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專訪導演陳怡妤》執導台灣首部麻將賀歲片,她對票房「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2019-02-02 14:10

? 人氣

導演陳怡妤交出人生第一部長片《大三元》,拍一個以麻將起家的豪門望族,透過方城生死決,來解決家族鬥爭。(蔡親傑攝)

導演陳怡妤交出人生第一部長片《大三元》,拍一個以麻將起家的豪門望族,透過方城生死決,來解決家族鬥爭。(蔡親傑攝)

2009年,「出國深造」多年的藝人豬哥亮,被人在屏東發現行蹤,秀場天王回來了,不只回歸綜藝節目,就連春節賀歲檔,都在他的加持下衝出佳績。那幾年《雞排英雄》、《大尾鱸鰻》、《大囍臨門》部部破億,2012年的《大尾鱸鰻》更賣破4億,僅輸給魏德聖的《海角七號》跟《賽德克・巴萊:太陽旗》,是全台第3賣座的國片。

然而,豬哥亮與綜藝喜劇的紅利,並沒有在大銀幕維持太久,2016年時,《大尾鱸鰻2》僅管仍有1億7000萬票房,卻還不到首集的一半,隔年《大釣哥》沒有破億,只賣了6900萬,似乎觀眾漸感疲乏,隨著豬哥亮於2017年5月病逝,喜劇賀歲片的轉型挑戰,似乎也提早到來。

澎恰恰找上她 要拍麻將賀歲片《大三元》

同樣綜藝出身、近年轉戰電影的澎恰恰,儘管兩度執導《鐵獅玉玲瓏》電影,票房都敗於豬哥亮,但媒體似乎不死心,如今他轉當監製,還是不斷被問起,能否扛下豬哥亮的賀歲票房。

今年澎恰恰找上新銳導演陳怡妤,以麻將為題材拍賀歲片《大三元》,澎恰恰承受的期待,多多少少,也加在陳怡妤肩上,「壓力一定有,與其說是票房的壓力,不如說,雖然賀歲片大部分觀眾會買單,但其實從前年開始,反映在票房上其實已經更少,沒有4、5年前這麼樂觀。」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工作照,監製澎恰恰。(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今年澎恰恰找上新銳導演陳怡妤,以麻將為題材拍賀歲片《大三元》。圖為電影《大三元》工作照。(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會這樣子,其實壓力就是,你不能再認為說賀歲檔,國片票房就一定會好,還是要看你拍什麼故事、好不好看。」壓力恐怕不只是題材,在陳怡妤口中,產業環境同樣令人無奈。

憶拍片工時16小時起跳 陳怡妤:台灣產業環境讓人灰心

陳怡妤從世新大學電影系畢業後,旋即投入影劇製作,拍片、跟片的工作日夜顛倒,讓她生了一場大病;藉這機會,她赴美邊養病邊攻讀電影,之後在美國影劇產業待過,當編劇,也拍獨立電影。

「台灣像我畢業那時候,拍電影真的每天工作時數,大概都16個小時起跳,」無奈笑了兩聲,台美兩邊都待過,講回故鄉的產業環境,只能苦笑,「現在其實好一點,我覺得已經比較有觀念 ,不要再這麼爆肝,但是我那時候就是都很累,美國他們有非常完整的工會系統在support整個產業,就是12小時,這是規定,不能超時。」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02。(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陳怡妤從世新大學電影系畢業後,旋即投入影劇製作,拍片、跟片的工作日夜顛倒,讓她生了一場大病。圖為電影《大三元》導演陳怡妤工作照側拍。(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儘管工時較低,但很少有人會說,美國影劇產業不夠力,陳怡妤說那是因為他們的分工夠完善,「他們非常尊重專業,譬如像我們台灣的場記,可能都是剛畢業的學生來,但是在國外會有50、60歲的場記,終其一生就是做這個位置,他不會覺得說做這個職位,好像就比別人小,滿專注他們的專業在哪;還有我們選角,是我們想到誰,就打給他,他們有專業的casting(選角)公司,從大到小的角色幫你找。」

「連我那時候學生製片,在國外到哪裡拍都要申請,他們就是這麼有規範、有條理,申請之後警察會來給你協助,其實現在台灣也開始有了。」

產業有變好了嗎?陳怡妤客氣地露出微笑,「我覺得整體環境已經好很多,但是其實說實在,現在的工時跟工資,尤其工資,和我剛畢業時是一樣的,已經20年過去了,其實滿讓人灰心的。」

20190119-導演陳怡妤專訪。(蔡親傑攝)
產業有變好了嗎?陳怡妤客氣地露出微笑,「我覺得整體環境已經好很多,但是其實說實在,現在的工時跟工資,尤其工資,和我剛畢業時是一樣的,已經20年過去了,其實滿讓人灰心的。」(蔡親傑攝)

「邊扎針邊可做喜歡的事」她轉戰中醫,仍不忘兼顧影劇

她倒沒想過要換行,其實陳怡妤在美國時,看病竟然看出興趣,順道唸了中醫考到執照,開過一陣子診所,就連那段時間,都覺得可以兼顧影劇事業,「中醫跟西醫比起來,它沒有這麼累,扎針跟開刀比起來,我扎針下去,客人留針20分鐘,我就可以在旁邊做一些喜歡的東西啊。」

中醫比起西醫,是相對溫和的。陳怡妤坦言,捨棄西醫,專門看中醫的外國人是少數,會來的多是在西醫那邊已經求救無門,救不了的重症病患,「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實習時老師掛在嘴上的8個字,也變成貫串她人生的理念。

20190119-導演陳怡妤專訪。(蔡親傑攝)
到拍電影上,要如何論功過?陳怡妤倒也沒給答案,「創作沒有標準答案,今天我覺得好的,不代表別人覺得好,就是你心中衡量的尺到底是什麼?」(蔡親傑攝)

但到拍電影上,要如何論功過?陳怡妤倒也沒給答案,「創作沒有標準答案,今天我覺得好的,不代表別人覺得好,就是你心中衡量的尺到底是什麼?但我不會是一意孤行的導演,尤其做商業片更不能這樣 。」

新片就要上映了,《大三元》的定位,可說是台灣首部麻將賀歲片,是個小小的里程碑,但在人們對賀歲喜劇,已漸感疲乏的今日,整個成果是功是過,也只能留待觀眾下定論。

20190125-電影《大三元》劇照,澎恰恰02。(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新片就要上映了,《大三元》的定位,可說是台灣首部麻將賀歲片,是個小小的里程碑。圖為電影《大三元》劇照。(好孩子國際娛樂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