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最貼心的兒子,為什麼卻從不被你放在眼裡?年邁老父為失蹤兒奔走,電影拼出親情輪廓

2019-10-27 08:00

? 人氣

電影《寂寞裁縫師》已於10月18日上映(圖/天馬行空)

電影《寂寞裁縫師》已於10月18日上映(圖/天馬行空)

比爾奈伊、山姆萊利父子情深英國影壇巨擘大集合|《英國衛報》:「令人著迷」、奧斯卡最佳導演得主丹尼鮑伊:「獨樹一格」一致好評推薦-《寂寞裁縫師》。10/18(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開眼電影網)
(圖/天馬行空)

劇情簡介

艾倫(比爾奈伊 飾)是一名退休的裁縫師,他凡事按部就班、一絲不苟,就像他過去縫製的西服一樣,分毫不差。艾倫最大的嗜好就是拼字遊戲,再冷門、艱深的字彙也難不倒這位拼字大師。然而在一次的遊戲進行中,大兒子麥可和他對於一個單字產生了歧見,於是氣沖沖地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艾倫懊悔萬分,十幾年來耗費心力在尋找失蹤的兒子,卻疏忽了對小兒子彼得(山姆萊利 飾)的關心,而彼得總是默默陪著父親四處張貼尋人啟事。

某次到警局又一次確認了無名屍並非麥可之後,身心俱疲的艾倫回到彼得的住處,決心修補他和彼得的關係,卻也意外地和孫子處得來──他傳授孫子如何成為紳士的心得,孫子也教會艾倫透過電腦玩拼字遊戲。這天,艾倫和遠端的玩家進行線上拼字,他發現對方的路數和麥可相似,最令他吃驚的是對方還用了當年讓麥可憤而離家的那個冷門單字──面對如此的挑釁,他決定他必須找到這個神祕的對手,才能揮別多年來的夢魘,重拾新的人生。 

(圖/開眼電影網)
(圖/天馬行空)

《寂寞裁縫師》要說和裁縫一點關係都沒有似乎不太對,要說和裁縫有關係卻也怪怪的,真正在這部電影裡起到最大作用的,反而是在國外相當流行的拼字遊戲 「Scrabble」,這是一款極為受歡迎的文字圖版遊戲,由建築師艾佛畢斯於1938年依照《紐約時報》中英文的「出現頻率」而設計的,由2至4人在一塊15X15的圖版上進行遊戲,依序進行詞彙拼字來賺取分數。首位參賽者可以從左至右排或者是上至下排,而後面參賽者僅可以從首位參賽者所排出來的詞彙中選擇一字母拼字,以此類推。這款遊戲看似簡單實際上相當困難,重點就在於所拚出來的詞彙不論從上至下或左至右看都是正確單字,也就是說「一字牽動全盤」的意思,為此考驗的就是參賽者的詞彙量,會的越多自然贏面越大,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家長會讓孩子玩Scrabble,因為可以讓孩子從玩中學、以競爭來激勵他們學習。 

Scrabble計分方數同樣是依字母出現頻率來計算,對此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上網搜尋,舉個電影中有稍微提到過的,像是艾倫提到的「爵士(Jazz)」不會出現在拼字遊戲裡,因為在Scrabble裡的Z只有一個,所以它的價值分數是10(最高就10),而出現頻率最高的E因難度最低,分數自然也就只有最低的1,但它的牌共有12枚。在玩Scrabble要考慮、要計算的太多太多,牌數、分數算法、詞彙量......每一個詞彙可以說都相當重要,這也是為何在前面艾倫在和亞瑟、瑪格麗特夫妻完拼字遊戲時,亞瑟看到妻子竟然拼出一個拿不到多少分數的簡單詞彙、害他想用來搶分的詞彙被中斷時會這樣生氣。Scrabble看來非常有趣,但先說我覺得較為可惜的是,Scrabble在台灣不算是很流行的遊戲,相信不少人、像我都是看了電影後才知道這款遊戲,在對Scrabble不了解的前提下去看《寂寞裁縫師》會有點為難,畢竟導演卡爾杭特讓Scrabble於電影裡佔有很大份量,多少關係因Scrabble分裂、和好甚至走到了一塊,加上Scrabble本身規則(計分方式)較難的關係,觀眾得花較多時間來理解每位角色的情緒產生的原因。

