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如果老師肯摸我的頭就好了…」偷遍全國得手9億、重判22年,韓國神偷背後故事震撼社會

1999年7月16日,一名身穿花襯衫的男子登上韓國各大新聞頭條版面,那年他32歲,在公寓住家被警察逮捕,在攝影機面前他表情鎮定,在混亂的場面下,毫不遮掩的抬著頭,他就是因逃獄而聞名的傳奇人物申昌源(신창원),逃獄長達2年,期間還偷遍富豪財產,最終在公寓被抓到、更遭重判22年,但他的事蹟卻震驚了韓國社會,更有韓國民眾替他求情、希望可以減刑,到底他是如何逃過警方2年?而他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故事?

爸爸酗酒家暴、老師更說:「沒錢還來上學,快滾出去!」

在1967年,申昌源出生於全羅北道,小時候家境困難,母親在他八歲那年過世,只剩他與父親相依為命,無奈父親成天抽菸、酗酒,一見到他就是又打又罵,對他而言,童年並沒有美好的回憶,只有天天上演的夢靨。

國小時期的老師、同學從沒有正眼瞧過他,除了到處惹事生非,經常在附近店家偷東西,再以飛快的速度逃跑外,每當學校以各種名目叫學生捐錢時,申昌源都避不吭聲,因為他深知家裡連學費都繳不出來了,哪來的錢捐錢給學校!因此,學校老師也非常討厭這個「壞孩子」,時常體罰他,還曾對他大喊:「你個小兔崽子,沒錢還來上學,快滾出去!」家庭、學校沒有一個地方給過他足夠的關愛。

中學輟學後,申昌源因為沒有一技之長,開始遊手好閒、四處偷拐搶騙,15歲的時候,犯下了一起竊盜罪被抓,進入了少年看守所,幾個月後,他被放了出來,前進漢城(首爾的舊名)展開新生活,結果習性不改,又再度犯下竊盜罪,在牢裡待了一年的時間後,終於出獄了。不過他並沒有因此改過自新,反而變本加厲,在1989年,與4名同夥闖進文具店搶劫,並在過程中殺害了老闆,即便他只是共犯,依然被判了無期徒刑。申昌源在漢城的監獄裡服刑了一段時間,又被轉移至釜山矯導所,在釜山的監獄裡,他萌生了越獄的想法…...

0101
(圖/pixabay)

減重15公斤逃獄,搖身一變成為「韓版廖添丁」

1997年,申昌源開始實行「逃獄計畫」,由於在韓國服刑期間一般都要參加勞動服務,申昌源也因此擁有人生中第一個專長「木工」,擔任木匠的他,每天都會拿著鐵鋸工作。有一次,他幹完活之後,就順手藏了一把小型專門鋸鐵的鋸子,之後每天他都會趁上廁所的期間,花20分鐘偷偷地鋸開廁所窗戶的鐵欄杆,為了不被發現,每天都只鉅一小部分,就這樣花了4個月的時間鋸下了2根鐵欄杆,不過因為間隙太小很難容納他龐大的身軀,所以他決定制定一個減肥計畫,強迫自己瘦下來。

在1997年1月20日的夜裡,申昌源從窗戶的鐵欄杆間逃了出去,接著他順著通風口逃到了牢房的外面,再迅速跑向監獄的圍牆邊,爬過重重的高牆後,到達了外面的世界,暫時結束了他長達8年的監獄生活。然而,他沒有閒暇之餘享受自由之身,馬上在附近的一戶農家偷了幾件衣服和一輛自行車,之後騎著自行車前往釜山市區,最後決定打車前往漢城。

他的越獄過程將近一個多小時,但是卻沒被警察發現,這件事在當時的韓國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民眾大力抨擊監獄管理工作十分鬆懈。

這是申昌源第二次前往漢城,雖然在獄中學會一些木工的技術,不過礙於他還在逃亡、不能暴露行蹤,因此他只好重操舊業,繼續從事「竊盜」的活動,在短時間內,偷遍了韓國各地富豪,一共盜竊了9億8000多萬韓元。

