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福忠觀點:可能打敗川普的不是希拉蕊,而是華生?

2016-03-15 06:30

? 人氣

(圖片取自 Watson for President 2016)

(圖片取自 Watson for President 2016)

美國總統選舉除了兩大政黨提名的候選人,小黨也可以提名,個人也可以參選,2012 年就有 12 個候選人,目前的選情,除了川普與希拉蕊可能分別被共和與民主黨提名之外,一定還會有新人加入候選名單,月前華生就被推舉出來加入了選戰。華生是什麼人?如果提到 IBM 三個字,就知道華生不是人,是名叫Watson 的超級電腦 ,這是一個自稱華生 2016 基金會推舉的,與 IBM 公司沒有牽連。這表面上像似玩笑,骨子裡卻是給政治人物上一課,因為政治人物、包括總統,所做決策的過程與品質,恐怕不及超級電腦的人工智慧。 

(圖片取自 Watson for President 2016)
(圖片取自 Watson for President 2016)

華生的網站說,華生是一個用自然語言回答問題的電腦軟體,原為電視益智問答 Jeopardy 所設計,於 2011 年勝過該節目冠軍高手。華生可以從各種資源吸取龐大資料,整理成型,作為應答的參考,吸取的資料越多,應答的能力越強,成為機器學習的先驅。華生先了解問題,取得問題中關鍵元素,經過龐大資料的分析,演繹出最適合的解答。這種工作,正是所有的政治人物,包括總統,每天的例行工作,用人工智慧來執行,不但更適合,也更有效。

華生是一個稱為 DeepQA 的平行機率結構,藉細嚼龐大的資料,發展出最好的可能答案。所以華生不僅回答電視益智節目,可以應用在任何領域,從日常瑣事、到地緣政治議題、到身體保健,自 2013 年起,華生就在紐約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癌症中心為病人做出治療決策,有 90% 醫護人員遵循。

   華聲與人類的溝通介面,讓華生具有特殊的性格,不但可以用普通說話與人交往,可以用表情表達狀態,有如人類面部表情表達情緒,當人類選擇不同的答案,華生會改變顯示狀態,表示不同程度的信心。如果政治人物都這樣的透明,國家是否會更好?

競選主任 Aaron Siegel 接受媒體訪問說,總統大選約在一年前起步,起先都是看各參選人的財務,誰能勸募多少政治獻金,然後看各參選人的政治主張,就開始想有誰能證明自己是有最高目標、最有能力、不偏不倚的政治人物,我最後想到了華生。

被問到近日有人工智慧撰寫政治演說文稿的報導,這是否與華生有關,而華生的智慧對政經的分析能力,是否比受意識型態偏頗的人類更好。Aaron Siegel 認為寫演講稿只是政治溝通文化的一種語言,華生的能力正好相反,從了解事實、做出預測模型、分析各種可能,最後做出做出有智慧、客觀的抉擇。

至於人工智慧怎麼用到政治上,至少能做好兩件事:一是用來檢驗事實,分析法規,與世界模型比對,預測社會經濟的走向。二是用作系統的最佳化工具,政府的內在作業多屬緩慢,但可藉助人工智慧加速制訂精準的作業流程,政府就會產生巨大的效用,增加人民對政府的信賴。

最後被問到民主黨初選人桑德斯的政見,像全民健保、大學免費、結束貧窮、不再有人流浪街頭、讓創意性的藥品合法等等,以華生的智慧,是否可以比擬桑德斯,讓國家更好?Aaron Siegel 說沒有人知道華生對些政見的看法,但這不是重點,這只能從建構一個複雜的模型,分析財務系統,然後看這個模型的運算結果,對國家有利還是有害。不過,桑德斯如果當選總統,他可以聘華生為白宮辦公室主任。

人工智慧不斷的進展,有越來越多的專業領域藉助其分析判斷的能力,現在是否能應用在更高層的政治決策,自然是華生「參選」的初衷。人工智慧只進不退,說不定那一天,華生就偷偷的成為哪個智庫的一員。半世紀前,善用數據的福特汽車總裁麥納馬拉 (Robert McNamara),被聘為國防部長,在越南戰場開打數據戰爭,只是戰爭讓人更聰明,數據終不敵人性,敗陣下來。

今天的人工智慧當然不止數據,對數據的運用也遠勝半世紀之前,除了專業的思考能力,更逐漸發展一般的思考能力 (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 簡稱 AGI),就像我們普通談話,說三道四,這對電腦軟體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運算,但卻讓電腦更人性化。最近 Google 的圍棋軟體 AlphaGO,讓韓國九段高手李世石不敵(目前為 3:1,第五局 15 日賽),被認為是一大技術突破,因為其中包含一般的思考能力,所以不是圍棋專業軟體,應可運用在各個領域。話雖如此,AGI 的發展才開始,距離觸類旁通還遠呢。

電腦用在政治上?恐怕還有一段時日,障礙不在技術,恐怕還是在政治人物自己。

以上是取自YouTube 的影視,是華生在 Jeopardy 電視節目與另二名歷年高手搶答的實況,華生以閃燈搶答、兩二人按鈕搶答,搶答在主持人讀完問題後才開放,華生「聽」主持人讀完題目,在電腦找出最佳答案然後閃燈,主持人讓華生回答,華生就「說」出答案。節目進行期間,華生不與外界做任何電子連接,包括互聯網,全憑自己儲存的資料與邏輯尋求解答。

Jeopardy 與一般益智問答不同之處,在問題與答案顛倒,也就是「問題」是答案,而「答案」是問題,所以華聲與二人回答的都是 "Who is ....?" 或 "What is ....?"。比如問「這個人發明個人電腦操作系統,普及全球,被稱為視窗。」答:「誰是比爾蓋茲?」這種方式的問答,增加了回答的難度。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原文刊載於ePublishing 電子出版簡訊,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