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

2019-11-15 09:00

? 人氣

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圖/謝幸吟提供)

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圖/謝幸吟提供)

相隔八個多月,早該寫完的初馬心情,終於動筆了。世事總是剛剛好,此時寫完,正好可以為11月17日第二馬—神戶馬加油。是的,我的初馬是2019年3月10日名古屋女子馬。

和很多女生一樣,選擇名馬當初馬,是因為關門時間7小時,而且道路平坦,覺得應該可以跑完吧,完賽獎牌是Tiffany贊助的專屬項鍊,當然也是一大誘因。

名古屋巨蛋前準備出發,姊妹跑馬一起前進。(圖/謝幸吟提供)
名古屋巨蛋前準備出發,姊妹跑馬一起前進。(圖/謝幸吟提供)

我和名馬有著奇妙的緣份。比賽前一年四月,不在預期的一趟旅行到了名古屋,一個氣溫攝氏2度的清晨五點,我和妹妹搭計程車從飯店到名古屋城練跑,從天還沒亮跑到日出,看見日光灑在護城河上,好漂亮,美得讓我心動,當下就想參加名古屋馬拉松,用雙腳認識這座城市。雙手合十、心中默默向名古屋城的守護神許願,希望可以抽中。六月報名九月公布結果,我和妹妹雙雙中籤,守護神應許了。

2018年4月8日向名古屋城守護神許願。(圖/謝幸吟提供)
2018年4月8日向名古屋城守護神許願。(圖/謝幸吟提供)

依照名馬官網資料,報名2019年賽事的海外跑者有4,944人,保障名額3,000人,中籤率約60.6%,比起前一年5,224人報名,保障名額同樣3,000人、中籤率57.4%,機率增加了3.2%。名馬歷年海內外2萬多名跑者,完賽率約97%。我告訴自己,除非身體不舒服、完全不能跑,否則不論再累再痛,就算跑不動,連走也幾乎走不動,也要堅持到終點,不要當那3%。

我的跑團-北大幸福組一位前輩鴻哥的名言是,「初馬沒有眼淚不算數」,我這場算不算呢?一定算,我不只哭,還哭了兩次。42.195公里的過程中第一次掉淚,是在20幾、快30K時,跑到名古屋城附近,眼看城和護城河明明就在對面,卻覺得怎麼樣都跑不到,累到好想放棄,也很生氣自己的任性和浪費,為什麼看到名古屋城就想跑名古屋馬?不能單純欣賞就好嗎?而且中籤後很晚才訂機票,早就沒有經濟艙了,多花好多錢坐商務艙,很奢侈。

那時我一直問自己,名古屋城守護神聽見我的願望,讓我們姐妹同時中籤,一起比賽,我這樣放棄好嗎?「撐一下,應該可以再跑一公里吧!」就這樣一公里一公里的鼓勵自己,和自己對話,終於繞過名古屋城,過了30K,這是2016年12月第一場比賽以來,跑得最遠的距離,(初馬之前最長距離是日月潭環湖29K),想著終點愈來愈近,我哭了出來。邊哭邊跑,天氣好冷,眼淚鼻涕,都讓臉更凍,風吹像針刺皮膚,好痛。於是我擦乾眼涙,繼續跑。

第二次掉淚是在40K,這是我的Garmin第一次出現4字頭,也是在賽道上第一次看到40,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到了,覺得自己好棒,大哭。一邊哭一邊覺得自己三八,明明還沒到終點,哭什麼哭?感動也太早了,還有2公里,要哭等跑到終點再哭也來得及。奮力跑到終點,6小時6分,我沒有哭,怎麼那麼有毅力!在6度低溫又一路下雨的情況下,跑完人生初馬,拿到Tiffany。真是不可思議,認真,堅持,跑完了。

2萬多名跑者,媽媽找到我。(圖/謝幸吟提供)
2萬多名跑者,媽媽找到我。(圖/謝幸吟提供)

哭兩次之外,還有一次大驚喜,是在 21K,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叫我,原來是媽媽。本來說好她待在飯店,因為太冷而且天生路痴怕她一個人走丟,等哥哥跑完半馬(名古屋女子馬同一天,有名古屋城市馬,男女生都可以報名,但最多半馬)再接她,來終點會合。結果媽媽獨自走到飯店附近公園,和許多名古屋市民一起為跑者加油,日本民眾送給媽媽兩支加油棒,她在低溫細雨中足足等了1小時,等到我。驚喜與感動一生難忘,相互擁抱尖叫,聲音之大,連幫我們照相的日本男子也嚇到了,手上的iPad應聲掉到地上。

後半段的路,跑到很累的時候,一直想起媽媽在寒風中尋尋覓覓,望眼欲穿找到我,只為了幫我加油,我告訴自己,「可以可以,一定可以跑完。不要放棄,一定可以跑完。」

媽媽在濕冷的天候下等了一小時幫我加油。(圖/謝幸吟提供)
媽媽在濕冷的天候下等了一小時幫我加油。(圖/謝幸吟提供)

眼淚與驚喜之外,初馬還有難以形容的緊張,七點到會場名古屋巨蛋門口,八點半進入分區,這一小時半內,去了三次廁所。

在台灣,我一年四季都穿短褲和背心跑步,但初馬那天名古屋一路下雨,只有6度,又濕又冷。 我全程穿外套、雨衣,戴著圍脖,可是忘了手套,手掌好凍。沿途應援團幫跑者加油,除了高喊也會擊掌,但我都沒有擊掌,因為害怕輕輕一碰,手掌就會斷掉,變成血腥冰掌。

直到41K,我和一位老太太擊掌,想說如果手斷了,離終點不遠,一定有救護站,應該來得及接好。而且這麼冷,不知道老太太等了多久?我用擊掌和微笑謝謝她。

跑完蠻累的,但又好像沒有想像中那麼累,泡了溫泉,大吃一頓,睡一大覺。隔天繼續到彥根城,琵琶湖,一路玩,只有微微累。原來是跑完回飯店途中,在百貨公司美食街挑選食物,拖著腳步逛著逛著,一小時過了。後來聽前輩跑友說,跑完馬拉松走路一小時,是退乳酸最好的方法,乳酸不堆積,自然不鐵腿不酸不痛。

記下初馬點點滴滴,為11月17日神戶馬加油,也為2020年已經報名的幾場賽事加油:1月5日廈門馬、2月23日姬路馬、3月15日萬金石。以及放在心上,預定四月開放報名的11月雅典馬。

Tiffany完賽禮。(圖/謝幸吟提供)
Tiffany完賽禮。(圖/謝幸吟提供)

寫到這裡,彷彿我的2020已經過完。跑馬真的很好,計畫時滿心期待,跑步時享受痛苦,完賽後回憶無限。

後記:神戶馬之前最後一次團練11月9日,分享者是鐵人心理師許嬰寧,她說自己骨折醫囑休息兩、三個月後,依然按計畫到日本參加靜岡馬拉松,走了5公里上回收車。她的回收車視角有一幕感人的畫面:「回收車就在旁邊,但沒有人停下來等車,還是繼續跑,直到被車追過。」我被深深鼓舞,要帶這句話去神戶。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