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專訪導演陳怡妤》笑鬧間拍一家團圓 她的電影全都環繞著這兩個字

2019-02-02 14:00

? 人氣

家庭,這個詞在1個多小時的訪談裡,串起了導演陳怡妤人生的主軸,從小時候當電影兒童,長大後的人生抉擇,到如今拍電影的題材,都環繞著這兩個字。(蔡親傑攝)

家庭,這個詞在1個多小時的訪談裡,串起了導演陳怡妤人生的主軸,從小時候當電影兒童,長大後的人生抉擇,到如今拍電影的題材,都環繞著這兩個字。(蔡親傑攝)

家庭,這個詞在1個多小時的訪談裡,串起了陳怡妤人生的主軸,從小時候當電影兒童,長大後的人生抉擇,到如今拍電影的題材,都環繞著這兩個字。

今年她交出人生第一部長片,《大三元》拍一個以麻將起家的豪門望族,透過方城生死決,來解決家族鬥爭,浮誇地拍親緣血族爭鬥爭的無奈;監製是澎恰恰,演員包含Ella、王彩樺、黃仲崑、曾莞婷等大咖,還有阿翰、那那大師等各路網紅,搜羅各世代、各族群喜愛的明星陣容,十足的賀歲喜劇派頭。

「我覺得其實我們賀歲片,就是博君一笑,過年真的就是闔家團圓, 可以是大家一家團聚,一起進戲院觀賞,看完會感覺到很開心、很滿足,然後有點溫暖。」家應該要是溫暖的,麻將只是說故事的工具,陳怡妤想講的,還是一個闔家團圓4個字。

20190119-導演陳怡妤專訪。(蔡親傑攝)
導演陳怡妤今年交出人生第一部長片,《大三元》拍一個以麻將起家的豪門望族,透過方城生死決,來解決家族鬥爭。(蔡親傑攝)

從小就是「電影兒童」!陳怡妤走上電影路

生在單親家庭,陳怡妤從小獨自在家的時間很多,家裡錄影帶不少,她看瓊瑤劇,看周星馳,也看成龍跟朱延平,孫越、陶大偉都是螢幕上的常客,講到已故喜劇演員許不了,她眼睛亮了起來,聲音提高八度:「《小丑與天鵝》,很厲害、很好看!」

「基本上我真的是被電影餵養長大的,從小就是透過電影在認識這個世界。」從小到底是多小?在電影分級還不嚴謹的年代,陳怡妤7歲就被父親帶進戲院,看日本導演大島渚的《俘虜》,爪哇島上的日軍戰俘營,誰跟誰之間如何錯綜複雜,大衛鮑伊、坂本龍一到底是何等人物,小怡妤可能都搞不懂,但戰爭的場面,已經讓她受到震撼。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03。
「基本上我真的是被電影餵養長大的,從小就是透過電影在認識這個世界。」陳怡妤說。圖為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電影兒童東看西看,就這樣考進世新大學電影系,家裡也不擔心她會不會餓死,「我從小家人都還滿順著我的,因為我也很乖吧,算是還滿用功念書的好孩子。」說到這裡,她臉上露出一抹心虛的微笑。

從電影系畢業時,是1999年,「那是國片最低迷的時代。」儘管低迷,同一輩人也咬牙走了過來,同班同學葉天倫,後來拍《雞排英雄》一戰成名,大她一屆的學長林書宇,拍過《九降風》、《百日告別》,是影展入圍常客;那幾年學院時光,陳怡妤浸泡在電影的藝術養分裡,看楊德昌拍台北都會人,看蔡明亮的社會寫實,參與過林正盛的《天馬茶房》製作,畢業後跟著王小棣,在《大醫院小醫師》團隊當場記。

不過拍片就是日操夜操,後來陳怡妤生了場大病,不得不先離開職場,轉而赴美養病兼讀書,攻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導演認證班,甚至看病看出興趣,跑去考了中醫證照,並在美國開診所;那幾年,她依然繼續拍片,曾為當地華語電視台的戲劇《夜貓族》當編劇,也執導過獨立製片《Same Time Next Year》,確實想過就此在美國待下來,後來也是因為家庭因素,而回到台灣。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拍片就是日操夜操,後來陳怡妤生了場大病,轉而赴美養病兼讀書,甚至看病看出興趣,跑去考了中醫證照,並在美國開診所。那幾年,她依然繼續拍片。圖為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參與《鐵獅玉玲瓏》拍片 她「心裡有想說的故事」

回到台灣影劇圈幾年後,陳怡妤首部導演的作品,是跟陳惠美共同執導的紀錄片《當家花旦》,拍4個男生組成的「白雪綜藝劇團」,在舞台上各自化身妖媚的扮裝皇后,拍歌舞秀的風光驕傲,也拍他們從要藏著高跟鞋隱瞞家人,到父母終於接受,甚至買票進場看秀的歷程。

聽起來,像是個會走上藝術路線、攻略影展的導演,「我還是覺得,電影其實沒有一定要這樣子分,拍電影是一個龐大的東西,他的規格、他的資金,我秉持要對得起投資人,就是不可能拿這些錢,然後只顧自己爽,只想著得到什麼藝術成就。」

於是她在製作公司牽線下,參與《鐵獅玉玲瓏》電影,當了2集執行導演,這系列電影由澎恰恰執導,找來許效舜一起主演,頂著當年大紅大紫的節目名號,拍醒獅團鬥陣拼場的喜劇。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劇照,澎恰恰。(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陳怡妤在製作公司牽線下,參與《鐵獅玉玲瓏》電影,當了2集執行導演,這系列電影由澎恰恰(見圖)執導。示意圖為電影《大三元》劇照。(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但老班底新包裝沒討到便宜,連著2年檔期撞上豬哥亮,新春票房並不漂亮,另一頭,影評人、網友更不會手下留情,直批他們把電影當綜藝短片在拍,電影兒童對此也只能苦笑,「我覺得拍電影、心裡有想說的故事,一定還是希望可以影響大家,是端正社會風氣,或是想帶給大家歡樂也好,每個人都有他想表達的東西;賀歲片其實就是博君一笑,最重要是,過年真的就是闔家團圓,大家可以一家團聚、一起進戲院觀賞,就是看完會感覺很開心、很滿足,然後有點溫暖。」

女導演不易 陳怡妤:還是會先選擇家庭

陳怡妤認為,女性導演要在影劇圈撐下去,特別不容易,倒不是因為性別歧視,反而家庭兩個字,再度懸在她話裡:「現實的就是,我們還要顧小孩,我現在之所以可以這樣,是因為小孩也大了,唸國中了,才有餘力可以來繼續。」

「其實很多導演都是這樣,慢慢有了小孩就是要回家, 滿多導演都是這樣子,不是說人家要去質疑或挑戰我們,而是其實,我們還是有那個母性吧,當面對家庭跟工作,其實還是會先選擇把家庭顧好。」

20190119-導演陳怡妤專訪。(蔡親傑攝)
家庭塑造她、家庭綁住她、家庭改變她的人生軌跡,家庭也變成她鏡頭下,笑笑鬧鬧間最掛懷的信念。圖為導演陳怡妤。(蔡親傑攝)

重要的還是家庭。家庭塑造她、家庭綁住她、家庭改變她的人生軌跡,家庭也變成她鏡頭下,笑笑鬧鬧間最掛懷的信念。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