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專欄:美國「集氣」打中共!台灣還在「裝睡」做大夢?

新春過年按照習俗都想要沾點喜氣,所以許多政治人物都會趁機到處發紅包。可是中共卻趕在除夕夜前的2月3日發布新歌「我的戰鷹繞著寶島飛」,該MV中還出現眾多台灣畫面,特別是台北101大樓的畫面中還有一枚空降兵徽章,充分表露濃濃的對台武力威嚇之意。與此同步,「留島不留人」的肅殺之語也在網路上隨之而起!

據說「留島不留人」是遲浩田在國防部長任上說過的。遲浩田是六四屠殺事件的關鍵人物。1989年5月,戒嚴部隊進駐北京,在劉華清擔任總指揮和遲浩田擔任副指揮的剿滅下進行了「六四清場」,這位遲大將軍對待自己人民從不手軟的。遲浩田於1993年出任國防部長,傳說曾經對台恫嚇口出狂言道:「寧可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惟,另一傳言則說是另位中共上將國防部長曹剛川任內撂下的狠話。只不過這都已是上一世紀權當笑話的雲煙往事了。

中共強烈意圖要阻止第三國干預其侵略台灣

今年最新的情資應屬於美國國防部於1月16日公布的《2018年中國軍力報告》,該報告指出「中國近年來擴展轟炸機巡航能力,很可能將美國與其盟國作為攻擊目標,解放軍也持續加強攻擊台灣的能力,意圖阻止第三國干預中國攻打台灣。」

另一則消息則是1月29日美國國家情報局長寇茲(Dan Coats)在出席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所舉辦的全球威脅評估年度聽證會上所指出的,「幾乎可以肯定,中國將會繼續對台灣施壓,並且同時提供誘因,迫使台灣接受『一個中國』框架,達成台灣最終被中國管控,而中國也會以美國的反應作為指標,評估美國對該區域的決心。」寇茲同時還認為,「中國會干預西方民主選舉,加劇竊取美國及其盟友的經濟、軍事和技術機密,並利用美國社會的開放來達到影響美國政策及削弱民主的目的。」

寇茲在參議院的證詞中所提到的「中國會提供誘因,迫使台灣接受『一個中國』框架,達成台灣最終被中國管控。」之言,凡此都在在警告著美國社會對於美台關係的高度警覺性。說白了,如果美國再不快速加強對台灣關係的緊密度,台灣難免要陷入到被中共赤化的深重危機!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寇茲,在30日向參議院進行全球威脅評估報告。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寇茲,在30日向參議院進行全球威脅評估報告。

有誰會問:千萬不要成為被中共爆打的受虐兒?

寇茲之言是不是危言聳聽呢?只要回想一下諸如「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以及「亞洲再保證」等諸多親台的政策內容之制定與實施,甚至於上月底還主動釋放出美國國會議員支持「邀請小英總統訪美並赴國會進行演講」的敏感訊息,即可洞悉美國對台政策確實正在加速進行大幅度修正。

所以,我們當然很容易感受到,中共對台灣越是施壓霸凌,美國就會以實際行動表現對台灣更友善更支持。於是就有人要警告說,千萬要小心,不能成為美國的棋子(或棄子)?

令人啼笑不已的倒是:在相同景況下,卻很少有人警告說:千萬要小心,不要成為中共的棋子(或被爆打的虐子)?

還有人翻開歷史對我們振振有詞地說:之所以會擔心成為美國棋子而隨時會被美國「出賣」,是因為美國曾經出賣過台灣?

對此,綠營說的無非是戰後美國把台灣交給流亡政權的國民黨軍隊並支持其遂行恐怖統治(代表作是柯喬治的《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而藍營所說的,則是中國內戰時,美國放任中共打垮蔣氏政權導致大好江山全面丟個精光,又於1979年捨棄台灣的外交關係轉為跟中共建交的史實。

徵諸現實,無分藍綠,雙方所談的「美國會出賣台灣」都屬於「台灣性」和「中國性」的感情屬性之相對投射,也可以說都是老年代所曾經歷過的一種被蓄意蒙蔽的史實認知所做的謬誤演繹。

現在卻又多出一份版本:比如阿北柯P這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歷史白癡」,在去年所說的「台灣只是美國總統川普架上的一項商品(Taiwan is only a product on the shelf)。」然而,如果有人去反問柯P:「那台灣是不是中共架上的一塊肥肉?」我猜,他可能又只會摸摸頭顧左右而言他吧?

