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只教過我兩件事:抽菸、呼麻」冰冷童年毀他一生,好萊塢男星演活「最恨」爸爸治心魔

2019-10-31 15:53

? 人氣

西亞李畢福屢屢傳出失控暴走的負面新聞,似乎與其破碎的童年經歷有所關聯(圖/IMDb)

西亞李畢福屢屢傳出失控暴走的負面新聞,似乎與其破碎的童年經歷有所關聯(圖/IMDb)

2016年,紐約一名男子向警方報案,指自己因為長得太像好萊塢男星西亞·李畢福(Shia LaBeouf),在街頭遭人誤認、還被狠揍一頓。有張明星臉理當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好事,但長得像西亞·李畢福竟卻成了一件壞事,還使人惹禍上身。

「我想大家真的很不喜歡他,」被毆男子向媒體表示。的確,童星出道的李畢福雖然曾被視為「好萊塢最閃亮新秀」,也靠著《變形金剛》一炮而紅,近年來卻脫序醜聞頻傳,形象幾近崩壞,他暴力、粗魯、語無倫次,幾度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業餘藝術家,所作所為令人費解且困擾。但人們所不知道的是,李畢福的失控行徑與光鮮外表背後,其實潛藏著冰冷悲傷的童年經歷;而幾十年來他不斷受到童年陰影所困,直至現在,也還未順利揮別陰霾。

西亞李畢福執導新片揭露不幸童年(圖/IMDb)
西亞李畢福接演《變形金剛》後聲名大噪(圖/IMDb)

影壇危險人物 走紅毯表明:「我過氣了」

2014年,西亞李畢福首執導的短片,爆出抄襲風波,內容與漫畫家丹尼爾克勞伊(Daniel Clawe)的作品非常相似,一狀被告上法院,使他形象受挫,事後他解釋是因為吃藥「忘記做過什麼事」,還花大錢請飛機特技人員,在空間噴字寫下「對不起,丹尼爾克勞伊」,沒過多久,他又請飛機噴字「停止創作(STOP CREATING)」,並在推特發文宣布引退,看似「去意已決」,事後卻又改口這一連串的行為是「後現代行動藝術」。

2014年,李畢福在柏林影展紅毯上頭戴紙袋,寫著「我已過氣(I AM NOT FAMOUS ANYMORE)」(圖/IMDb)
2014年,李畢福在柏林影展紅毯上頭戴紙袋,寫著「我已過氣(I AM NOT FAMOUS ANYMORE)」(圖/IMDb)

同年,李畢福到柏林影展走紅毯,又再爆出脫序行為。當天,他頭上罩著寫有「我已過氣(I AM NOT FAMOUS ANYMORE)」的牛皮紙袋踏上紅毯,引來不小風波,後來他回到美國辦個展,有人說他在展場看起來像是哭了好幾天,一言不發,情緒低沈。有人批他搞砸了一手好牌,行事風格怪異失常,更有人稱他為男版琳賽蘿涵

親見母親被強暴 從此每晚「伴槍」入睡

今年34歲的李畢福,早在14歲時就進入好萊塢,在迪士尼接演一些小角色,但這不是為了星夢,而是迫於家境貧困。他的父親原是業界頗富盛名的喜劇小丑,但三度參與越戰後,回國後竟成為毒品和酒精成癮者。李畢福的父母在他3歲那年協議離婚,此後他母親便一肩扛下家中經濟和親情責任。

2003年電影《別有洞天》(Holes)為李畢福打開名氣(圖/IMDb)
2003年電影《別有洞天》(Holes)為李畢福打開名氣(圖/IMDb)

「那個男人衝了出來,我媽跟在他身後。大衛(李畢福家的鄰居)也跑出來了。我記得他手上拿著一把十字弓。」李畢福憶起母親被強暴時場景,他形容自己當時整個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失職的父親、破碎的家庭、困窘的生活,再加上屢屢被房東趕出的經歷,種種遭遇成就了李畢福的童年。10歲時聽見母親被陌生男子強暴,後來犯人逃走了,警方卻沒有成功逮到強姦犯。這件事在李畢福心裡留下陰影,他自此變得缺乏安全感。李畢福曾自爆,他習慣睡前在枕邊放把手槍,才能安心睡著,他也曾公開表示自己被診斷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因此常無法控制情緒、失控暴走。

李畢福第一次被捕,就是因為媽媽的車子在停車場遭其他車輛碰撞。他說,「我那時只想著:『要給媽媽報仇,』」當時他手持刀刃意圖攻擊駕駛人,因此遭到警方逮捕。除了持刀威脅,酒駕、酒後鬥毆、在百老匯戲院吼叫擾人等負面消息也不斷拉低李畢福在世人心中的位置。一連串失控行徑逐漸超越了他本身的演藝成就,成為他身上最大、最顯眼的「標籤」,他也因此從大銀幕上的當紅炸子雞,「轉型」成為小報記者爭相追逐的「麻煩製造機」。

為了趕走魔鬼 他讓自己「成為」父親

「如果我沒給你錢,你根本不會留下來。」——《我的寶貝男孩》(Honey Boy)片中小童星Otis這麼對戲中父親說道。

《我的寶貝男孩》是李畢福改編自身童年經歷的電影,片中主角Otis是個備受關注的好萊塢新星,但在成名同時,Otis也飽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苦,他性格暴躁、多次為酒醉鬧事被迫到療養院治療。

李畢福在半自傳電影《我的寶貝男孩》中,飾演不負責任的酒鬼父親(圖/IMDb)
李畢福在半自傳電影《我的寶貝男孩》中,飾演不負責任的酒鬼父親(圖/IMDb)

Otis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無依無靠的他成為童星、在好萊塢打拼,沒想到才攢到一點名氣,他那遊手好閒的酒鬼父親就回來找他,把他當成搖錢樹般予取予求。為了找一個「合理理由」將父親留在身邊,Otis付錢給父親,讓他當自己的經紀人兼司機,父子相處時光就在片場和昏暗的汽車旅館中度過。此後,雖然Otis人氣不斷攀升,但暗地裡他卻飽嚐父親精神和身體上的虐待。一直到他成年、屢次進出療養院,Otis才從療程中一次次理解自己:他的孤單、暴力、情緒失控,都是源自於他的病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父親帶給他的童年陰影,正是釀成疾患主因。

《我的寶貝男孩》可說是李畢福的半自傳電影,片中呈現李畢福在酗酒和吸毒的父親照顧下的混亂童年,而有趣的是,李畢福不只提供自己的故事,他親自參與本片演出,且所接演角色正是那個讓他成為「麻煩製造機」的罪魁禍首:他的父親。

其實,當李畢福向團隊提議製作本片時,多數夥伴都表示不支持,「但在那一刻,我沒有什麼好損失的,」他說道。李畢福在受訪時表示,他的生活已陷入困境,而這部作品對他來說「感覺就像是驅魔」

至於他目前與父親的關係,李畢福說:「他是一個非常快樂的人,他現在是一個可愛的老人了」。

《寶貝童年》是李畢福跟自我的和解,他決心面對自我的宣示,意志堅決。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