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影以來「最大尺度」!蒼井優裸身原型製成情趣娃娃 《愛情人形》探究現代人戀愛邊界

2020-02-26 13:06

? 人氣

2/14上映電影《愛情人形》由高橋一生、蒼井優主演。(圖/天馬行空)

2/14上映電影《愛情人形》由高橋一生、蒼井優主演。(圖/天馬行空)

改編自導演棚田由紀的同名小說|蒼井優繼《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後再度大尺度演出|高橋一生、蒼井優相隔十八年再度共演激情演出夫妻之愛-《愛情人形》。

02/14(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劇情簡介

他深愛妻子,所以對她說了謊;她深愛丈夫,所以對他隱瞞了秘密。

哲雄(高橋一生 飾)大學雕塑學系畢業後,意外來到一家情趣用品公司,負責「情趣人偶」的設計。為了讓人偶更接近真實,他謊稱醫學研究人員,為了製作義乳,找來人體模特兒製作乳房的模型。哲雄對美麗的女模園子(蒼井優 飾)一見鍾情,兩人很快地步入禮堂,然而直到婚後,哲雄始終無法對妻子坦承:他的職業是情趣人偶設計師。儘管兩人的生活表面上平靜、幸福,但隨著哲雄愈來愈投入工作,他對園子的熱情和慾望卻也愈來愈減低,連帶著性生活次數也減少了。當兩人的婚姻面臨危機之際,園子對丈夫的秘密再也隱瞞不住……

(圖/天馬行空 提供)
(圖/天馬行空)

日本著名攝影師蜷川實花以獨特視覺風格與美學為人熟知,她於2007年首次跨足電影界,執導了個人首部長片劇情片《惡女花魁》,用色大膽鮮豔、影像瑰麗濃烈,成功於電影留下個人獨特標記,使人看到《惡女花魁》就會想到蜷川實花,想到蜷川實花腦海中就會不自覺浮現這部驚艷影壇的異色之作。

而寫下這部能令蜷川實花大膽發揮的劇本的,就是擁有編劇、作家以及導演等多重身分的棚田由紀。過去總在作品中探討著關於性與愛、男女關係的棚田由紀,從2008年開始於雜誌連載自己的小說作品《愛情人形》,將「情趣娃娃設計師」這個職業拿來當作是男主角的職業,以「逐漸沉溺於製作情趣娃娃,導致忽略掉妻子感受」這樣的設定,來緩緩帶出夫妻相處必須面對的課題,同時以「生病不久於世的妻子」與「即將擁有新生的情趣娃娃」、一死一生的交會去延伸棚田由紀對於所謂的「靈魂」、「愛」的可能性想像。

情趣娃娃到底能不能「取代」真人?這問題在過去或許會是被否定的,然而時代早已不同,放在現在來問、來看,這個問題恐怕沒人能輕易說不行。新聞曾介紹過有奈及利亞的男演員正在與情趣娃娃交往,他的母親甚至也在兒子的影響下接納了「她」為自己的媳婦,日本也有男粉絲砸大錢和「虛擬偶像」初音未來「結婚」,這類不受傳統框架限制的「男女關係」,旁人看是難以想像,可對於當事人來說,肯定是基於某些理由才作出如此決定。

不論是虛擬偶像還是情趣娃娃,它們的出現程度上來說都是給了許多不敢、沒機會、對和真人談戀愛有所畏懼、或是曾經受過傷決心不再愛的人另一種選擇、機會。《愛情人形》雖然沒有明說,然從劇情中能聽見導演棚田由紀對於這現象的諸多提問,光就最後男主角哲雄在妻子園子死後,繼續堅持完成他那一體成形的情趣娃娃,那其實不只是他答應妻子的承諾,更像是種「他想要藉由情趣娃娃延續妻子的生命」的妄念。

《愛情人形》看上去就是一部很典型的日本愛情電影,可實際上不然。 棚田由紀筆下的故事確實平凡無奇,但她想去探討的遠不止於此,帶點對於生命、對於愛的哲學思辨,但同時她也沒有放掉基本,仍然以哲雄與園子的故事,提筆出著夫妻相處、婚姻關係的考卷,給予觀眾不同層面思考的練習機會。

(圖/天馬行空 提供)
(圖/天馬行空)

哲雄誤打誤撞加入了製作情趣娃娃的團隊,更因前輩一次的不正經提議認識了人體模特兒園子,後來他為了還她耳環追她到了車站,直接衝動的對她告白,沒想到對方竟然也點頭答應,兩人於是就這樣開始交往, 甚至步入了禮堂成為夫妻。只是哲雄始終不知道如何開口對園子坦白, 說明自己真正的職業並非研究所醫師,而是會讓人難以啟齒的情趣娃娃設計師,當時和前輩是以「製作能幫助人的義乳模型」名目徵求模特兒,而園子是認為自己能夠幫助到才前來應徵。

