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棒球界陋習》球員向裁判敬禮,是陋習還是有禮貌?

2020-08-20 09:00

? 人氣

國內裁判的培訓資源嚴重不足,很多時候只能靠自己多請益他人,或收集相關資訊自我充實。(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國內裁判的培訓資源嚴重不足,很多時候只能靠自己多請益他人,或收集相關資訊自我充實。(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國內的學生棒球,打者剛站進打擊區先向裁判敬禮,然後才準備打擊,這一切看起來彷彿都理所當然,但在美國這個棒球發源地,球員並不會向裁判敬禮,台灣這項習慣是承襲日本棒球文化。台灣棒球約150年前來自日本,很多棒球文化其實很日本,向裁判敬禮就是其中一項,而且這個習慣已經很久了,早已被視為當然而必要的。

如果阿宏叔叔說:「哪有一定要向裁判敬禮?」相信很多人會馬上駁斥這個說法。

阿宏叔叔有一回看到路邊的球場有比賽,於是停下來看了一下,聽到裁判跟小朋友說:「你下次上來打擊沒跟我敬禮,我就判你出局,把你趕出去。」阿宏聽不下去,於是在場邊大聲嗆裁判:「規則有這樣寫嗎?」裁判竟然回答:「家長不要干擾比賽。」阿宏叔叔是一個有所固執的棒球人,所以當場也回嗆:「你好好判你的比賽啦,不要在那邊有的沒有的,我不是家長,不然你是要怎樣?」

也許有很多事情習慣之後我們就以為是理所當然,但是,棒球選手,尤其是學生球員,到底有沒有一定要向裁判敬禮?上面的故事提醒我們,我們其實應該要多思考一下這問題。

台灣很多學自日本棒球的東西,常常只是模仿到表面,卻沒有學到內涵。就拿裁判來說,在日本要當一位棒球裁判不簡單,業餘裁判必須經過層層磨練才能慢慢升級,入門者先從軟式的壘審開始站,表現好的才開始站主審,然後才有機會升到硬式,上去硬式之後,表現優異的裁判,才能從中學、大學、社會人的比賽一路升上去。日本的職棒裁判資格當然更嚴謹,多為前職棒選手,或由資深業餘裁判擇優晉升上來。

日本棒球很嚴謹,裁判身為球場內的執法者,言行舉止都要嚴謹,立場也要超然,經過許多磨練才能慢慢晉升,專業度自然足夠,因此能受人敬重,加上日本人本來就很愛敬禮,向裁判敬禮顯得理所當然。

但是,在棒球發源地的美國,裁判、教練、選手、球場上的工作人員們各司其職,儘管美國裁判層層晉升的艱苦歷程比起日本並不遑多讓,但大眾對裁判並沒有日本那種敬重,甚至常用Blue這個字來稱呼裁判,就好像我們在台灣戲稱警察為「大人」、「賊頭」這類的。美國人認為裁判就是裁判,是在比賽中執法的人,球員就是打球的人,教練就是帶隊指揮的人,大家各司其職。

以前台灣三級棒球隊去美國參加所謂的各級「世界冠軍賽」,我們的媒體常常提到:「小球員特別有禮貌,總是向裁判敬禮,得到美國當地的觀眾稱讚。」阿宏後來到加州求學,才知道不是這麼回事,事實上美國人只是覺得有趣。我們不時看到大聯盟的比賽中,有些美洲球員會對亞洲球員雙手合十外加90度鞠躬,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只不過是透過趣味的方式來表達友善而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