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悲歌》虐童案6年134人來不及長大 2017年就有29個孩子死在近親手中 

2019-01-20 10:10

? 人氣

根據統計指出,近6年國內至少就有134名兒少遭虐死,2017年29名遭「他殺」的孩子,更無一例外死在家內近親手中。圖為示意圖,非關當事人。(取自Pixabay)

根據統計指出,近6年國內至少就有134名兒少遭虐死,2017年29名遭「他殺」的孩子,更無一例外死在家內近親手中。圖為示意圖,非關當事人。(取自Pixabay)

兒虐案血淚斑斑,是誰殺了我們的寶貝!?據統計,2017年有1387名兒童青少年夭折,其中因病死亡者1060人、僅占76%;其餘327人則是死於各種傷害事故、自殺甚至他殺。另統計指出,近6年國內至少就有134名兒少遭虐死,2017年29名遭「他殺」的孩子,更無一例外死在家內近親手中,死因包括:虐待、疏忽照顧,甚至謀殺!

「一般人怎麼有可能狠心殺兒,施虐者肯定是生病了!」然統計顯示,國內兒虐施暴者中,有酗酒、藥癮、精神疾病的比例分別都不到一成,多數施虐者都只是單純地缺乏親職教育知識、具負向情緒行為特質,或習於以體罰的方式教育孩子。

20190119-2017年兒少保護個案施虐者本身因素。(風傳媒製表)
2017年兒少保護個案施虐者本身因素。(風傳媒製表)

另調查發現,國內不少兒少施虐者都是未婚或未成年生育者,即和台南虐死幼女17歲小媽媽一樣,自己都還只是個孩子,卻莫名當了媽。三軍總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葉啟斌表示,小爸爸小媽媽們自己都還不成熟,有許多成長的需求未滿足,又怎麼有能力滿足孩子?研究也證實,凡是母親20歲前生下的小孩,成年後都有極高比例衍生情緒處理的問題。

無論如何,無辜的小生命平白葬送,實在教人情何以堪。根據《風傳媒》獨家追蹤,2018年國內總計有15名兒童青少年遭活活虐死,合計2013~2018年過去6年來,國內兒少保護案中來不及長大的冤魂更多達134人。

20190119-近年國內兒少遭虐待死亡人數。(風傳媒製表)
近年國內兒少遭虐待死亡人數。(風傳媒製表)

「政府究竟在做什麼?為何沒能早點把受虐的孩子,從魔鬼般的施暴者手中救出來?」每有兒少遭虐死的慘案傳出,總引發民情激憤,大批民眾聚集咒罵施虐者,社政單位也常淪為千夫所指,因為民眾多認為,只要社工早一步緊急安置受虐兒,憾事就不會發生。

銘傳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戴世玫強調,一般人或許認為,將受虐兒少帶離家庭是終止虐待的最佳捷徑;卻不想站在受虐者的立場,很多人就算被父母照三餐打,可能還是不願意離開熟悉的家園,去到陌生的寄養家庭或安置機構。

20190119-銘傳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戴世玫。(戴世玫提供)
銘傳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戴世玫。(戴世玫提供)

許多被緊急安置的受虐兒更有一個共同的疑問:「打人的不是我,做錯事的人更不是我,為什麼是我要被懲罰離開家?」戴世玫說,《國際兒童公約》再三揭示,兒童在家受教養權不應被輕易剝奪;因此,實務上就算社工評估,緊急安置是終止個案繼續受虐的有效措施,處置申請也常遭家事法官駁回。

為何都是受虐者遭安置?暴力預防機制待整合

在歐美先進國家,若民眾發現兒虐等家庭暴力事件,第一個反應多是報警,而警方也會在第一時間上門,將施虐者上拷帶走。換言之,因為對家人施暴,必須帶著背包、牙刷離開家的人,理應是施虐者;且除非當事人接受適合的勒戒與治療,並充分展現悔過誠意,就沒資格回家。主要受暴者及其他家庭成員生命安全獲得保障後,才輪到社工上場,協助瀕臨破碎的家庭訂定重整計畫,一步步邁向修復之路。

此外,國內家庭暴力預防機制的整合,顯然也有待加強。戴世玫說,以新北蘆洲肉圓爸的的個案為例,受虐男孩的處境雖然可憐,但社政單位顯然忽略了肉圓媽也是受暴者,且處遇計畫理應從媽媽著手;因為,唯有媽媽下定決心斬斷暴力的婚姻,孩子才能徹底受到保護。

什麼?俗話說勸合不勸離,這麼做不就等同鼓勵肉圓媽與老公離婚,且如此一來,原本完整的家庭也再回不去了!

戴世玫搖搖頭說,肉圓媽受訪時也說,過去隱忍老公暴力多年的原因,是為了維繫家庭完整,殊不知家庭完整的定義不是數人頭,「一個家同時有爸爸、媽媽並不意味著『完整』,家庭完整的真義,應是家庭成員間凡事都能相互尊重、理解、協商。」

勸和不勸離?傳統觀念恐也助長悲劇

許多民眾因傳統觀念束縛,誤解了完整家庭的意義與重要性,部分受暴婦女守著只剩拳頭與眼淚的婚姻,甚至只因無法忍受被世俗冠上「離婚婦女」的頭銜。姑且不論前述想法有多迂腐愚昧,更糟的是,無辜稚子的生命也將在日復一日的拖磨中成為陪葬品。

如何鼓勵更多受暴婦女為了自己更為了孩子,勇敢向暴力說「不」?戴世玫強調,許多家暴受害人雖想提出控訴,卻礙於一輩子沒進過警察局,更別提部分人的受暴情節還涉及性虐待而卻步,「一想到可能要向男性員警或家暴官詳細描述令人難以啟齒的受虐情節,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

社工人力短缺 派出所家暴官無以為繼

家庭暴力防治法》正式公布實施後,警方培訓了不少兼有警政與社工訓練的家暴防治官,但其編制至今仍僅止於各縣市警察局,也就是說,一般管區派出所受理的家暴案,家暴官還是鞭長莫及;有時還要半夜叫醒24小時待機的縣市政府家暴中心社工員,等她們揉著惺忪睡眼趕抵派出所,才能陪同嚇得全身顫抖的受虐者接受警方訊問。

戴世玫強調,社工對受暴者來說,最很重要的支持與安定力量。然一直以來,國內社工人力卻患寡亦患不均,試想,現在就連一般學校、法院、監獄都有專屬社工,與一般民眾生活更息息相關的管區派出所,實在沒有理由缺少社工員進駐。

20190119-警察局派出所。(擷取自Google地圖)
目前警方培訓許多同時具有警政與社工訓練的家暴防治官,但編制至今仍僅止於各縣市警察局警察局派出所。圖為派出所示意圖(擷取自Google地圖)

肉圓爸虐打妻兒、台南女童遭母虐死的事件曝光後,不少民眾憤怒地走上街頭,甚至揚言要以私刑教訓施虐者。雖說民氣可用,但仰賴的不應只是一時衝動,或者只是發洩怒氣而已,否則,又與自私的施虐者有何差別?!真心疼惜下一代,還是請大家努力、勇敢揭發更多的虐兒事件,為我們的孩子打開一張強韌且溫柔的社會安全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