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有凍死骨都化成了吉光片羽!「大時代下的杜甫」她們對酒當歌,一切都是為了記錄

2019-02-01 08:40

? 人氣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於2012冬季成軍,是由主唱Soft(左二)、吉他手Soni(左一)、Bass手Wing(右二)、鼓手Heihei(右一)組成的4人樂團。而將社會議題唱入歌詞,也成為她們鮮明的標誌。(甘岱民攝)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於2012冬季成軍,是由主唱Soft(左二)、吉他手Soni(左一)、Bass手Wing(右二)、鼓手Heihei(右一)組成的4人樂團。而將社會議題唱入歌詞,也成為她們鮮明的標誌。(甘岱民攝)

「我經常說,唐代詩詞就是李白、杜甫,李白選擇記錄他的人生、才華,對酒當歌怎樣的,就是很自我的紀錄,杜甫的話,會把他看到的路有凍死骨寫下去,我們也是在看這個東西,只是把自己看到的去記錄。」金框太陽眼鏡,配上金黃的短髮,Soft的造型俐落中帶張揚,似乎做好準備,隨時要展現自己。

確實也是這樣沒錯,Soft是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GDJYB)的主唱,他們此次受邀來台,參加音樂祭「覺醒大暖祭」,受訪結束,就要趕赴表演場地準備。

20190126-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專訪,主唱Soft。(甘岱民攝)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主唱Soft受訪時說,「我們只是把自己看到的東西記錄下去。」(甘岱民攝)

於2012冬季成軍的雞肉蒸蛋餅,是由主唱Soft、吉他手Soni、Bass手Wing、鼓手Heihei組成的4人樂團,如今已小有成績,2017年的專輯《23:59 BEFORE TOMORROW》,拿下金音獎海外創作音樂獎,同年再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同一份名單上的競爭對手,還有五月天、草東沒有派對。

雨傘運動也成了她們口中的輕快曲調 

將社會議題唱入歌詞,是雞蛋蒸肉餅如今鮮明的標誌,如在〈Hong Kong Family Story〉中,唱一個父親,與活在他暴力陰影下的妻小,「其實真的最重要,是記錄這個時代。」在Soft口中,他們也不是特別想為誰發聲,只是留下一點時代的吉光片羽。

雨傘運動那年,一名反對占中運動的藍絲帶人士,帶著刀械出現在現場,當記者問他為何要帶刀上街時,他的答案是:「嗰把刀我係去全世界都帶住。因為點解呀?我去到邊度我都好鐘意食水果嘅,每一個國家必須要食,榴槤乜乜乜。」(這把刀我到全世界都帶在身上,我很喜歡吃水果,每個國家都必須吃,榴槤等等),榴槤哥跟「榴槤乜乜乜」一詞於是在香港網友間爆紅,惡搞影片不斷,就連影帝黃秋生也拿著水果刀自拍,發文說自己喜歡吃水果,例如榴槤。

心向杜甫的雞肉蒸蛋餅,當然沒放過這個機會,那一年他們直接做了一首《榴槤乜乜乜》,曲調很輕快,歌詞很直白,「香港 曾經係一個美好嘅地方/我哋努力維護 但敵不過豺狼與虎/佢哋一口一口咁蠶食 一次又一次嘅壓抑/無法逃避 我們無法逃避」,當時雨傘遍地開花,他們成為其中一處風景。

4人開始關注社會議題的時間,各有先後,Soft可能是最早的,唸中學時,已經會跟人討論,2003年便曾上街,加入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大遊行;其他人也是看了新聞,在跟朋友的過程中,「然後就看見這個社會的荒謬。」Heihei說,像她就是出社會工作後,才開始有意識。

20190126-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專訪,鼓手Heihei。(甘岱民攝)
談到對社會議題的關注,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鼓手Heihei說直到自己出社會後,才對這些事情有意識。(甘岱民攝)

「其實真的不是刻意啦,只是你有時候真的翻開新聞,覺得有必要去發聲,所以才走出來。」Soft說,網路上有些相反立場的人,可能會批評他們是「左膠」(註),「我們就覺得,只是跟你想法有點不一樣而已,要那麼極端,我也沒辦法。」

註:左膠是2010年後,出現於香港媒體及網路社群的政治術語,常泛指不現實的左翼分子或只講理想的左翼分子,而不是指傳統親中共的香港親共人士。

Wing大學唸過好多科系,唸廣告、唸社工,去年才終於畢業,社工背景,讓她對制度問題格外感觸,「一個社會的制度有問題,可能要花幾十年時間去改變,社工界的工作者,可能花1、2年覺得解決不到問題,可能就心意就有所改變」道路阻且長,路上能用音樂做什麼?Wing笑得靦腆,「所以我們要必須要更去支持,那些默默耕耘、還沒有放棄的人。」

