產有兩筆,一筆是台北市衡陽路「台灣電影戲劇公司」原址,另一筆則是中山北路二段糧食局肥料運輸處之地上權,分別被第三人與政府所占用。

高華生日前接受《風傳媒》專訪,拿出了《中國時報》前身《徵信新聞》,強調父親在國府來台初期,在社會上原本是一位聞人,「當時包括《徵信新聞》曾以『急公好義』,介紹當時準備參選台北市議員的父親,《徵信新聞》與《臺北晚報》報導,都曾提及高霖出資購買台灣電影戲劇公司的歷史。」

20190109-白色恐怖受害人家屬高華生專訪。(顏麟宇攝)
白色恐怖受害人高霖之子高華生曾在1991年因為板橋槍擊案入獄,出獄後聲請大法官釋憲,最後獲判100多萬元冤獄賠償。(資料照,顏麟宇攝)

根據《自立晚報》,曾報導台灣電影戲劇公司,曾在衡陽街該公司內舉行第9次股東大會,當時台北晚報、成功日報及天南日報負責人的高霖,在1948年2月以3億多舊台幣買下台灣電影戲劇公司。高華生表示,父親在國府來台後,推動「三七五減租」等政策,曾經資助三峽當地農民打官司,最後獲得三峽農民以8000萬元酬謝。

幫帶行李遭控運毒匪諜 高霖出獄獲冤獄賠償

然而,即使像高霖這樣具備黨國背景的人,一樣可能成為匪諜誣告的對象。

高華生表示,父親在生前曾經有4次遭到當局調查,1949年第一次遭控匪諜,隔年又被控「資助匪諜」,1954年出馬參選市議員,競選期間曾經發表中國大陸沒有菸酒公賣局,228事件死者有很多被冤枉,政府應該給予平反賠償,又再度遭控匪諜;最後一次則是在1955年前往香港,後協助友人攜帶行李返國,海關人員從行李箱發現夾層中有白色粉末,遭到當局以運毒匪諜定罪,遭判無期徒刑入監,而後在前總統蔣介石過世後,於1977年獲特赦出獄。高霖出獄後,以當時警方沒有化驗成分,就逕行以運毒罪起訴,違反證據法則,向法院聲請冤獄賠償獲賠。

20190109-白色恐怖受害人家屬高華生專訪。(顏麟宇攝)
生前曾4度遭舉報為匪諜,高霖於1977年獲特赦出獄。高霖出獄後,以警方違反證據法則,向法院聲請冤獄賠償獲賠。(資料照,顏麟宇攝)

上述案子當中,有一案的誣告者林致用,先前在228事件,也曾指控過大東信託創辦人陳炘。

要錢不成轉誣告 林致用反以「貪污殺人未遂」遭判15年

不過,高霖比起台籍的陳炘幸運,1949年時任台北市警局科長的林致用,以台北市警局局長劉堅烈裝修房屋為由,向時任台影董事長的高霖索款2億元未遂,轉而誣告高霖為匪諜,高霖當時遭監禁1年後查無具體事證或是,誣告的林致用,最後則遭法院以「藉勢藉端勒索」貪污殺人未遂,判刑15年。

儘管這一起匪諜誣告案,並沒有讓高霖丟掉性命,但高監禁期間,個人位在中山北路二段的財產,卻遭到監察院占用。

謄本登記錯誤刻意為之?高華生質疑政府強占還掩蓋證據 

高華生拿出了「台灣省公有耕地租賃契約」,強調父親在光復後,因為介入農民陳永跟與陳萬得承租農地的調解,最後兩名農民將租賃權讓渡給高霖,高霖取得租賃契約後,就在這300坪的農地上蓋了房子。

「當初我父親在調解過程買下租賃權後,在該地蓋房子,民國38年3月完工時,遭到林致用誣告,父親被抓去關以後,房子就被政府占走,撥給監察院使用,父親隔年被釋回後,房子也要不回來,後來監察院搬到中山南路現址,房子撥給糧食局肥料運輸處使用。」

高華生強調,除了「台灣省公有耕地租賃契約」,其他事證包括建築師與隔壁鄰居,都可證明該地建物,原先為高家所擁有,「但台北市中山地政事務所在土地移轉過程造假,把房子的門牌號,從原本編定的中山北路二段130、132與128巷1號,改以中山北路二段137巷12弄6號登記。」

20190111-高華生指控中山地政事務所,把原本編定的中山北路二段130、132與128巷1號,改以中山北路二段137巷12弄6號登記,是在移轉過程造假」。(擷取自Google地圖)
高華生指控中山地政事務所,把原本編定的中山北路二段130、132與128巷1號,改以中山北路二段137巷12弄6號登記,是在移轉過程造假」。(擷取自Google地圖)

「這個房子明明正對中山北路,地政機關的謄本卻錯誤編定為中子山北路巷弄內!」高華生質疑,謄本錯誤登記,目的就是要遮掩這個房子的由來。

高華生表示,當時父親是因為遭控匪諜遭到羈押,最後雖然因為匪諜罪名不成立被釋出,但是因為《懲治叛亂條例》遭到不當羈押是事實,房子遭到侵占,也是事實。而高霖被侵占了的財產,同時還包括衡陽路台灣電影戲劇公司的原址。

高華生控衡陽路遭不當移轉 同一地址卻登記3家公司

高霖在1954年參選台北市議員,當時台灣電影戲劇公司名下的日產戲院,都已交給黨營事業中影公司,但台灣電影戲劇公司名下,仍然擁有衡陽路30號之1的不動產。

高華生強調,台灣電影戲劇公司,是一家是在台北地方法院法人登記處,所登記之「台日人財產」,國家檔案局1945年「日產清算委員會」裡面,也有明文登載這一家公司之財產明細,然而,衡陽路30號之1日後在地政機關,卻遭到不當移轉。

「目前經濟部商業司網站上,以台灣電影戲劇公司為名註冊登記的有2家,登記時間分別為1956年與1962年」,高華生強調,台灣電影戲劇公司早在1945年就已在台北地方法院,名列為台日人財產,但民國45年有人向台北市政府重複設立台灣電影戲劇公司,民國50年又有一家同名公司,向台灣省政府建設廳註冊登記,衡陽路同一個住址有重複登記了3家公司,「就像房屋使用人,取了一個跟房東同樣的名字,拿到房東財產一樣。」

20190109-白色恐怖受害人家屬高華生專訪。(顏麟宇攝)
白色恐怖受害人高霖之子高華生接受專訪時強調,父親衡陽路30號之1土地遭到地政機關不當移轉。(資料照,顏麟宇攝)

高華生表示,他父親擁有的衡陽路不動產,在1955年被控運毒罪後,房子的所有權也移轉到他人成立的台灣電影戲劇公司名下。

戒嚴時期遭控匪諜無罪釋放 政府占了房子也只能噤聲

「台影公司是趁我父親被搞好幾次匪諜案,變造台影不動產之地籍謄本,然而,戒嚴時期一旦遭控匪諜,最後即便無罪釋放,看到房子被政府給占了,也不敢吭一聲」,高華生說。

高華生表示,從他父親多次遭控匪諜的經驗,一旦遭控匪諜,軍警就會到家裡去搜索,很多文件帶走後都不歸還,土地權狀等證據就很難拿回,「我父親很多東西是被這樣收走」,但是,他可以從國史館調閱資料,證明他父親是台影董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