不想被心地善良的園子看不起自己,加上真的也找不到時機說實話,讓哲雄就這樣帶著秘密邊和園子展開夫妻生活。直到前輩過世後,兩人之間開始出現了問題, 哲雄承繼著前輩的夢想,持續埋首鑽研設計情趣娃娃,工作帶來的倦怠他無處宣洩,而妻子出於對丈夫的關心與等門也使他煩躁,他變得越來越晚回家,甚至寧願在外頭遊蕩,都不願回家和園子坐下來好好吃頓飯。

「她真的是一個無可挑剔的妻子。」

「它是會有自己的靈魂的。」

成龍曾經在發生婚外情之後說了一句「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震驚了全世界,直至今日不少明星、藝人出軌時,這句話都會被拿出來揶揄一番,儘管很多人認為這句話就是成龍替自己的行為辯解, 還豪不在意的把全天下的男人都拖下水。我自己也是認為他的行為與說詞都是不對的,然而我會覺得,他口中的「錯」何嘗不能當作是能讓夫妻關係變得更好的機會?當然,前提是要真的夫妻之間有問題、有矛盾產生,而不是真的單純偷吃。

沒有完美的人,是人都會犯錯,重要的是我們能夠在錯誤中學習、成長,找到不對的地方去改正,成龍錯了、知道自己不對在哪,而他能獲得林鳳嬌諒解,哪怕輿論仍舊止不住對「犯錯的成龍」責備,只要夫妻倆齊心度過難關,攜手解決夫妻之間的問題,讓夫妻關係獲得改善、感情越加堅定,身為外人的我們哪還有資格多說什麼。 

我喜歡《愛情人形》的地方,導演棚田由紀用很通俗的劇情,來直接帶出簡單又不簡單的夫妻關係之課題,儘管園子會想和哲雄分開是因為得了癌症不想拖累他,這樣的理由稍嫌狗血,然導演棚田由紀安排兩人坐在飯桌邊,面對面坦白自己曾做過的錯事,以及不論獲得原諒與否都願意低頭認錯,接著再尋找繼續這段關係的可能機會。

回到前面講的, 沒有人是完美的,相同的,也鮮少會有一段關係會是完美的,誰不是在相處的過中慢慢找到平衡、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退讓,就如同哲雄與園子。這樣的論點放在《愛情人形》裡是有趣的。巧妙的用「真人」來與 「假人」做比較,身邊的人來看園子她是「完美的妻子」,這樣的「完美」給了哲雄很大壓力,所以他才會逃避著回家、躲避著她,直到他發現了園子「其實沒有他想像中的完美」,他心裡那無形間給予自己的「不完美的自己配不上完美的園子」的壓力才逐漸消散。 

(圖/天馬行空 提供)
(圖/天馬行空)

假使追求的是「完美無瑕」的另一半,那何不乾脆找一個「假人」就好了呢?這又能夠扯回到「靈魂」的問題,倘若傾注靈魂到了情趣娃娃裡頭,那是否有了靈魂的情趣娃娃就能取代真人?這也是後來哲雄微微著了魔似的製作,那句「就算會枯朽,但依舊還是會開花」不光是櫻花樹,而是移轉靈魂的祈願與寄託。

或許哲雄認為病逝的園子能回到情趣娃娃身上「重新活一次」,他把對她的愛、肉體的渴望都轉至到了情趣娃娃身上,衝刺的過程彷彿看見了園子的身影,和前輩追求的一體成形的情趣娃娃似夢想成真,可到頭來終究還是意識到了,不是日本接不接受的問題,而是買下它的人、使用它的人,能不能跨過那條既清楚又模糊的界線。

《愛情人形》畢竟導演棚田由紀就是原作者本身,所以我是可以放心的認為,她已經將她所想探討的東西都有確實放到了電影裡頭,佐以「情趣娃娃」與「情趣娃娃設計師」的輔助,讓上面提到的論點都有了穩固的立場與出發點。哲雄與園子兩人的互動也相當有趣,前面微甜,後面微酸,不疾不徐的帶出導演棚田由紀自身的觀點與疑問,儘管些微過長的篇幅還有俗套的劇情發展難免會令人覺得冗長,但終究還是不失為一部能細細品嚼的作品。

飾演園子的蒼井優演技不用多說,反而是飾演哲雄的高橋一生驚豔到我,過去看過他的幾部作品,感覺上他都用同套演法去詮釋不同角色,一張嚴肅的臉加上沒啥起伏的語氣,久了會不耐然後出戲,可是這次或許是因為他的角色設定,有所反差的性格與前後劇情的發展使然,讓他有了發揮空間,在角色身上展現不同表情,不再如過去般空洞,是替這部電影加了不少分,總之,我還滿喜歡這裡的高橋一生的。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愛情人形》,就算會枯朽,但依舊會開花。)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