20190126-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專訪,貝斯手Wing。(甘岱民攝)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貝斯手Wing大學時期曾念過社工相關科系,這樣的背景讓她對制度問題格外有感。(甘岱民攝)

中港台音樂人的微妙連結 她們寫的「比中國直白,又比台灣委婉」

大概是面對的處境、威脅類似,港台音樂人、樂團之間,向來有著一份特殊情感,但Soft認為,台灣的樂團會更直白一點,「真的會很大聲去控訴」,香港很多樂團,倒也不是不關心,但,「可能因為現在的香港,始終是有一點改變。」她露出苦苦的微笑,「我們自己有時候,也不是想要說去談一些什麼社會、政治議題,只是覺得,有需要去幫助記錄這個時代。」

「真的不是說為誰發聲啊,只是為我們自己發聲,」紀錄還真的只是記錄,藝術創作如何對抗體制,Soft給的答案很果決:「如果是為弱勢發聲的話,倒不如你自己真的做點什麼。」

20190126-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專訪。(甘岱民攝)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主唱Soft(右二)表示,歌曲本身才是重點,聽不懂歌詞也沒關係。(甘岱民攝)

來自香港的4人樂團,歌詞轉了又轉,比台灣委婉,又比中國直白,Heihei就說,有些朋友確實只是單純喜歡他們的音樂,不會理會歌詞,可能是聽不明白,也可能是沒去探索,或是有些叔叔、伯伯都會聽,但不會留意裡頭的東西,就是覺得好聽;Soft坦言,這也是他們想做的,很多香港、華語音樂很重視歌詞、內容,但他們認為,歌曲本身才是重點,有些人不知道他們歌詞到底在講什麼,甚至理念是相反,也沒關係,「如果他是在牆的另一方,但喜歡我們的音樂,我覺得也很好。」

「算術民謠」亂中有序,複雜編曲「玩死自己」

雞蛋蒸肉餅的音樂,是獨樹一格的「算術民謠」(Math-folk),那是他們將「算術搖滾」(Math-rock)混合民謠創造的風格。音樂系出身、團員稱為「音樂總監」的Soni說,這個曲風就是段落間的變化很大,可能Bass跟鼓是一個拍子,吉他是另外的拍子,「但我們就是聽起來就是亂中有序。」

20190126-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專訪,吉他手Soni。(甘岱民攝)
香港樂團「雞肉蒸蛋餅」中吉他手Soni被團員稱為「音樂總監」,Soni指出「算術民謠」曲風段落間的變化非常大。(甘岱民攝)

複雜的編曲,也是算數、數學兩字的由來,邏輯、排序扣得緊,有時當然也會成為挑戰,「有時我們練團,就是玩了自己,跟人生一樣,不一定每一次都能夠順利。」Soni笑得無奈,Soft則直稱,常常就是練到很煩,在練團室裡大嘆:「歌誰寫的?」

去年底他們發行了新EP《方圓》,裡頭〈方圓〉這條歌,磨得特別久,Soni的吉他部分雕琢7、8個月,還是出不來,最後死線在即,她讓Wing先用Bass去配合鼓,最後她自己再用吉他配合Bass,終於讓招牌主打歌問世。

「每個人只看到自己想看的」標籤易貼難除  

但畢竟是想記錄時代,歌裡還是含著對社會的觀點,歌詞寫著:「你 到底有多認識誰/誰的說詞一定完美」;「誰誰是如何/誰誰又一直做錯什麼/誰到底有多認識誰/又被扣上莫須的罪」,是方、是圓,難以說清楚,Soft說,經歷過的事件讓他們知道,世上沒有所謂的真相,只有角度,就是怎樣去看待一件事情,或用什麼樣的說法傳達。

緊緊扣著多元為主旨,雞蛋蒸肉餅這一回,不僅是對時代的省思,也像是想擺脫自我的標籤,Soft就說:「可能有些人覺得,我們是很政治的樂隊,也可以說我們是很可愛的⋯⋯文青風啊,重點在不同的地方,每個人可能只看到自己想看的而已。」語氣裡有無奈,畢竟始終是做音樂的人,儘管走著杜甫的路,但當議題被關注的程度大過音樂,心底多少,還是有幾分無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