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力交易市場》電力可以先存起來,之後再拿出來用嗎?專家這樣解答

2020-08-31 15:42

? 人氣

電力市場通常有兩大類商品:電能與容量,因此你會看到電能市場和容量市場這兩種用詞。(新新聞資料照)

電力市場通常有兩大類商品:電能與容量,因此你會看到電能市場和容量市場這兩種用詞。(新新聞資料照)

每天凌晨,從中南部運送紅蘿蔔上台北的大菜車,將紅蘿蔔卸在台北果菜批發市場碼頭,一群拍賣員便接手他們的工作,開始競標拍賣,決定紅蘿蔔的價錢。台北果菜批發市場就像是今天登場的第九位主角──電力交易中心。

登場主角九:輸配電業的電力交易中心,台北果菜批發市場

為了要讓之前文章說的幾位主角有集中、公開且正式的管道更有效率地參與電力交易,一個負責執行雙方的撮合,像台北果菜批發市場一樣的市場經營管理者──電力交易中心(Marketing Operator, MO),就因應時代的需要誕生了。

電力交易中心和之前文章《電力市場的權力遊戲一:農夫與紅蘿蔔》提到的電力調度中心區別是什麼呢?

和紅蘿蔔交易不同,電不是靠著大菜車凌晨送到台北果菜批發市場碼頭,電力交易中心真正交易的是數字和新台幣,惟交易完成之後,需要一個實際的運轉手把電調度到買賣雙方的手上,這個運轉手就是電力調度中心,兩者必須互相搭配,缺一不可。

一個好的電力交易中心,可以提升電業的效率,也可以強化電力系統的韌性。明年初(2021)要登場的輔助服務及備用容量交易試行平台,就是電力交易的初級版,因為遊戲規則還不算太複雜,暫時委由台電的電力調度處負責營運。

電力市場通常有兩大類商品:電能與容量,因此你會看到電能市場和容量市場這兩種用詞。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之前很多文章討論的電力輔助服務,幾乎都是先買容量,再買電能,兩者幾乎是連體嬰。

硬要分出連體嬰哪個是哥哥,哪個是弟弟,我們可以這樣理解:電能是電的一段時間的傳輸量,之前文章《為什麼國外有負油價,台灣卻不可能有負電價?》提過各種發電機包含傳統發電機組和再生能源,其電力市場採用競價的模式,當預估發電量會大過需求量太多,電力又不容易儲存,大量儲存起來成本過高,傳統機組評估花錢拜託你把電用掉比解聯再重開機還划算,於是競價結果有時會出現負電價,就是電能市場。

電能蠻好理解的,容量又是什麼意思呢?還記得上一篇文章《電力市場的權力遊戲二:誰吃了紅蘿蔔?》嗎,容量可以想像成像是紅蘿蔔冷鏈盤商的凍庫和冷凍紅蘿蔔,平時市場上紅蘿蔔雖然很充裕,但我們還是要準備著凍庫,以防萬一紅蘿蔔缺貨,我們還有冷凍紅蘿蔔可以拿出來用。為了確保隨時能吃紅蘿蔔,確保凍庫會幫我們低溫儲藏紅蘿蔔,我們願意付錢,買個保險。

透過電力交易中心,建設未來可以發電的機組、採購電力輔助服務與備用容量,使運轉時有更多元的彈性調度資源可以選擇,確保足夠的電能和容量、供電的可靠度、用電的品質及電力系統忍受事故的韌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綠學院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