此外,在逃獄後短短十幾天內,申昌源就交到了一位女朋友,之後2年的逃獄生涯,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又再度交了5位女友,他交的這些女朋友一般都是漢城的餐廳或者咖啡廳的服務員,家境一般,生活並不是很富裕,幾乎每位女友都知道他的真實身分,但因為申昌源每次約會都會為她們花下一筆錢,買名牌衣服和包包,所以這些女孩子都覺得他對她們很好,曾經他還為了追第一任女友,花了偷來的200萬韓元,用錢擄獲芳心,這也是為什麼他的女朋友們選擇不向警方報案的原因

除了把錢揮霍在女友和自己身上外,他也將部分的金錢捐給教堂、孤兒院和養老院,就這樣成了韓版的廖添丁、當代洪吉童(朝鮮王朝燕山君在位期間的一個盜賊,以劫富濟童聞名韓國歷史),與許多機構的院長或是工作人員都保持很好的關係,有時他還會去跟小孩子玩,或是探望老人。

00
(圖/取自youtube)

「如果當時有人能夠摸摸我的頭,說我是好孩子就好了…」

在申昌源逃獄之後,韓國警方為了盡快抓到嫌犯,投入大約95萬的警力,後來甚至還加入軍隊、懸賞獎金也不斷攀高,開始在韓國各地布下天羅地網,可是依然毫無犯人的下落…

1999年7月16日,是再平凡不過的一天,申昌源躲藏在全羅南道順川市的一間公寓內,當天天然管線壞掉,於是就打給附近的天然氣管道維修工,請他趕過來將這裡天然管線修復一下。這名維修工來到他的公寓時,發現公寓的男主人很眼熟,似乎就是新聞裡的那位通緝犯申昌源,後來,他就偷偷報警

接獲線報的警方立即衝向犯人住處,二話不說就將申昌源逮捕上銬,當時他身穿花色的緊身襯衫,被幾十名警力團團圍住,神情相當淡然,絲毫沒有一絲狼狽,記者從遠處大喊問他:「現在心情如何?」他淡淡地回答:「就那樣,心情很輕鬆(그냥 편해요.)」這畫面傳遍了整個韓國大街小巷,醒目的花襯衫迅速在韓國走紅,還因此快被賣到斷貨。

申昌源被重新逮捕之後,被判了22年零6個月的有期徒刑,至今仍在監獄裡服刑,現在的申昌源已經50多歲了。不過,現在仍然有些韓國人覺得申昌源被判處22年零6個月的有期徒刑,根本就是司法體系對他的挾怨報復,有點太重了,應該給他減刑,但韓國的法院並沒有因為他救濟過老人和孤兒,就可以逃避法律對他的一些懲罰。

再度入獄的他,不但在獄中讀書、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最後考上法律系,此外,也為自己的遭遇寫下了一本書《907天的告白》,書中寫到「為了抓捕我,甚至動用了軍隊,花了那麼多的錢,像我這樣的人,其實是有可能不會變成這樣的,小學的時候如果能有一個老師願意摸摸我的頭,跟我說我是一個好孩子,我也許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同時,他還是給韓國社會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為了不要再有像我這樣的犯罪者,請給這個社會上的、家庭中的問題少年們多一點愛。(저 같은 범죄자가 다시는 없게, 사회와 가정에서 문제아들에게 사랑을 주십시오.)」

2011年8月18日,申昌源在監獄聽到父親的死訊後不久,企圖自殺未遂。據獄方說法,本來對他不聞不問的父親,是他重回監獄後唯一會去探望他的人,除了父親去世外,遙遙無期的監獄生涯也讓他倍感絕望。在搶救後,申昌源從腦損傷中復原,繼續回到監獄服刑至今,也已年過半百。

現今社會,這樣的案例依然層出不窮,父母缺乏對子女的關愛,甚至加諸暴力,無非是在孩子的童年記憶裡,留下了負面的影響,申昌源被捕與留下的那段話可以說是給予社會一個警惕。家庭教育是小孩一生性格養成最重要的階段,一旦父母失職,就很難再將孩子從黑洞中一把拉起,多付出一點關心,或許就能夠避免他成為別人眼中的「壞孩子」,讓他走向正途。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