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很努力,為何就是戒不掉?揭露成癮者的心理世界,原來菸癮與購物慾有這些雷同之處

2019-12-30 09:57

? 人氣

上癮者要面對戒斷的生理痛苦已經不容易,更困難的是面對「心癮」- 即一切誘發成癮行為的情境、身心理狀態。(圖/すしぱく@pakutaso)

上癮者要面對戒斷的生理痛苦已經不容易,更困難的是面對「心癮」- 即一切誘發成癮行為的情境、身心理狀態。(圖/すしぱく@pakutaso)

戒不掉菸,戒不掉你,該怎麼辦?

你轉身離開我,我知道是我活該。

捲菸捲走我的愛,我的愛……

             美秀集團Amazing Show-捲菸

香菸是物質成癮中,公認最難戒除的項目,儘管生理上的戒斷症狀並不特別讓人不舒適,但使用者卻很難擺脫隨手點菸、吞吐煙霧來排解壓力的「心癮」,網路上有段詞:「哥抽的不是菸,是寂寞。」上癮者要面對戒斷的生理痛苦已經不容易,更困難的是面對「心癮」- 即一切誘發成癮行為的情境、身心理狀態。

以青少年為例,人生的第一根菸不是為了追求尼古丁,而為了滿足好奇、融入群體、順應環境,菸友們在一起吞吐的煙過程,消化對生活的不滿;獨立做自己的快樂、反抗權威的叛逆……,於是隨手點菸的日常習慣,成為一種因應生活壓力的儀式。

或許,大多數人都能拒絕「菸、酒、香菸、檳榔」,避免自己成為傳統的癮君子,但其實我們與癮的距離並不遙遠,如:每天占用我們不少時間的手機;煩悶無聊時,填滿休息時間的「甜食、咖啡、網路、漫畫小說」,看似是合法的日常行為,但也足以讓許多人產生心理依賴的症狀,生活少了它們,我們便陷入煩躁、焦慮、快樂不起來的低谷,從前簡單生活的快樂好像回不去了。

上癮的影響-人際與親密關係

以網路遊戲成癮為例,遊戲設計師運用了強力的制約行為,讓玩家在殺敵、打怪、掉寶、升級和爬上排行榜……等,提供快速得到的獎勵,當事人容易茶不思、飯不想的投入更多時間,好持續沉浸在成就感當中,進入一種天人合一、忘我、無意間時光飛逝、渾然不會厭倦的美好狀態-心流

於是,沉浸在虛擬世界的人,很容易忽略日常應盡的責任、遺忘親密他人的感受,並且在遊戲結束後,回到現實世界時,感受到身體的不舒適、疲憊、空虛及生活的壓力,除此之外,還得面對現實生活中他人的指責與懲罰,如:父母斥責孩子沉迷遊戲,扣除零用錢。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當我們所愛的人陷入沉癮的狀態,我們可能會感到無法理解、責怪,急迫地想將他從惡性循環中強拉出來。然而,家醜不可外揚的結果,往往是徒勞無功,甚至讓自己也陷入了困境中。關於成癮者的親密關係,往往是一個忙著生病(重複成癮行為),一個忙著搶救,最後一起重演悲劇,形成一種讓雙方都生病的迴圈。

陪伴上癮者,我們能做的第一步是坦誠,接受自己和所愛的人都需要尋求協助,而非將壓力與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讓生命一起扭曲變形。

透視成癮者的腦部

從治療的角度出發,成癮並非道德缺陷,而是一種腦部疾病。因此,我們的任務不是給予斥責、處罰,還一面期待他們會後悔的改變。上癮的人們之所以異於常人,關鍵在於腦部酬賞系統,其中的主角為「多巴胺」。充分的多巴胺分泌能夠令人感到愉悅、產生信心、提升幸福感,提升對生活的動力,讓人感覺自己更積極有創造性。那些失去了多巴胺的人們,則特別容易覺得抑鬱,感覺生命的美好不再,對未來的生活失去盼望和動力,甚至貶低自己活在世上的價值。

上癮者與一般人的差異正是多巴胺分泌不足,或是大腦內對多巴胺的接受器D2過少。成癮者在上癮前,可能長期生活在某種難以改變的環境背景,如:戰爭、失業、婚姻觸礁、考試壓力、空虛寂寞的生活,以至於他們大腦病變,出於生物的本能人會找尋替代管道獲得多巴胺,使得他們過度的依賴物質,或從事某項行為,諸如:酗酒、吸毒、賭博、上網或購物……等。

由於不斷的重複成癮行為來獲取多巴胺,導致成癮者往往會中斷了正常的社會行為,這也將導致他們的現實處境變得更加窘迫、不幸。因此,為了麻痺生活的痛苦、淡化內心的焦慮,也避免面對自己的不堪,他們只有不斷地在癮的世界裡沉淪、放逐自己 -「從一個癮,接著另一個癮」。

美國醫學會兒科期刊(JAMA Pediatrics)2019年研究指出,10-24歲的青少年使用過電子菸,比起一般未使用者,未來使用大麻的百分比為350%。許多因上癮而違法的人們,在接觸「賭博、毒品、性交易」前,可能對合法的癮先上了鉤(hook)。一切的源頭,出自於想逃避痛苦,追求快樂的本能(大腦機制)。其實,成癮的人們與你我並沒有那麼大的不同,只是選擇了錯誤的方式獲取多巴胺,遭致不幸的結果。難道上了癮,人生就毀滅了嗎?

協助上癮者面對的生理/心理/社會困境

戒癮是跨領域的專業工作,由於成癮是一種腦部疾患,成癮者的行為不僅涉及心理狀態,產生社會適應問題,還可能觸及法律。因此,不僅需要結合生理及心理治療,再回頭修復社會關係,面對法律責任。

簡述戒癮治療的生、心理及社會三大層面的困難與因應:

需要醫療介入,以確保生理狀態穩定,成癮行為的控制,包含處理戒斷後的副作用、身體衰竭、恢復腦部功能(上癮真的會腦殘)……等。應先穩定生理狀況再進行認知的改變。

了解成癮者所面對的心理議題,包含如何協助面對渴癮的誘惑,可能需要像是孟母三遷般改變環境,需要協助戒癮者面對孤獨感、修復人際關係,羞愧與罪惡感、低落的自我價值……等。控制自己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否則本文作者就不會每年都在重演「羞愧-減肥」的劇場。

當戒癮者從機構或醫療系統回歸社會,他們可能財力不穩、生涯陷入迷惘,家人拒絕再去相信。如何陪伴他們度過嘗試重新生活的挫折?面對家人的不信任、融入社區生活,克服就業的困難?甚至未來仍需要替自己去除負面標籤,澄清社會大眾的對上癮者的刻板印象、汙名……等。

每一位成癮者的回歸之途,難免跌跌撞撞,經歷屢次的失敗與放棄,需要許多人協力接手,為困在「癮」中的靈魂共同努力,才能找到勇氣攻克挫折,重組顛倒混亂的世界,才能讓失色的生命再次繽紛。

參考文獻:Chadi, N., Schroeder, R., Jensen, J. W., & Levy, S. (2019). Association between electronic cigarette use and marijuana use among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pediatrics, 173(10), e192574-e192574.

*作者為諮商心理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

才煒民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