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批公文學問大,阿輝伯學皇帝,柯P字醜文直白

2019-02-06 12:00

? 人氣

多數公職批公文已用硬筆,但仍有少數會用毛筆。(李順德攝)

多數公職批公文已用硬筆,但仍有少數會用毛筆。(李順德攝)

戊戌年底,前教育部長葉俊榮做了一個放行動作,丟掉烏紗帽。他在管中閔案的決行公文上批示「勉予同意」,讓管成為台大校長。

這事觸怒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指葉不顧行政倫理,要他拿著辭呈「提頭來見」,還當著葉的面批示「勉予同意」葉的請辭。

公文用語「文謅謅」是必要之惡?

管中閔接到這張台大校長聘書,紙雖短路卻漫長,走了三六九天才走馬上任。接下來葉俊榮將歸建台大,不知管校長給葉講座教授的聘書是否也會簽下「勉予同意」?

「勉予同意」這四個字看在一般民眾眼裡是不接地氣、太過迂迴,但「這事攸關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公文用語。」資深官員說。公文用語是給公務員看的,「文謅謅」的用語是必要之惡。

蘇貞昌批公文除簽名、寫日期外,還會加註個人意見。(李順德攝)
蘇貞昌批公文除簽名、寫日期外,還會加註個人意見。(李順德攝)

一九九六年六月,連戰選上副總統但仍兼閣揆,引發在野黨不滿。連戰向前總統李登輝請示請辭,李登輝在連戰的請辭公文上批了「著毋庸議」四個字。這老式的公文套語,「毋庸議」這三個字可追溯至滿清道光皇帝對大臣奏摺的批示。這是種上對下的強烈的命令用語,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對於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不用再談了。」也就是說連戰不用辭院長了。不過最後連戰還是在輿論壓力下免兼閣揆。

台灣民主進程已三度政黨輪替。走街頭、穿草鞋的民進黨已穿過兩次皮鞋,但進入體制,也跟著在公文批起「勉予同意」。

儘管如此,藍綠首長在處理或批示公文的風格、使用的文具仍有分別。

近幾年六都市長崛起,新政治領袖公文批示文句直白的程度、文字書寫的美醜,令人大開眼界。

行政院院史館所陳設的檔案顯示,行政院的第一次行政院會,與會首長都是使用毛筆簽名的,對照韓國瑜所謂的「九五之尊」三六二三次行政院會,六都市長都以簽字筆簽名,可說大異其趣。

早期公文撰寫與批示皆為直式,由右至左書寫,首長多以毛筆核示。李登輝都曾使用過毛筆批示。至總統直選後,仍有首長以毛筆批示公文,且多為藍營首長,如前台北市長馬英九與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兩人的小楷字均甚為流暢娟秀。

首長批示公文,有的只簡單簽章,也有的會加註意見。(李順德攝)
首長批示公文,有的只簡單簽章,也有的會加註意見。(李順德攝)

柯批「不要惹我生氣」網路瘋傳

陳水扁上台以後,行政院長皆改以鋼筆或鋼珠筆批示公文,如江宜樺、毛治國等。至馬政府最後一任院長張善政,首度以原子筆批示公文──二○一六年二月,台灣出現罕見寒害,張批示要求所屬強化寒害因應措施。

民選首長雖不必苛求公文書用字,但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公文批示可謂絕無僅有。

一五年二月,台北市政府外洩一張公文於網路瘋傳,柯文哲批示文「特醜」的文體與遣詞用字,網友們都笑了。柯的批示文:「7萬元之差異,寫一堆公文。幾十億的問題不處理,處理這種事,請自己搞定,『不要惹我生氣』。」批示內容直白,易懂可執行。

前移民署長楊家駿前陣子被爆料,他在公文批示的文字沒人看得懂,下屬也不敢問,怕被飆罵,只能揣摩。官員說:「很多字連楊署長也不知道在寫什麼。」

相對於柯文哲批示文非典易懂,傳統應用文則具一定格式與用詞,但不乏贅字與文言,如「台端」、「該員」(這個人)、「該生」(這學生)等,公務員寫簽呈時,最常犯的是過多的「該」字。

前證管會主委戴立寧有一次批公文時,看了太多的該字,實在看不下去,就利用便利貼寫下一首打油詩,提醒公務員:「一紙公文九個該,一該該出問題來,該員爾後該注意,不該該處不該該。」打油詩內共神準點出九個該字。

毛治國批示「如擬」,表示尊重參謀的意見。(李順德攝)
毛治國批示「如擬」,表示尊重參謀的意見。(李順德攝)

威權時代也曾傳公文笑話,下屬得衡酌上意,看長官批「可」字的大小做定奪。若長官批小可,則依批示執行;若批了大可,就不必執行,因「大可不必」。歷任行政院長中,郝柏村、唐飛愛批大可,看得出軍人豪氣,其中郝喜歡用朱色鉛筆批閱公文,獨樹一格;陳冲、張善政則批小可,較具書卷氣。

游錫堃改革公文與世界接軌

蕭萬長、毛治國習慣批「如擬」,表示尊重參謀的意見;劉兆玄、游錫堃僅簽名及寫上日期代表同意;歷任首長各有不同公文決行風格,蘇貞昌除簽名、寫日期外,還會加註個人意見。

有關公文書的改革,歷任院長中,首推蔣經國的簡化公文流程以及公文用語,其次就不得不提游錫堃。游二○○三年任內推公文橫式書寫變革,將公文直式由右向左書寫的順序,翻轉為由左至右橫式書寫,漢字一、二、三改為阿拉伯數字,這是畫時代、與國際接軌的重要改革,沿用至今。

小英今年春聯回歸平凡

總統蔡英文今年的春聯寫了「恭賀新禧」。(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今年的春聯寫了「恭賀新禧」。(總統府提供)

豬年將屆。首長們於農曆年前夕,有人忙著寫賀歲卡,有人忙著寫春聯贈送民眾,祝賀民眾「諸事如意」、豬年行大運。傳統春聯其實是公文書的延伸,用字遣詞都饒富意義。直選總統或首長在春節前夕,有些人難免會請幕僚代筆。

前總統馬英九的春聯書法,飄著古典的「柳公權」風,連他自己都很滿意。去年他手寫「海宇熙春金雞去,乾坤生意駿犬來」,獲民眾及商家青睞、爭搶。今年他喬裝一日店員「馬大九」,逗趣地推銷他的春聯與新書,第一波十萬份很快就發完。

蔡英文總統上任的第一個春節,不想與馬英九的傳統風對決。她請人代筆,引用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的詩句「自自冉冉、歡喜新春」,結果被糾正為「自自由由」的筆誤,成為街頭巷議。豬年新春,蔡總統不想再掀話題,來個通俗的「恭賀新禧」,平盤開春。

內政部長徐國勇在春節揮毫活動中,與張炳煌等書法家共同揮毫完成「幸福安居、歡喜迎春」等八大字。一路比畫下來,徐被觀眾評為「最醜」春聯。小學老師出身的他,硬筆字堪稱雋永,毛筆字竟自稱「雞飛狗跳」,他說自己從小就不喜歡練書法。(李順德)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