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例!北韓獄警帶著囚犯「結伴脫北」 他受訪自承:早準備好三種死法,絕不向命運低頭

2020-02-26 17:20

? 人氣

2019年7月12日,北韓獄警全光進與一名女囚犯一同橫渡北韓邊界圖們江脫北。示意圖。(圖/flickr@John Pavelka)

2019年7月12日,北韓獄警全光進與一名女囚犯一同橫渡北韓邊界圖們江脫北。示意圖。(圖/flickr@John Pavelka)

2019年7月12日午夜,26歲北韓人民保安省警員全光進收拾了一個背包,裡面裝著食物、備用衣服、一把刀和毒藥,他前往關著罪犯的鐵牢前進,輕聲搖醒牢裡的女人,拉著她走出牢房。今晚,全光進要和這個女人一起逃離北韓。他們從窗戶跳下、衝過運動場,來到拘留所邊界,眼前迎接他們的,是高大的圍籬、機靈的警犬以及深不可測的湍急河水。為了自由,他們必須放手一搏。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知道我只有那一晚,」全光進說道。「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成功,我將會被抓捕,然後死亡。」

據大韓民國中央行政部門統一部統計,直到2019年底,脫北者人數已高達三萬多人,脫北者身分包含一般民眾、失業者、學生、軍人等,但從未有過「獄警和囚犯」一起逃亡的案例。目前躲在安全不公開地點的前北韓人民保安省警員全光進和金善芝(化名),日前接受BBC採訪,分享了兩人驚險的逃亡過程。

種性制度綑綁一生,他在北韓看不到未來

脫北獄警全光進的兒時夢想是做一名警察。但過去十年來都是職業軍人的他,因為北韓的「種姓制度」使得那個夢想終生不可能實現。全光進的父親和爺爺是農民,他既沒有豐功偉業,也沒有能倚靠的上一代,在意識到人生只能這麼過以後,深受北韓教育洗腦的全光進突然「清醒」:脫北的想法湧現,他只待時機成熟。

與全光進不同,金善芝是非法協助逃離者及其家人的「仲介」,他負責處理匯款、電話連絡等事宜,風險雖高,但酬勞豐厚。而這早已不是金善芝第一次入獄。他曾為了協助脫北者進入中國,賄賂軍人幫忙,不料遭軍人背叛,遭逮後判刑五年。服刑期間,他的丈夫帶著兩個女兒再婚,出獄後金善芝不再做仲介,轉為處理風險較低的電話聯絡和轉移資金,卻沒想到,在一次帶著小男孩上山接通脫北母親的電話時,他再被秘密警察跟蹤,賄賂不成被逮,最後以「非法手機通話」罪名被判四年三個月徒刑。在北韓,只要和敵國(南韓、日本、美國)有任何互動,判刑比殺人還嚴重。第二次入獄的金善芝有預感,他將會受到更嚴酷的刑罰,對未來甚是絕望。

「獄警」和「囚犯」怎麼會搭上線?

在審判還沒下來前,罪犯會集中在「拘留中心」受到24小時監控。自從全光進知道金善芝是從事協助脫北者的仲介被抓後,他心裡燃起了希望。他深知,光靠他一個人就算能順利逃脫,後續的協調事宜如果沒有處理妥當,勢必會被抓回北韓,知法犯法是非常嚴重的罪。全光進幾乎把命押在金善芝身上,他得在她還沒轉送監獄前行動。

一般來說,罪犯和警衛不能說話,甚至不能有眼神接觸,但全光進總會透過各種方法照顧金善芝並偷偷和她交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