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福忠觀點:喜馬拉雅山麓的金錢遊戲

2019-02-14 06:30

? 人氣

作者指出,喜馬拉雅山南麓的錫金邦,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基本收入實驗所。(圖取自trip-savvy.com)

作者指出,喜馬拉雅山南麓的錫金邦,將成為全球最大的基本收入實驗所。(圖取自trip-savvy.com)

位於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北鄰中國西藏,東鄰不丹,西鄰尼泊爾,南面不遠的地方是孟加拉,這裡是印度的錫金邦 (Sikkim State),印度的「邦」相當於「省」。錫金是一個奇特的地方,有高山、有冰河,七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是一個大斜坡,從海拔 280 米、高到海拔 8,500 米。也許更教人想不到的是,計畫在 2022 年實施全面基本收入,沒有條件的發給所有 610,577 名邦民,每人每月的固定金額收入,成為全球最大的基本收入實驗所

基本收入 (Basic Income) 早已不是新概念,由政府發錢給大家,替代各種救濟與補助。使貧困的人得以溫飽;鼓勵有志上進的人進修,提高生產力、或轉業;讓退休的長者多一份餘力,做做年輕時未完成的心願;對已然富有的人,可以捐助社會服務。當然這都是理想,教人詬病的無疑是增長好吃懶做的歪風,喪失進取鬥志。全球各地多有的小規模的基本收入實驗。

那錫金邦有什麼條件推行全民基本收入?陡峭的山坡地,不適合耕作,除了茂密的森林,沒有太多的資源,但錫金邦卻是印度發展最快的邦區之一,有些作為甚至領先全球。例如遠在 10 年前就禁用僅用一次的塑膠用品,兩年前又禁用泡沫塑料與一次性的碗碟食物餐具,也同時禁用化學殺蟲劑與肥料,使整個錫金成為一個「有機邦」,同時政府又提供住屋給所有居民。

錫金邦的 61 萬人,有寫讀能力的教育程度高達 98%,使得貧窮底線以下的人口僅有 8%,印度平均則為 30%。利用陡峭山地的河川,錫金邦多年來建立了不少大小水力電廠,所產生的能源 90% 出售,另外天然高地美景,每年也吸引 250 萬觀光客。所以能源與觀光,成了錫金邦的兩大財源支柱,而地小人口密度小,也使得錫金邦的發展容易、快速。

錫金邦境內 Teeta 1,200MW 的印度第二大水力電廠。(圖取自Kanglaonline.com)
錫金邦境內 Teeta 1,200MW 的印度第二大水力電廠。(圖取自Kanglaonline.com)

P.D. Rai 是錫金邦唯一在印度國會的議員,對錫金邦的發展非常自豪,他說如果基本收入在任何地方有機會成功,就是錫金邦。他並未細說怎麼做,也沒說發給的金額,但說是一項挑戰,也是最後的政治願望,如果成功,將是世界上最大的實驗場所,來證實基本收入概念的正確,正如臉書的札克伯格所理想的,基本收入可以讓網路安全、緩和貧窮、以及抒解自動化縮減人力造成的挑戰。

基本收入在較貧窮的地方效果較為彰顯。烏干達隨機選取 535 名 15-35 歲的貧困年輕人,每人發給 382 美元,多年以後回顧,這些人的商業資產增加了 57%,工作時數增加了 17%,收入增了 38%。

印度本身也有過基本收入實驗,選偏遠窮困的 20 個村莊,每人每月給予固定少量金錢,讓村民用在食物與健康,結果 68% 的家庭,兒童在學習上有優異的表現,新興的商業也加倍成長。

芬蘭不是貧困的地方,以 2,000 名失業的芬蘭公民為對象,實施兩年的基本收入實驗,每月給予僅夠生活的 560 歐元,不必報告用途,也不必報告是否謀職、是否進修,或是僅閒置在家。兩年下來,參加的人認為可以減輕壓力,也認為可以增加工作的動力,但是否是算是成功,實驗結果將於近日公佈。據統計,大部份芬蘭人支持基本收入,少部份富有的人不支持,因為一旦實施,勢必從他們身上加稅。

加拿大是另一個例子,安大略省從三個特定地區,選出 18-64 歲的低收入 4,000 人為實驗對象,單身的每年發給 17,000 加幣,兩人生活的每年發給 24,000 加幣,目的在檢驗這一基本收入對這些人,能否在食物、健保、壓力、居住、教育、就業各方面,有所改善。原以三年為期,因為省長改選換人,以過於浪費,且不足以代表大眾為由,終止實驗。

美國加州奧克蘭市 (Oakland),由 Y-Combinator 創投資助,在 2016-2017 年間實驗基本收入,選擇 100 人、每人每月支付 1,000 - 1,500 美元,結束後現又擴大到另外兩州,以 3,000 人為對象,1,000 人每月支付 1,000 美元,2,000 人每月支付 50 美元,以五年為期,檢驗受付者在生活上與動能上改善的情形。另一城市史拖克頓 (Stockton) 也將實驗基本收入,以 100 個低收入家庭為對象,每月支付 500 美元,為期 18 個月。

看起來各地的基本收入目標不盡相同,低收入地區以舒緩貧窮為主,高收入地區則有多重目標,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家 Pranab Bardhan 說,錫金邦與史拖克頓的概念並不相同,在已開發國家,基本收入在改造社會福利的結構,像是失業救濟,但中低收入的地區如印度,基本收入在供給廣大群眾在經濟上的安全,不僅僅是幫助極度貧困的人。

小規模實驗的成功,到底能有多少代表性,是否有如民調那麼準確,很難預料。所以錫金邦 61 萬人的全民基本收入,是一大嘗試,也可以說是一大金錢遊戲,如果成功,達到基本收入的擬定目標,不但是印度各邦的楷模,也會讓全世界刮目相看。

下一個看美國了,華裔實業家 Andrew Yang(楊安澤)宣佈競選 2020 年美國總統,政見之一就是基本收入,他說如果當選,每一 18-64 歲的美國公民,每人每月將付給 1,000 美元。另外要普及健保 Medicare 到全民,同時要將企業為主的資本主義,轉型為以人性為本的資本主義。我們拭目以待。

競選2020年美國總統的台裔青年創業家楊安澤(www.yang2020.com)
競選2020年美國總統的台裔青年創業家楊安澤。
(www.yang2020.com)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西海岸數位隨筆」,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