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煮飯的一天,就充斥著罪惡感…全職媽媽最矛盾的心情:當了媽媽,還能做自己嗎?

2020-06-16 17:37

? 人氣

「要回家當貴婦了嗎?好好喔!」

每次身旁有女性為了家庭而離開職場時,總是能聽見這樣的評論,似乎在許多人的腦海中,女性因為生理構造有「子宮」,而理當成為母職;而母職,就是過著每天喝下午茶的愜意生活,且是照顧孩子的偉大角色。

但實際上呢?

「只要不煮飯的一天,就充斥著罪惡感。」

我人生幾度從職場離開,都跟母職有很大的關係。

第一次大概在我工作十年的時候,因著倦怠與極大的責任壓力,我選擇離職逃避。當時我的孩子正值幼稚園,我便找了個藉口──或者說做能被接受的理由,「照顧孩子」。

成為全職媽媽後,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卻揮之不去。我開始把觸角探向社區經營,因為我的專業是社工,辦社區活動於我來講駕輕就熟,我便開辦像媽媽烘焙坊這樣的社區活動。

第二次,當時搬家到別的縣市,為了全心陪伴孩子適應環境,我再度離開職場。當時孩子也大了許多,對我的依賴性降低,我也因此失去了價值感。記得當時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煮飯,若遇到哪天不用煮飯,我就會有一種很深的罪惡感,好像虛度了一天,這天的我沒有價值。

經過這些事後,我開始注意許多的婆婆媽媽,我發現不能跟她們搶洗衣、煮飯的工作,好像這是她們每天最重要的事情。這其實反映了許多媽媽的議題──需要想辦法為自己創造價值感

「如果沒有聽老公的,現在的我在哪裡?」

這幾年我在新竹工作,我發現新竹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許多女性為了丈夫的工作而辭職、搬到這裡,專心做全職媽媽。這些媽媽們總讓我想起《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鉑金包!》的描述,她們衣食無缺、高學歷、不需要工作也沒關係,但卻活得空虛。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經常接觸不同主題的讀書會──有些以婚姻、孩子為主題,像我自己服務的機構舉辦的讀書會,較多是以性別為主。但很有趣的,讀書會成員總有九成是女性,其中絕大多數是從職場回歸家庭的女性,家裡也都有未成年的孩子要陪。

當讀書會發展到一個程度後,聊天主題除了孩子、老公、養生、運動、旅遊、購物外,不同的成員們總會發展出同樣的探討議題:身為全職媽媽的我們,生命價值到底在哪裡?

其中一個讀書會的朋友曉玫就分享道,自己就業不到兩年就結婚,先生要求她辭職全心照顧家庭,她自我介紹總是說自己是緯緯的媽媽,line名稱也稱為「緯緯媽媽」。但隨著孩子的成長獨立,她卻焦慮孩子不再需要她,拉著孩子不放。

她依賴著孩子對她的需求,現在她人生已不能沒有母職角色,但她總愛在下午茶時刻,有意無意提到自己在某國立大學讀研究所時的驕傲,彷彿不斷追問著:「如果當初沒選擇聽從老公的要求,還在職場的我,現在心境如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