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廢文的意義

2020-11-22 05:40

? 人氣

作者提及,廢文之所以必要,往往是因為大家過得太過拘束及焦慮。(示意圖/freepik)

作者提及,廢文之所以必要,往往是因為大家過得太過拘束及焦慮。(示意圖/freepik)

最近常看到立委鄭運鵬在臉書抱怨,認真談政策的貼文,都比不上廢文獲得的按讚數來得多。

廢文在這個年頭常常成為指標話題,尤其公眾人物的廢文更是如此。人們很愛指責媒體嗜血,但閱聽大眾自己嗅到血腥味就撲過去的速度也不遑多讓。

廢文不容易寫,絕好的廢文既要打中同溫層的甜蜜點,又要能夠亦莊亦諧修理到對手,簡短幾字,不留破綻。而糟糕的廢文就像迴力鏢,甩出去之後,很快就回頭砍到自己。國文課不會教人寫廢文,寫廢文需要一些天賦。加上細緻的社群觀察能力,廢文寫得好,立刻圈粉;廢文寫不好,淪為笑柄,很難收拾。

廢文之所以必要,常常是因為大家過得太拘束焦慮了。約莫在西元2000年前後,我在一家號稱「熱情迎接未來」的新型財經雜誌上班,雜誌聚焦新科技產業,是很硬的題材,編輯會議卻出了一個點子,希望在雜誌最後放一篇軟性且帶點詼諧的圖文。

編輯老大把這個任務交給最菜的文字編輯跟美術編輯,於是我負責文字,另一位美編負責插畫,我們就善盡小員工發廢文的精神,虛構一個「范課長週記」的連載欄目。

沒想到讀者滿意度票選,竟然排名前三,似乎很受歡迎。可能大家在讀了許多迎接未來或成功人士說法、新經濟願景的硬文章之後,也需要休息喘口氣。只是那個連載只延續了幾期,因為雜誌改版,編輯人力重組,就很短命地說再見了。

我從2012年底開始寫《新新聞》專欄,快要滿8年了,大抵也是以書寫廢文為使命,讓大家在讀完一整冊不管是政治獨家或各種醜聞或專家論點,來到雜誌最後,可以開心一笑,好像吃完套餐,有甜點或咖啡收尾。

因此每一期專欄寫作之前,都會絞盡腦汁想笑點或盡量走溫暖路線。可是寫廢文又不盡然一路廢到底,總想要偷渡一些想法,難免會暗自幻想,或許讀者翻到雜誌最後,就跳過這篇廢文也說不定。

有一次在誠品書店跟日本作家對談活動散場時,遇到一位穿著合身西裝的長輩讀者,說他每個禮拜都會讀我的《新新聞》專欄,當下真是驚訝到很想九十度鞠躬致謝,也瞬間覺得要更加謹慎書寫這個專欄不可。

或許日子真的太過緊繃,世界真的充滿未知,廢文才顯得療癒吧!希望鄭運鵬委員也要繼續發揮廢文的正能量啊!

 

新新聞1759期
新新聞1759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想看更多政經時事、深度解析,快追蹤《新新聞》Facebook粉絲團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