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何人面對創傷「過不去」時,總會武裝自己?專家一張圖揭宋喬安心理狀態

2019-04-11 15:41

? 人氣

看完《我們與惡的距離》5、6集,心理師有這些發現。(圖/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官方頻道@youtube)

看完《我們與惡的距離》5、6集,心理師有這些發現。(圖/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官方頻道@youtube)

看完了這兩集,淚流滿面。(《我們與惡的距離》5、6集)

尤其是第六集的最後一段,真的是哭到無法自己⋯⋯想到很多遺憾、很多來不及,很多「如果當時⋯就不會⋯」的感受,可是如果真的時光倒流,也不一定能夠扭轉命運。

「只要你勇敢面對,事情一定會改變,不只是改變,而是改善。」

李大芝說。但她所不知道的是,就算鼓起勇氣去面對,難過的事還是會持續發生——哥哥還是死了,他們甚至沒有見上他最後一面。

「我們都是好人,不知道為什麼事情變成這個樣子⋯⋯老天爺要我們學什麼,還真的不知道……」

NEWS哥說的一點也沒錯,面對命運的無情,我們往往都措手不及。

我想到咪寶(寵物)過世前,牠彌留在我的房間地墊;想到她最後的幾個晚上陪我一起睡覺的側臉;想到第一次遇見牠的時候,就爬上我的肩;想到好多話好多「如果當時我們能夠早一點發現⋯⋯就不會⋯⋯」,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如果連你的最愛,最終都會離開,那麼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什麼可以被留下來?」我問自己,這句話也平行於喬安前幾集的那句「關心有什麼用?我連自己的兒子和老公都留不住了,我還能留住誰啊?」

咪寶走了以後,我幾乎沒有哭過。把自己堅強起來。拼命工作,脾氣變得暴躁、沒有耐心、經常覺得焦慮,說穿了,我跟宋喬安沒什麼不同,直到今天看了這2集,才發現所有的逃避,都是想要藏起心中的那個「過不去」。

直到跟著這5、6集一起哭過之後,突然明白,不管牠在或不在,都一樣愛我。日子還是得過,歲月不會為任何人而停留,我們彼此一起擁有的那些經過,會變成生命當中某一種溫柔,在你孤單的時候,成為一雙擁抱你的手。或許,這就是老天爺要教會我們的課題吧?

你心裡也有一個過不去的人、過不去的話嗎?如果可能,你會想要說些什麼?拿一張紙寫下來吧——就像曉明寫給他家人一樣。

如果有些遺憾已經成為永恆,留下一些字句,那些沒有被完成的過去,得到一點點完整。

一張圖,解析喬安第一集到第六集

延續上面的話題,咪寶過世兩個月了,奇怪的是我很少感覺到悲傷,比較多感覺的是最近一直覺得胸口悶悶的。

這種呼吸不過來的感受,就像氣管卡了一個$50硬幣一樣(如果每次有這種感覺就可以存下$50我現在應該很有錢了)。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最近看到了這本Hilary Jacobs Hendel 根據Accelerated Experiential Dynamic Psychotherapy(AEDP)所寫的《不只是憂鬱》,才豁然開朗!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原來,有時候焦慮是我們用來作為壓抑情緒的一個方法。而壓抑情緒,是為了避免我們「感覺到任何事情」,這就是這就是江湖中盛傳的「防衛」。

難怪我最近這麼焦慮。

這個防衛本身是有好處的,可以讓我們的生活維持一種狀態,然後繼續面臨生命當中的各種挑戰。用凡人的話來說,就是「打落牙齒和血吞,人生還是要繼續過」。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可是同時它也很消耗能量,它使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都需要付出很多代價,所以我很容易覺得疲累,好像一個充不飽的電池。

情緒變化的三角地帶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有類似的感覺,那該怎麼辦呢?

