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年來,台灣人流過多少鮮血?他們堅持20年,唱出課本不敢寫的真正台灣史

2017-04-27 18:08

? 人氣

為何台灣人好像永遠都在接受統治與壓迫?300多年來,台灣經歷滿清、日本、中華民國輪番統治,清朝把這裡當成可以隨意割讓出去的小島,日本殖民者瞧不起台灣人、還要台灣年輕人葬身二戰戰場;好不容易日本人走了,以為中華民國「祖國」能帶來和平,誰知還有二二八、白色恐怖等著……

過去數百年台灣人流下的血與淚,歷史課本有太多絕口不提,而一個走過20年的樂團,閃靈,便透過重金屬搖滾,唱出先民的怒吼、以音樂革命,期望能讓台灣人了解自己的歷史。

說課本上的台灣史是帶領我們初步認識過去的台灣,那閃靈的歌曲中的台灣史,便是帶領觀眾進入前人的靈魂,去感受過去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面對每個歷史轉折的爭扎、衝突與困惑,進而理解歷史的真相。聽完以下7首歌,或許你會產生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歷史認知。

大械鬥》暴民朱一貴,其實是官逼民反

以往課本提起朱一貴,大多與「民變」、「造反」有關,似乎朱一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但在閃靈的〈大械鬥〉一曲中,朱一貴是代表官逼民反的典型,「土地隨我封,山河隨我開,兄弟隨我姓,公媽隨我祀」一句,便唱出當年滿清官員跋扈、台灣移民受苦的情況,台灣人飽受壓迫,早在清代之前便已開始。

「鴨母王登基大天后宮,萬歲吾皇;順天盟主天地會稱王,五十萬武勇;八卦萬生作東王大將,天符人應。」

網友Geronimo指出,閃靈使用非常精鍊的文字將清代的民間械鬥及三大民變(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交代完整,這一曲,替400年前的台灣先民吼出一切不公不義。

殘枝》唱出賽德克巴萊悲歌,原住民也逃不過日本殖民者荼毒

被外界視為政治色彩鮮明的閃靈樂團,總脫不了「親日」、「皇民」的指控,但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少談日本人對台灣的侵略與欺侮。早在2005年,閃靈便推出了專輯《塞德克巴萊》,用黑死腔唱出霧社事件的經過,也唱出族人們的無奈與憤怒。

〈殘枝〉則延續著塞德克巴萊的故事,描述在原住民族在霧社事件後因為日軍的處置而人口驟減。更荒謬的是,他們在二戰時期竟要為日本徵召成為高砂軍,替壓迫者大仗、奉獻生命,心中混亂的國家認同、民族認同不言而喻。

 

皇軍》看似勇猛出征的台灣兵,其實是日本帝國主義受害者

許多人以為〈皇軍〉一曲是要讚頌二戰時期為日本人捐軀的台籍日本兵事蹟、鼓吹軍國主義,但其實這首歌明白唱出了台灣人的徬徨與無奈。

二戰時期,身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當然也成為了徵兵的對象,訊息一公布便馬上獲得了熱烈迴響。乍看之下似乎熱血沸騰、為國捐軀,但再仔細一聽歌詞:「魂穿魄引,祖先的靈體被綑縛;天照日曝,刺面的榮光已渺茫……」害怕靈魂將被祖靈遺棄,這道出了當時臺灣人民對於「我是誰」的混淆與困惑。

他們真心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嗎?他們真的認同日本,還是只是不想再被日人看不起?「大港起風湧,堂堂男兒欲出征,氣勢撼動TAKAO(高雄),齊開向你我前程……」看似在高雄港英勇起程的台灣男兒,不知為誰而戰,也不知為誰而死。

而在台灣「光復」、中華民國到來以後,有更悲慘的事情等著他們。

暮沉武德殿》以為不用打仗了,卻又被「祖國」中華民國奪去性命

1945年,課本上寫著那年日本戰敗,台灣光復,說得雲淡風輕,好像一夕之間台灣人就從日本人變成了中國人、毫無疑問地覺得自己是中國人,還歡天喜地慶祝祖國歸來、好像所有苦難都已結束——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戰爭最大的受害者永遠是人民。光復以後,許多曾替日本人打過仗的台灣人,從血肉紛飛的瘋狂戰場倖存、幸運回到家鄉,原以為可以就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沒想到他們還是躲不過白色恐怖的追殺,被國民政府清算。

