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很欣賞的暖男工程師,原來心機超級重!她深入對方內心後嘆: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2020-06-10 15:06

? 人氣

「你就忍耐點吧 ! 」當朋友受到委屈時,我們最常這樣勸說;但當我們自己被欺負時,卻希望朋友可以出手相挺,這就是大家渴望的同理心、感同身受。其實沒有所謂對錯,只是大家站在不同角度,看待、評論事情所考量的利害程度不相同,如果是切身之痛,我們一定會憤慨激昂,就是因為事不關己,才能態若自然。

《莊子》中有一則很有名「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故事。莊子與惠施在濠梁觀魚,莊子說:「魚從容地游來游去,看起來很快樂。」這時惠施回說:「你不是魚,怎知道魚的快樂?」莊子笑著回應:「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懂魚的快樂?」惠施想了想說著:「我不是你,你也不是魚,所以很難辯駁,魚是否真得很快樂」最後莊子回答:「我是站在河勘上看魚,才知道魚在河裡游來游去,應該是很快樂的。」這個故事間接告訴我們,能夠做到感同身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謂冷暖自知,只有跌倒過才能感受到真正的痛。

職場這個大池中,存在著各式不同的魚,有些是鬥魚,看似悠游自在,卻虎視眈眈,就怕有人擋住好前途;有些是五彩金魚,總希望成為焦點,受到各方寵愛;有些是小小魚,總會察言觀色,深怕一不小心就被大魚給吞了。

前同事佑祥才30出頭,是個身材壯碩的新進IT人員,講話不急不徐,工作態度不錯,聽說工作能力也受到老闆肯定。後來經過一些事件後才知道,他非常在意主管對他的看法,所以總是不避諱地討好上層老闆。有次參加公司「團隊激勵訓練」,我擔任組長,被安排和佑祥、幾位IT部門同事一組,期間有許多討論,佑祥總是坐在一旁滑手機,不參與、不提供意見,也不和同事交談;但在分組競賽中,他卻表現非常積極,就是要搶第一。

課後有機會和佑祥聊天,才發現他的個性陰柔,喜歡依附在主管身邊,只要老闆下的指令從不敢反駁。我很好奇地問他:「目前工作勝任愉快嗎?和同事相處還好嗎?」

沒想到他很直白回我:「工作上就是把老闆伺候好,不要犯錯就好。」「從小爸媽教我,要表現出色,才會受到老師關愛。」

我睜大眼回佑祥:「你說得是沒錯啦!要做好向上管理,但現在講求團隊合作,沒有人可以獨立作業成為英雄?」「同事之間要和睦相處,才能共事愉快,不是嗎?」

他只是咧嘴笑一笑,似乎在告訴我:「團隊合作?同事才是最要嚴防的敵人。」

議事者,身在事外,宜悉利害之情

哇!我以為的年輕、暖男工程師,原來心機這麼重、城府如此深,難道是我太落伍,沒跟上職場暗黑文化嗎?當然不是。

身為公司高階主管,為了讓跨部門、同事之間的團隊合作可以更和諧、更順暢,我數次邀請佑祥共進午餐,試著換位思考,了解他內在想法;也因為願意花時間傾聽,佑祥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成長背景、家庭生活,以及在職場上曾受到同事的不公平對待、霸凌等。姑且不論真相事實,我看到新進同事佑祥的另一面,所謂他的心機是源自於想保護自己,確定自己不會在工作上再次受到傷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淑華(小黛)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