你可以先辨認自己做了哪些防禦的行為(三角形的左上角,這本書的p.47–48也有羅列了40種防禦行為,我竟然有10個!),有些時候它會用「應該」的想法來顯現(我應該要很努力別人才會喜歡我)
有些時候會是一些逃避的行為(暴飲暴食酗酒),目的是要逃避「羞愧、焦慮、和內疚」的感覺(右上角)。
如果你願意往下問問自己「你怎麼了?」、或者是「你在害怕什麼?」,或許就有機會到達下面的核心情緒、甚至開放的和自己接觸。當然,要進入這個冰山的底下,是需要勇氣和時間的。

所以劇組鋪陳了六集。

好了接下來要講宋喬安了

(以下有雷)

為什麼需要時間呢?這就要講到我們的成長過程了。我們之所以會形成防衛,是因為: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1)過去在我們的生命過程當中被教導表達情緒是不好的沒有用的

(2)然後為了不讓自己被情緒給困住無法好好工作和生活,所以一方面壓抑情緒;

(3)另外一方面也呈現出防禦的行為,在宋喬安身上,就是工作狂和酒精成癮。

當她回過頭來面對真正的核心情緒(就會發現在那個底下其實有很深很深很深的悲傷)。

只有處理了這個悲傷,才能夠回歸平靜。

結論:你現在在三角形的哪裡?

總結分析一下喬安第一級到第六集其實就是在走這個三角形的過程 ——

為了逃避某一種悲傷(三角形最下面的頂點),「天彥的東西不能碰、天彥的事情不能談,你甚至連自己都沒辦法談了⋯⋯」(你看我劉昭國的台詞背得多熟,劇組快發我通告)
這個逃避的結果其實是為了壓抑內疚的感覺(三角形右上角點頂)這也就是昨天的那一段「我過不去、我過不去、我過不去⋯」,「如果當時他沒有買那杯咖啡,是不是事情會有所不同?至少可以跟天彥一起死?」
最後表現出來的防衛(三角形左上角),就是很多地雷、把部下都氣走了、用酒精麻痺自己。

如果你跟喬安一樣知道自己正在防禦某一件事情,那麼有三個方法可以協助你到達冰山的底端(不過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要衡量自己的狀況,畢竟有些時候躲在防禦的山洞裡面也是很安全的):

放慢你的生活步調。慢慢地問自己怎麼了、慢慢地體驗生活,嘗試和別人打招呼的時候看著對方的眼睛,從放慢速度當中,你或許可以感覺到更多你經常想逃跑的東西。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體上,身體會告訴你一些可能的答案。臉紅或許是因為緊張,胸悶可能是因為害怕,而在緊張、害怕的背後,也可能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溫柔問問看自己:「你在害怕什麼?」,或許你內心會有一些聲音會給予你答案。

就像這本書封面有句話:「在你的情緒傷痛裡,藏著最真實的自己」就是在講這件事情。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找回那個最初的自己

「我很懷念那個講話幽默的老戰友⋯⋯」NEWS哥說。
「她死了。」喬安說。
「不,她還在。」(聽到這句真的是全身起雞皮疙瘩)

當喬安開始戒酒(脫離防禦)、回到戲院(停止抑制情緒),去面對這個情緒傷痛,悲傷湧現(核心情緒),NEWS哥所熟悉的那個一起、勇敢、有自信的喬安就慢慢回來了(怎樣,有沒有對伴侶治療有一點信心)。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回到我和咪寶身上,當我昨天終於去面對那些我一直以來不敢面對的內疚,和喬安一起去碰觸那個我說恐懼的悲傷,我才真正跟咪寶「連結」(三角型底端),也才真正跟自己連結。所以昨天晚上,我連續說了三句「咪寶,哥哥好想你⋯⋯」,我才真正找回那壓抑已久的哭泣(寫到這裡又淚崩)。

或許,你也一樣,你的悲傷也有它的重量,走向這個重量,並不是「一定要做」的選項,但倘若,你開始偶爾練習面向核心情緒,或許那個被你遺忘的自己,正站在三角形的底端等你。

他還在。

作者介紹│海苔熊

失落戀花園共同創辦人&知識總監,彰師大輔導與諮商學系博士生(不要問我多久畢業),致力於心理學普及,據說以分手、戀愛、依戀相關的議題著稱,多個平台的專欄作家。目前是逃避依戀,喜歡拉拉熊、睡覺、鋼彈與啤酒,最近開始研究童話與神話裡的心理學,很抗拒榮格卻又深深著迷。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海苔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