「和平協議」就是投降合約,必成千古恨!

又還有另一類人喜歡說:「兩岸關係」的位階高於「台美關係」!因為只要搞好了跟中共的關係,就一定會天下太平,然後大家一起賺錢發財(這得要先具備「權力尋租」的超級本領)。也因此而在「習五點」被正式提出之後,即開始有人跳出來重彈「兩岸和平協議」之說。

比如前省議會議長高育仁所提的:兩岸現階段應「相互承認重疊的主權,相互尊重分立的治權。」另一位則是藍營太陽之一的王金平,再度公開拋出:「簽署『和平協議』是遲早要談的事情」。

議談「和平協議」是個美麗的謊言,習近平站在中共的立場自該會樂於接受。但彼所預設的前提必然是已先綁好的「一中原則」,也就是在一個中國,而且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唯一原則下才得以展開「兩岸和平協議」的洽談。這不免又得令人想起1951年簽訂的《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協定》,其結果就是演出了一場解放軍進入西藏的屠殺與人身自由的無限禁制;再往後延伸到香港的「港人治港」50年保證不變之鄧小平的鄭重承諾:「實際上,五十年只是一個形象的講法,五十年後也不會變。前五十年是不能變,五十年之後是不需要變。」

言猶在耳,香港才回歸20年不到,2014年6月10日中共國務院即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聲稱:香港社會有人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認識模糊、理解片面,所謂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該文件還高調指出:在「一國兩制」中,兩制僅能「從屬」於一國,特首人選「必須愛國愛港」,特首與立法會普選制度都要「符合國家安全及利益」。

如果再加上北京低端人口的無情清洗,以及新疆維吾爾族的「再教育營」之暴行,還有成千上萬的無端被消失所謂「異議人士」們;則果真台灣有人要推動「兩岸和平協議」,也姑且假設那些推動者們真的是要居於謀求「兩岸和平」的基本用心,是不是也應該先把這類惡名昭彰的先例都要站出來「說清楚、講明白」呢?

台灣人嚴重缺乏「基於國家自信」的安全感

台灣之所以總會有人對於是否成為美中兩國的棋子而心存疑慮,正充分彰顯了台灣人嚴重缺乏「基於國家自信」的安全感。從歷史上看,400多年來,我們就從不曾擁有獨立主權的「正常國家」。即使從荷西的大航海時代起算,到明鄭入台,再到清領及日據,台灣一方面是東亞海上貿易樞紐,又都是聽憑任何強權宰制的俎上肉;即令戰後蔣氏敗撤入台,也一樣當作「基地」(而不是個正常國家)在統治。而蔣家父子之所以能面對中共並「保住」台灣,其實真正的倚仗的就是美國。職是,我們就聽到了文首所提及的美國國家情報局長在國會之證詞所直陳之言:「中國也會以美國的反應作為指標,評估美國對該區域的決心。」

從這句話裡,我們已經很清楚的意會到:中國是否會侵台,完全繫於美國「對該區域的決心。」

那麼,為何寇茲不是說「美國對台灣防衛決心」?而卻要說「美國對該區域的決心」呢?

所謂「該區域」(從亞太第一島鏈擴展到印太戰略)就是一種防堵中共擴張圖霸的基本布局。請容我再說一遍:戰後的太平洋格局乃是美國犧牲多少年輕人的鮮血與生命才打下來的地盤,並經過數十載的用心經營而奠下的基業(一大群親美政權的盟邦)。她怎可能放任中共去染指並侵蝕她的龐大根基?

習近平春節講話。(新華社)
習近平春節講話。(新華社)

「保護台灣」=「保護美國戰略利益」

80年代以降,美國迷信經濟能與民主自由是相輔相成的。所以她們傾盡全力扶持中共政權,包括對中共不斷踐踏人權的案例也視若無睹,充耳不聞。如今終於夢醒,中共並非美國所預想的。當中國經濟崛起之後,卻反其道直奔「世界新秩序創造者」的圖霸之路。是可忍,孰不可忍?美國舉國開始集氣反中共。縱使沒有川普上任,換上任何人當總統也都必然要對中共進行圍剿。

是以,當時序來到「八國聯軍」已正準備二度興兵痛打中共政權之際,台灣島所處的地緣政治位階也隨之來到前所未有的「重中之重」之分量。而同時的,「保護台灣」就也成了「保護美國戰略利益」的同義詞了。

如果這樣去理解,你認為美國還如何能把台灣當「棄子」嗎?