(圖/開眼電影網)
(圖/天馬行空)

「你知道另一個兒子、不是浪蕩子的那一個,忙碌了這麼久得到什麼?日復一日,早上、中午、晚上,在家裡和他的家人們,過著平凡的生活。」 彼得最後和艾倫說的這段話,我想已經說出了他的心裡話,也是替電影畫下了一個註解,「放下但不遺忘,而是承繼著離開的人和還在的人繼續生活下去」。

麥可在當年負氣離家出走,多年後是生是死導演沒有明說,而是選擇讓兩個活著的至親猜測著。我自己最喜歡這部電影的地方是,導演給了前半段許多歡樂,在什麼都不說的情況下,讓你我看見這個家庭的日常相處。艾倫從住了五十多年的老屋搬進彼得家,完全沒理會兒子的措手不及,直接取得媳婦同意搬進孫子傑克的房間,還佔據了人家本來在睡的下鋪。但這看在兒子和孫子眼裡有些霸道的行為,卻意外讓彼得和兒子傑克之間關係有了改善,不單是讓傑克成功離開電腦桌,重新坐回餐桌和父母親一起吃飯聊天,讓這個家再度有了溫暖,而中間不時出現的小插曲也令電影前半段繽紛了起來。

《寂寞裁縫師》的轉折點是艾倫的不告而別,電影也從這裡來到後半段,當彼得四處探聽著父親的消息,一路追著他去到兒時常去的地方,他、還有觀眾這才知道,原來電影的前半段,艾倫做的很多事情都和麥可有關,從開始他向彼得坦白自己和亞瑟賭博的主因,是不願意去承認他們所來確認的屍體是自己失蹤的孩子、到後面他看似玩著傑克的電腦遊戲,實際上卻是靠著強大的網路力量,來尋找同樣深愛拼字遊戲的兒子麥可。

他所做的一切都乘載著他的思念,當你透過這些舉動感受到他的內心,那種連同前半段一起加疊起來的情感,都在此刻傾洩而出,不過最感人的點落在艾倫在露營地,循著他常用的貼標籤機來到旁邊的森林,發現在那裡的人是彼得時,他平靜的說著原來這些日子以來和他不停交手、 錯以為是麥可的線上玩家「瘦子辭典」竟然是彼得,這對父子對彼此的默默關心已然了然於心。 

(圖/開眼電影網)
(圖/天馬行空)

許多關係都是靠著拌嘴、爭吵、冷嘲熱諷來維繫,因為不擅長表達情感,得將對對方的關心寄託在那些言不由衷、口是心非的話裡,每當發生事情的時候,儘管嘴巴上酸著對方、但卻比誰都還要替對方著急,默默的幫著對方、替對方想辦法解決,這種關係可能是親子、朋友,也可能是伴侶。就好像《寂寞裁縫師》裡的艾倫與彼得這對父子,相處起來總是尷尬,見面說不上幾句話就是互嘴,但看到最後才發現,沒有人比他們更理解對方,沒有人比自己還要懂得他們藏在心裡的寂寞。

《寂寞裁縫師》前半段幽默優雅,後半段悲傷襲來,彷彿前面的鋪陳都是為了後面的一次宣洩,至少我是這樣想的,而回過頭來看,艾倫與彼得,是否都在害怕著自己先被對方看穿內心?害怕他們面對失去兒子、失去哥哥帶給自己的傷痛與思念,成了對方會拿出來說嘴的脆弱,但想不到的是,他們都在等著對方向自己傾訴多年來積累的一切。

喜歡導演用這種方式來包裝親子、家庭議題,每位演員的表現都很精彩,互動自然無痕,不少畫面設計的相當有趣,成為電影裡的另一種點綴。

本文經授權轉載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寂寞裁縫師》Sometime、Always、Never)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