日本人沒把他們當人看,聲稱是「祖國」的中華民國也沒有,種種無奈,都寫在〈暮沉武德殿〉一曲裡,看到MV結尾,任何人的心都會揪成一團。

亡命關》二二八後第一起武裝台灣獨立革命-泰源事件

為何孫文革命被說是義舉,台灣人革命卻只是「暴動」?網友iamarock在論壇PTT上與大家分享,〈亡命關〉講述的是228事件後,第一起有組織的武裝台獨革命——台東泰源監獄事件。因為這行動很快就被壓制下來,就算課本有提,也只說這是場「監獄暴動事件」,完全否認這是場有理念、有目標的「革命」。

泰源事件主事者為當時被關押在泰源監獄的政治犯,他們行動前經過縝密規劃,本來預計離開監獄後便直接前往佔領廣播電台、發表已預先翻譯成多國語言的《台灣獨立宣言》,一次讓全台灣、甚至全世界聽到台灣人想要獨立的聲音,卻在執行的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與威脅。

除了獄卒外,獄中的反台獨政治犯也成為了革命的阻力,這場監獄行動最終沒能成功,主事者只得往山裡逃去,很快地落網並被槍決,懷抱滿槍理想的年輕生命軋然而止,鮮少人記得他們的這番壯舉,而閃靈的〈亡命關〉唱出來了。

火薰時代》為台灣獨立而自焚的鄭南榕

寧死也不願被逮捕、自焚結束一生,鄭南榕的事蹟或許很多人都曉得,他一生為了台灣獨立與言論自由而努力,後來因為創辦雜誌刊登涉及宣揚台獨的《臺灣新憲法草案》、涉嫌叛亂罪遭起訴。

明明只是想爭取台灣獨立,為何國家說他是叛亂犯?鄭南榕不出庭應訊以抗議「台灣沒有言論自由」,在國民政府強行到雜誌社逮捕時,表示「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壯烈自焚而亡,堅持理念至死。

在台灣人還無法自由發表意見的年代,鄭南榕便開始創辦黨外雜誌,為了躲避追查,事前一口氣登記了18張執照、一連換了好幾個雜誌名。而根據鄭南榕基金會導覽員的解說,〈火薰時代〉一曲便一口氣唱出了這些雜誌的名稱:「戰鬪!新聞!開拓!天地!創新!台灣!寶島!全元!新潮!發揚!人權!創造!進步!鄉土!」這一曲,真唱出了烈士的靈魂。

共和》從日治時期到中華民國,唱出反抗暴政者的身姿

數百年來台灣受到各種外來政權的壓迫與剝削,身在這塊土地上的許多人都曾思考:我到底是什麼人?是中國、日本還是台灣人?又想成為怎樣的人、擁有怎樣的國家?這400年間,有許多台灣人為了不再被奴役、成為自己真正的主人而行動,〈共和〉一曲便唱出歷來反抗者的身姿。

「氣勢拼山河,石獅嘛喝振動;意志撼天地,虎爺嘛來護航;苗生衝雲頂,文毅鬥武藝;義理堂堂,天理昭昭,歷史明黑白!」短短的副歌中,巧妙融入簡大獅、柯鐵虎、林少貓、廖文毅、黃昭堂、史明這6位課本沒教的鬥士之名,他們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力抗外來政權。

仔細一聽,歌曲的最初有個老人唱著「台灣民族主義」,那正是98歲台獨革命者史明的聲音。一輩子為了台灣獨立而努力、甚至為革命而結紮的這位烈士,如今他年已近百,依舊希望自己能活著看見台灣人做自己真正主人的那一天。

「閃靈究竟在吼些什麼?」相信是許多非閃靈迷的共同疑問。儘管以我們熟悉的語言創作,在台灣仍屬小眾的搖滾黑死腔經常讓人望之卻步,若不對照歌詞恐怕很難聽懂主唱在唱些什麼,因此形成圈內人將閃靈作品是為神作,圈外人不懂圈內人在high什麼的窘況。

對此,其實閃靈在2015年已推出民謠專輯《失竊千年》,主打「閃靈不插電」,以清澈的聲線及精準的台語咬字讓台灣人透過音樂認識台灣歷史,道出台灣人長達千百年的被殖民歷史,對於還在門口觀望的你而言,或許是張很棒的入門專輯。

責任編輯/謝孟穎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宜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