萬一台灣被中共侵佔,美國會不會攻台?

返一步說吧!如果台灣被中共統一,中共會不會又像當年日本發動戰爭一樣的把台灣當作南向的基地般,又再次將台灣用為「西出太平洋」的前進基地?

還有另一個更突兀且更深刻的後續問題,台灣立刻就成為美國必須奪回的戰略島嶼,屆時,台灣人民會不會為了中共政權而抵抗美國人?台灣人屆時能有選擇權嗎?

然後,我們大概就不會再去問說:「美國會不會棄台?」反而的,我們必然要去認真面對一個看來很滑稽的大難題,或說是更正確的問法是:「美國會不會攻台?」

兩岸關係已經沒有模糊化的空間了,台灣也已來到選邊站的時序了;所謂「維持現狀」乃是基於中共願意「保持現狀」,如果習近平已三令五申地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再進而創造「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所藉以營造出來的「中國夢」之「民族主義」的巨大能量,已經讓她回不了頭了!說穿了,當前就已經是「現狀全都改變了」,小英總統還要自欺欺人地死守住「維持現狀」的挨打的小媳婦政策嗎?

20190205-總統蔡英文出席「台北市覺修宮」發放福袋,包括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內政部長徐國勇、新科立委何志偉等人陪同出席。(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尋求連任會不會改變「維持現狀」的承諾?圖為蔡英文發放福袋。(蘇仲泓攝)

小英連任的嚴苛難題:在內政而不在外交

嚴格講,台灣面對的現實非常嚴苛。台商和中共一起合作創造了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現在中共則意欲借著這幾十年累積下來的資源去打一場世界霸主的賭賽。這就深深觸動了美國朝野的敏感神經。重返歷史現場,當年是賓拉登的恐佈攻擊讓美國整整迷失二十年,將精力全都投注到反恐事業上,才讓中共乘機一步步竄起。而今川普或民主黨已是有志一同決心要拉下中國,使出的手段必會層出不窮。但以台灣長期以來的藍綠惡鬥,無異是忙著「向內看」而疏於「向外看」。

大勢只能跟著走,而不是逆著硬行。國民黨一行人忙著跪降賣台,只圖著要賺人生最後一桶金;而美丶日兩國不懂中文,無法從社會底層接觸並認識到台灣的庶民社會,這一塊恰正是老K可以拿來變賣的最大籌碼。

如今,我們所面對的乃是一場地緣政治變動的大戰危機,而我們正是危機的焦點之一,隨時都有擦槍走火的事件會突然爆發。無奈政府與民間似乎從未好好正視或做好凖備!

民主選舉只是內政的改造,無法改變外面的大格局。美國承續英國建立的霸權,是最成功也是最溫和的帝國主義,換成史達林丶希特勒或大日本帝國,絕沒這麼好對付。而這就是軟實力的抉擇,台灣如此,中共的權貴們亦如是。所謂的「中國夢」縱使真正達成了,卻是連中國人自己也都無法享受的另一場「惡夢」。

在全球競足下,軟實力對於台灣已是排名在前段班,但硬實力卻因長期疏於經營而逐漸往後退卻中。如果我們能認真去細看中國的2025,並領會出那才是台灣急需發展的科技事業,也許我們就不至於如此迷惘了。

老實說,台灣政府至今的科技產業政策仍停留在舊時代,諸如5G事業,人工智慧,超級電腦,量子電腦,AI機器人,精準醫療,及高端軟體研發事業等等,我們的政府根本仍停在喊口號的自嗨情境而己。試想,教育部忙於課綱,科技部忙於計算研究論文,幾年數千億的公共投資完全與此無關,人民的納稅錢就這樣被墮落的官僚們虛擲浪費了!

簡單說,台灣國家機器已喪失引領社會發展的能耐,而政治人物則忙於選舉,現又忙於扮演網紅而急於曝光,對全球科技大戰略的佈局自是完全落空了!只要我們肯虛心對比於以色列丶新加坡丶日本,我們大約就能知道問題何在了。

無知無法領導,那也不是多數決的問題,更不是韓粉丶柯粉所能理解的能耐。是要善用人材、重用人材,而不是只用奴才、盡聽媚語!單單大學博士教育的崩解,藍綠高層都不願去認知其嚴重性,且還都提不出一套方法,只能空看幾千億公共預算白白流失而已!不圖於此之銳意改革,換誰來當總統都照樣「找不到台灣人的未來與自信」!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