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自中東,流落熱帶島嶼的難民營,只能用WhatsApp寫作……他卻贏得澳洲最重要的文學獎!

2019-02-05 10:00

? 人氣

伊朗庫德族記者布切尼用WhatsApp寫下《沒有朋友,只有山》。(取自amazon.com)

伊朗庫德族記者布切尼用WhatsApp寫下《沒有朋友,只有山》。(取自amazon.com)

「我無權慶祝,因為我還有許多朋友仍在受苦。」36歲的伊朗庫德族記者布切尼2013年從伊朗逃亡前往澳洲尋求庇護,卻被拘留在太平洋島上的難民營。5年來他用通訊軟體WhatsApp紀錄難民營的生活,寫下一本小說《沒有朋友,只有山》(No Friend But the Mountains,暫譯),獲得2019年澳洲「維多利亞文學獎」和「維多利亞總理文學獎非虛構類」,但他卻被禁止進入澳洲領獎,只能在難民營中透過WhatsApp發表得獎感言。

 

擔心手稿被發現  作者用WhatsApp完成整本小說

布切尼(Behrouz Boochani)為了逃離伊朗政府對媒體的迫害,2013年搭船行經東南亞輾轉抵達澳洲尋求庇護,然而澳洲政府對難民採取嚴格的「離岸政策」,布切尼也跟著其他難民被關押在鄰國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馬努斯島(Manus Island)的難民營。營中的生活如同監獄,環境惡劣、擁擠,警衛每周或每月都會突擊檢查難民的房間,布切尼擔心手稿會被發現,只能靠著手機通訊軟體記錄營中生活,一寫好便立刻發送出去,他形容WhatsApp就像是他的「辦公室」。

《沒有朋友,只有山》典故出自庫德族諺語「庫德族沒有朋友,只有山」,全書以波斯語逐字逐句地拼湊撰寫,透過WhatsApp傳送給譯者、雪梨大學哲學系研究員托費希安(Omid Tofighian),一點一滴的完成整本小說。托費希安代表布切尼領獎時表示,獲獎將對澳洲的難民政策以及全世界流離失所的難民和流亡者帶來深遠的影響,布切尼的小說道出了這些年,住在馬努斯島上的難民遭受到的系統性受虐和邪惡的「新殖民暴力」。

文學獎破例頒給非澳洲公民 布切尼遭拘難民營無法親自領獎

「維多利亞總督文學獎」規定,作者必須是澳洲公民,確保得獎作品是描述澳洲的人與事。不過在評審推薦下,文學獎主辦單位為了布切尼破例。評審形容,《沒有朋友,只有山》是令人驚艷的藝術作品,並讚揚布切尼用字精準、饒富詩意,且帶有批判性。維多利亞文學獎(Victorian Prize for Literature)獎金為10萬澳幣(約新台幣223萬元),維多利亞總督文學獎非虛構類項目,獎金為2.5萬澳幣(約新台幣56萬元),因此布切尼總共可以獲得約新台幣279萬。

然而布切尼本人卻無法親自到澳洲墨爾本領獎,他透過WhatsApp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他很開心讓外界關注難民困境,但另一方面「我覺得自己沒有權利接受這個獎,因為我還有許多朋友仍在這裡受苦。」

投書媒體、拍攝紀錄片  布切尼揭露難民營生活,盼結束野蠻政策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也透過WhatsApp詢問布切尼的得獎感言,在斷斷續續的通訊過程中,布切尼說,他的目標是讓澳洲和全世界的人深刻理解到這六年來,馬努斯島和諾魯上的無辜難民面臨何種系統性的折磨,「我希望這個獎讓更多人關注我們的情況,帶來改變,結束這個野蠻的政策」。

布切尼在難民營中也經常為《衛報》撰寫文章,在推特上紀錄馬努斯島的生活,並與一名導演合作,用手機錄下難民營中的生活片段。這些影片也被剪輯成紀錄片「Chauka, Please Tell Us The Time」,並在澳洲的電影節播出,引起外界關注澳洲在海外強制關押難民的不人道做法,最終使得澳洲政府在2017年關閉馬努斯島的難民營,重新安置六百多名尋求庇護的難民,布切尼也是其中之一。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