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

2019-11-15 09:00

? 人氣

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圖/謝幸吟提供)

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圖/謝幸吟提供)

相隔八個多月,早該寫完的初馬心情,終於動筆了。世事總是剛剛好,此時寫完,正好可以為11月17日第二馬—神戶馬加油。是的,我的初馬是2019年3月10日名古屋女子馬。

和很多女生一樣,選擇名馬當初馬,是因為關門時間7小時,而且道路平坦,覺得應該可以跑完吧,完賽獎牌是Tiffany贊助的專屬項鍊,當然也是一大誘因。

名古屋巨蛋前準備出發,姊妹跑馬一起前進。(圖/謝幸吟提供)
名古屋巨蛋前準備出發,姊妹跑馬一起前進。(圖/謝幸吟提供)

我和名馬有著奇妙的緣份。比賽前一年四月,不在預期的一趟旅行到了名古屋,一個氣溫攝氏2度的清晨五點,我和妹妹搭計程車從飯店到名古屋城練跑,從天還沒亮跑到日出,看見日光灑在護城河上,好漂亮,美得讓我心動,當下就想參加名古屋馬拉松,用雙腳認識這座城市。雙手合十、心中默默向名古屋城的守護神許願,希望可以抽中。六月報名九月公布結果,我和妹妹雙雙中籤,守護神應許了。

2018年4月8日向名古屋城守護神許願。(圖/謝幸吟提供)
2018年4月8日向名古屋城守護神許願。(圖/謝幸吟提供)

依照名馬官網資料,報名2019年賽事的海外跑者有4,944人,保障名額3,000人,中籤率約60.6%,比起前一年5,224人報名,保障名額同樣3,000人、中籤率57.4%,機率增加了3.2%。名馬歷年海內外2萬多名跑者,完賽率約97%。我告訴自己,除非身體不舒服、完全不能跑,否則不論再累再痛,就算跑不動,連走也幾乎走不動,也要堅持到終點,不要當那3%。

我的跑團-北大幸福組一位前輩鴻哥的名言是,「初馬沒有眼淚不算數」,我這場算不算呢?一定算,我不只哭,還哭了兩次。42.195公里的過程中第一次掉淚,是在20幾、快30K時,跑到名古屋城附近,眼看城和護城河明明就在對面,卻覺得怎麼樣都跑不到,累到好想放棄,也很生氣自己的任性和浪費,為什麼看到名古屋城就想跑名古屋馬?不能單純欣賞就好嗎?而且中籤後很晚才訂機票,早就沒有經濟艙了,多花好多錢坐商務艙,很奢侈。

那時我一直問自己,名古屋城守護神聽見我的願望,讓我們姐妹同時中籤,一起比賽,我這樣放棄好嗎?「撐一下,應該可以再跑一公里吧!」就這樣一公里一公里的鼓勵自己,和自己對話,終於繞過名古屋城,過了30K,這是2016年12月第一場比賽以來,跑得最遠的距離,(初馬之前最長距離是日月潭環湖29K),想著終點愈來愈近,我哭了出來。邊哭邊跑,天氣好冷,眼淚鼻涕,都讓臉更凍,風吹像針刺皮膚,好痛。於是我擦乾眼涙,繼續跑。

第二次掉淚是在40K,這是我的Garmin第一次出現4字頭,也是在賽道上第一次看到40,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到了,覺得自己好棒,大哭。一邊哭一邊覺得自己三八,明明還沒到終點,哭什麼哭?感動也太早了,還有2公里,要哭等跑到終點再哭也來得及。奮力跑到終點,6小時6分,我沒有哭,怎麼那麼有毅力!在6度低溫又一路下雨的情況下,跑完人生初馬,拿到Tiffany。真是不可思議,認真,堅持,跑完了。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