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阿爾卑斯山外交戰》義大利民粹政府私會「黃背心」領袖 法國召回大使:這是令人無法接受的挑釁

英國尚未正式脫歐,歐盟內部又有危機,因為歐盟創始國法國與義大利爆發外交齟齬,主因是義大利副總理、民粹政黨「五星運動」黨魁迪馬奧,日前私下會晤法國反政府示威「黃背心」運動領袖,對此法國召回駐義大利大使,而迪馬奧的意圖在於5月登場的歐洲議會選舉,藉由掀起反法風潮,與義大利極右政黨「北分聯盟」搶奪歐洲議會席次選票。

不滿私會黃背心 二戰後首次召回大使

迪馬奧(Luigi Di Maio)5日到法國首都巴黎郊區,與「黃背心」(Gilets Jaunes)領袖之一的勒瓦瑟(Ingrid Levavasseur)、發言人查倫松(Christophe Chalençon)等角逐歐洲議會席次的參選者私下會面,並推文寫道:「改變之風吹過阿爾卑斯山了。」不過迪馬奧此舉隨即引發法國反彈,法國外交部7日召回駐義大使,痛批迪馬奧的行為「令人無法接受」。

法國外交部發布聲明稱,「(義大利)近期的挑釁行為令鄰國和歐盟成員無法接受」,警告迪馬奧「別因持續干預而損害(法義)雙邊關係」。聲明也提到,「法國數月以來遭受不明指控、流言攻擊」,因此決定召回大使問話,「這是自二戰結束以來,從未發生過的情況」。法國上次召回駐義大使是在1940年,當時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向法國宣戰。

民粹不信左右派 暗諷馬克宏是老政客

「這不是永久召回,但仍有必要發布聲明」,法國政府發言人葛里沃(Benjamin Griveaux)8日告訴歐洲一號電台(Europe 1),並稱迪馬奧與他的盟友、同為義大利副總理的北方聯盟(Lega)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應關注於他們自己面臨的挑戰,而非對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展開攻擊,「迪馬奧與薩爾維尼的謊言,沒能阻擋義大利一路衰退」。

迪馬奧則投書法國大報《世界報》(Le Monde),為自己的行為辯解,指控法國不論左右兩派,都在推動極端自由主義,增加法國人民的不安全性,以及大幅削減他們的消費能力,「這就是為何我想與『黃背心』運動領袖會面......我完全不信任歐洲政治未來要由左派或右派,或是遵循老路卻聲稱『新型』的政黨領導」。而在10個月前,迪馬奧還計畫與馬克宏攜手合作。

曾談結盟 今日為選票煽動反馬克宏

迪馬奧領導的五星運動(M5S),原本要與馬克紅領導的「共和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在歐洲議會結盟,結果現在卻與北方聯盟同陣線,不斷抨擊法國,目的就是為了重獲反體制的選民支持。義大利媒體《新聞報》(La Stampa)記者貝伊(Francesco Bei)告訴法國電視台「France 24」:「整個問題出在義大利內部政治,還有M5S為了選票而煽動反馬克宏情緒。」

由於法國是義大利第2大貿易夥伴,義大利每年出口法國的商品總值超過100億歐元,因此迪馬奧的舉動,恐怕會對法義經貿造成傷害,義大利工業總會(Confindustria)及法國企業行動聯盟(Medef)呼籲各自政府,進行「建設性對話」以化解爭端。不過貝伊表示:「儘管義大利是法義貿易的淨受益者,但看在M5S眼中,這是法國資本主義侵略義大利。」

惹怒法國恐傷經濟 法航可能不救義航

義大利工業總會會長波喬亞(Vincenzo Boccia)直言,義大利民粹政府的行為踩過紅線,「他們的行為令人無法理解,對國家造成傷害,特別是經濟」,更稱這是「義大利史上從未有過的情況」,而首當其衝的是義大利航空(Alitalia),該航空過去20年收益持續下滑,而法國航空所屬的「法荷航集團」(Air France-KLM)原計畫收購義航20%股權紓困,現在則因「政治因素」可能改變心意。

義大利2018年6月組成西歐首個民粹政府,身兼內政部長的薩爾維尼揚言,會信守承諾遣返非法移民,同時拒絕海上漂泊的難民船隻在義大利停靠,當時馬克宏就痛罵義大利「憤世嫉俗且不負責任」,批評興起的極右國族主義和民粹浪潮如同「痲瘋病」,薩爾維尼則三不五時回嗆,1月又罵馬克宏是「爛總統」,而法國一直不隨之起舞,而法國歐洲事務部長盧索瓦(Nathalie Loiseau)直言,當法國召回駐義大使時,代表「遊戲時間結束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