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台灣最大製片廠文化部和公視,找尋說本地故事的方法

2019-02-05 12:00

? 人氣

鄭麗君用石匠蓋教堂,比喻自己對影視文化的願景。(柯承惠攝)

鄭麗君用石匠蓋教堂,比喻自己對影視文化的願景。(柯承惠攝)

公共電視改編作家吳明益的魔幻寫實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將投入約一億五千萬元,拍攝十集電視影集,是繼時代劇《傀儡花》之後又一部旗艦作品。

公視每年有九億元新台幣的預算,今年再加上各種補助與特別預算計畫,獲得近二十億元的經費,創史上新高。

文化部政次常次都投入

文化部長鄭麗君續留內閣團隊後,多次分享一個故事:有一個人看到兩位工匠在堆石頭,便問他們在做什麼?其中一位回答「堆石頭」,另一位工匠則回答「我在蓋教堂」;前者是行動,後者是願景,而她要當個蓋教堂的工匠。

鄭麗君在兩年多的文化部長任內堆了很多石頭,啟動文化內容投資計畫、推動《文化內容策進院設置條例》與擘畫大公廣平台等,都是為了構築她心中的教堂——將這片土地上的故事說給台灣人聽,也讓全世界聽見。

蓋教堂的工匠不只鄭麗君一人。政次丁曉菁是資深媒體人,曾任公視節目部經理,曾製播新聞與戲劇,準確掌握公共與創新精神;常次李連權是政大經濟所碩士,長期服務於公務體系,練就一身溝通協調能力。兩位次長一人負責創意內容開發,一人負責協調資金通路,要讓台灣的故事站上國際舞台。

走出世界要有陸海空三軍,陸軍是台灣在文學、動畫、遊戲與影視音的文化內容;空軍是國內外的OTT(Over The Top)通路平台;海軍是公共媒體。公視像是一艘航空母艦,在廣袤的海洋中,率先開出一條航道。

公視自二○一七年開始徵集「新創電影」,陸續邀集或徵件類型戲劇或電影創作,「這是公視的責任。」公視節目部經理於蓓華直言,公視面對觀眾,必須提供好內容;面對產業,必須補充商業電視台的不足,打造沒有包袱而能自由創作的空間。

觀眾無法從公視戲劇中感覺娛樂

公視自一九九八年成立至今,已經過了二十一個年頭,普遍被認為是社會紀實取向,投件的製作團隊往往也因此囿限。產業端走不出新路數,觀眾無法從中感覺娛樂,「那我們就走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吧!」於蓓華說。

公視這艘航空母艦在偉大的航道上捲起「類型新浪潮」,從一開始徵集懸疑推理、警匪犯罪、恐怖驚悚,後來又加上喜劇、歌舞、奇幻與愛情,最後乾脆全面開放,接受所有類型投搞,就是要在這片幾無波瀾的影視音市場拓展多元的路線。

類型意味著一套說故事的方式,好萊塢將所有故事說遍了,台灣要如何讓人耳目一新?於蓓華舉Netflix最近上線的韓劇《李屍朝鮮》為例,這齣戲以十六世紀的朝鮮王朝為背景,雖然也是殭屍片,但拍出與《陰屍路》截然不同的風格。看看韓國,想想台灣,她雙眼發亮地說:「我們還有太多沒有做!」

「前提是我們要有正常運作的投資環境。」於蓓華說。文化部與公視這兩年積極開路,經常被笑稱是台灣最大的影劇製作公司,但前者是公部門,後者是非營利機構,沒有回收與獲利,將無法長期挹注文化內容產業的活水。

文化部推出獎補助與投融資雙軌並行的文化內容產製計畫,企圖建立文化金融體系,以「國家隊」振興市場。而公視也於去年發展「戲劇孵育計畫」,徵求主創團隊提出十三至二十集的連續劇劇本,以一年的時間與劇本顧問共同孵育,入選後,鼓勵製作公司與公視籌資合製。

過去有不少戲劇作品是透過文化部補助公視投資,但於蓓華認為,台灣要從代工制走向合作產製,若製作團隊也成為投資方,便必須負擔市場賺賠風險,將不只是創作「作品」,而是推出「產品」,與國際競爭者直球對決。

公視這幾年的作品不僅在市場上有所表現,也透過國際平台傳播而產生影響力。例如《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播出後,不少人想要購買「內容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 IP),公視也開始製作第二季。台灣的內容產業雖然還像是手工業,土法煉鋼,但若提早評估規畫,機會仍然會留給準備好的人。

文化部與公視先探了路

農曆年前,公視邀請一群司法記者與法界人士觀看三月即將上映,以無差別殺人為題材的寫實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於蓓華初次看完,一直掉眼淚,她說:「台灣真的不比別人差,我們的寫實劇不輸韓國,我對台灣有希望。」

鄭麗君有一句口頭禪:「一個人走一百步,不如一百人一起跨一步。」文化部與公視先探了路,台灣的文化產業與類型創作正由內而外形塑出自我風格,期待透過國際輸出與文化傳播打造品牌,說自己的故事。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