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職員們偷偷建立群組、互相告知淫魔長官行蹤…她道出職場性騷擾為何令人敢怒不敢言

2020-05-12 16:17

? 人氣

在某一間前公司任職時,途中空降了一個很會摸的長官程哥,但這個摸不是指摸魚,因為程哥的確是在自己的領域中,以專業跟人脈爬升成為哥,所以他摸的是人,尤其女人。大概只要生理性別為女,一整天的班上下來,身上都採得到他的指紋,我也是其中之一。

還記得第一次被他摸的時候,是個再平常也不過的下午,沒什麼重大事件突發,流量萎靡,但那也沒關係,我們還可以利用推播功能把新聞送到使用者的桌面跟手機通知,衝衝流量。於是我一如往常地在自己的座位上,思考能夠吸引點擊的推播新聞標題,這時新官上任的程哥來了,問我們流量怎麼會那麼差。

「因為這個時間大家都在上班,不會滑手機跟臉書。」我一邊設定推播時間一邊回答:「所以現在正要用推播的方式,把新聞直接送到他們的瀏覽器裡。」

我按下送出後,流量開始爬升:「因為這對使用者來說,是一個干擾性很高的推播功能,所以我們也還在測試該推播什麼類型的新聞,比較不會引起使用者反感,導致退訂。」

因為剛剛推播的是隔天的天氣預報,所以流量爬升得滿快,而且還維持了一陣子,我滿意地記下數據。

「啊妳怎麼不選剛剛跑得滿好的那一條高鐵活春宮?」程哥把臉湊近我的電腦螢幕。的確,這間媒體在操作腥羶色這塊功力可說是爐火純青。不過我們已經試著在各種社群平臺上調降這方面新聞的比例,更不用說是這種把新聞直接送到使用者瀏覽器,一點擊就會占滿整個電腦螢幕的推播方式。

「這種推播不可以推腥羶色的新聞!」我被程哥突然湊近的動作嚇到,往旁邊退了一退:「你想想,誰會想被人發現自己在上班時間看活春宮啊?這樣不但會被退訂,可能還會引起客訴⋯⋯」

「蛤,可是我上班都在看耶,呵呵呵呵呵呵呵⋯⋯」程哥笑嘻嘻地直起身子,然後把手放上我的背:「這就是幹新聞這行的好處。」他的手開始在我的背上揉啊揉:「而且還可以看到無碼的。」

等我回過神來,他都已經快走回位子上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個男性主管假借談公事之名,用嘴跟手一起吃到了豆腐。事發當下,我的大腦先釋出了拍拍功,自我安慰「可能只是想太多」、然後再跟自己約定好「不會再讓他有下次了!」就這樣一個人荒謬地自行振作,用自己的手,將不對的遭遇給掩蓋下來。

奇怪的是,那個「不會再讓他有下次」的聲音總是出現得好遲,每次都在程哥將手覆蓋上我用滑鼠的那隻手,或是把手捏在我的肩膀上按摩,或是抓住我的馬尾繞呀繞地玩,或是跟我說「他大腿還上有位置」之後才姍姍地出現。

「我覺得很不舒服。」我跟我大腦裡那個愛遲到的「不會再讓他有下次」的聲音抗議:「他憑什麼一直對我動手!」我看向整間辦公室的女同事,想起幾乎每個人都曾被程哥這樣對待。「而且大家好像都還覺得沒關係?」我開始自我懷疑:「難道,這其實不構成性騷擾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