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紫宸觀點:浩鼎案教我們的幾堂課

2016-02-25 06:50

? 人氣

正副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陳建仁出席七大產業參訪之旅首站就是生技醫藥產業。(陳明仁攝)

正副總統當選人蔡英文、陳建仁出席七大產業參訪之旅首站就是生技醫藥產業。(陳明仁攝)

台灣從浩鼎乳癌新藥解盲失敗、股價連續大跌的案例中,學到了什麽教訓?

生技新藥開發,過程複雜冗長、研發試驗成本高、成功機率很低、命中後反饋大。這個產業的商業利潤分配,較像樂透彩券,中大奬機會非常低,但中則樂透。新藥效果試驗,雖可一試再試,但重新安排試驗成本高,非一般小型企業所可負擔。

一般而言,生技產業,尤其是新藥投資,風險高、時程長、專業強,在世界各國資本市場,通常是由法人、基金當做投資組合 (portfolio) 搭配,並不十分適合鼓勵無準則、盲資訊的散戶投資。

未來政府若要提倡生技醫藥產業發展,應考慮提高生技股上市櫃規模標準  (若沒有足夠的財務支持,企業失敗風險提高),政策上則鼓勵法人與基金投資生技新藥企業,避免讓其成為盲資訊散戶瘋狂追高標的,淪為第二個次貸風暴,發生無法承擔崩跌之社會風險。

政府無法勸阻散戶投資生技股,但應善盡宣導職責,告知生技產業遊戲規則、高風險特質,及如何避免遭受傾家蕩產傷害。否則,不教而套,謂之殺。

台灣生技新藥產業,存在著嚴重資訊不對稱現象,這是一個極大社會不公義。熟悉產業遊戲規劃的少數專家,利用無知民眾貪念,將高風險投資鼓動成全民理財運動。成功了,專家致億富、民眾得小利;失敗了,民眾血本無歸,專家毫髮無傷,另立公司,東山再起。

最後,我仍然想說:一個人學問再大、專業再強,仍應時時心存善念,不存貪念。個人或企業之成功,不應該也不允許,建立在民眾的白骨之上。翁啟惠院長在這個案例過程中之發言,全心只為浩鼎惋惜,心中卻無丁點散戶憐憫,實不足為學術大師之典範。

*作者為工研院知識經濟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